第2章 直播见鬼/恐怖女主播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或许是名字起得霸道,很快就有好几个观众进来了,还发了几个弹幕。

所谓的弹幕,就是观众的评论,但它会像字幕一样出现在屏幕上。

【又是直播见鬼?不会又是靠音效吓人吧?】

【主播的用户名叫“恐怖女主播”?来个正面高清镜头,让我们看看有多恐怖?】

【围观,要是真恐怖,我打赏主播一把宝剑。】

宝剑是黑岩TV平台的打赏道具,一个有五十块呢,我有些心动,但摸了摸长满瘤子的脸,我又迟疑了。

不会把他们吓跑吧,还是算了。

我拿着手机和电筒,将镜头对准了诊所的牌子,那牌匾上面还有一大团黑乎乎的东西,看着像一滩血迹。

我开始解说:“这就是大名鼎鼎的阳光诊所,三年前,诊所老板郑医生给一个女孩做流产手术,出医疗事故,女孩大出血死在手术台上。郑医生被吊销了行医资格,受了很大打击,最后吊死在手术室里。从那之后,诊所就开始闹鬼,有人看见郑医生拿着手术刀,在诊所里走来走去,还杀了一个误闯进来的流浪汉。现在,我们进去看看。”

我走上前去,轻轻推开了斑驳的木门。

观众又开始发弹幕。

【主播的声音很好听啊,是个美女吧?】

【再求高清正面镜头!】

我心中酸涩,我要真是个美女就好了。

我拿起电筒,对着客厅一扫,破破烂烂的柜台后面是玻璃药柜,玻璃反光,照出了我的影子,虽然镜头只是一闪而过,弹幕却炸了。

【等等,我刚才看到了什么?那个戴帽子和口罩的是主播?】

【主播真神秘,不是太丑,就是太美。】

【楼上傻啊?美女会来直播见鬼?】

【楼上的都别说话,刚才我好像在玻璃上看到了两个影子!】

【楼上别吓人,我怎么没看见?】

观众有没有被吓到我不知道,但我被吓了一大跳,又用手电照了照镜子,只有我自己的影子。

我松了口气,肯定是观众看错了。

“现在,我们去厕所看看,据说那个流浪汉,就是在厕所被郑医生的鬼魂袭击的。”我一边说,一边推开了内室的门。

里面是输液室,几张钢丝床横七竖八地摆着,我吸了吸鼻子,说:“怎么有血腥味。”

我将电筒一扫,惊道:“这里怎么有团血迹?”

某张钢丝床上,染满了鲜血,顺着钢丝滴落,在地上聚成了一滩血泊。

我摸了摸,一手的血。

我倒抽了口冷气:“血,真的是血。”

【是主播自己撒的猪血吧。】

【主播别装神弄鬼,这都是套路,我见多了。】

我都快被吓死了,根本没心思去管弹幕。

这些血当然不是我撒的!

我有种转身就跑的冲动,但一声清脆的叮咚响起,有人打赏了!

道具【一杯红酒】,五毛钱,但五毛钱也是钱啊!

我咬了咬牙,继续解说,声音颤抖:“据说,郑医生的鬼魂,在厕所割断了流浪汉的手筋脚筋,把他拖到这架钢丝床上,将他残忍地杀死。警察进来的时候,那景象非常恐怖,据说有人当场就吐了??”

吱嘎——

我的解说戛然而止,猛地转过头去,看见厕所的门开了。

【我去,这是什么特效?】

【楼上傻啊,肯定厕所里藏着个人呢,待会儿主播进去,她同伙就要钻出来吓人了。】

又是两声叮咚,又得了两杯红酒的打赏。

我吓得双腿打颤,但为了钱,拼了!

我喘着粗气,小心翼翼地朝厕所走去。

【主播声音好听,娇喘福利,打赏打赏。】

这次我得了一把宝剑,五十块!够我送五十个包裹了。

在金钱的诱惑下,我顿时有了勇气,一咬牙,钻进了厕所。

厕所比较大,有三格,墙上还有一面很大的镜子,镜子上布满了污渍。

我小心翼翼地走过去,本来想捡一块破碎的玻璃当武器,谁知一摸,居然摸到一把手术刀。

那手术刀锈迹斑斑,上面还有黑色污渍,但刀锋仍然很锋利。

【这个道具不错,看在主播很努力的份上,打赏了。】

又是一把宝剑。

我深吸一口气,推开了第一扇门。

厕所很脏,弥漫着一股腐臭味,我用手电照了一圈,没看到什么,又走向下一格。

咕噜噜。

我浑身一抖,看向盥洗盆,水管里居然有声音,不可能啊,这里都断水多少年了。

就在我低下头往盥洗盆里看的时候,身后第二格厕所的门无声无息地开了,一个穿白大褂的人影飘了出来。

观众们从镜子里看到这一幕,弹幕立刻炸了。

【哈哈,同伙出来了。】

【这妆容,画得不错,打赏把宝剑吧。】

【等等,他怎么在飘?】

【肯定是脚上安装了滑轮。】

我一抬头,正好从镜子里看见那白大褂人影飘到了身后,吓得猛然回头,镜头也对着身后,居然什么都没有,再次看向镜子,镜中却有那道恐怖人影。

【我的天!这特效神了!】

【五把宝剑,为特效。】

【特效满分,主播请收下我的膝盖。】

【楼上的,你们真的以为这是特效吗?】

“这不是特效!”我吓得尖叫一声,将手机塞进衬衣胸前的口袋,镜头正好对着前面,然后抓起手术刀,就朝着镜子上的人影刺了过去。

咔擦一声脆响,镜子居然被刺穿了,手术刀正好插在镜中鬼影的额头上。

鲜血从破碎的地方涌了出来,镜中鬼影却露出一道残忍阴险的冷笑。

“啊!”我尖叫一声,脖子似乎被什么东西死死掐住,整个人都被吊了起来。

直播间里忽然多了好几十个观众,弹幕也越来越多。

【居然真的有鬼!快,报警!】

【楼上傻的吗?你报警说什么?有人被鬼袭击了?】

【主播威武霸气,居然敢用手术刀刺鬼!】

【有没有道门中人,赶快救人啊!】

我拼命挣扎,出气多进气少,不是吧,我运气这么差,第一次直播就要死在这里!

手机还一直叮叮咚咚响个不停,看来打赏不会少,我咬紧牙关,为了病床上的弟弟,我不能死!

我从脖子里掏出一块玉佩,狠狠地往鬼影的方向一扔,忽然响起一声尖锐的惨叫,半空中腾起一缕黑气,被我吸进了鼻子之中。

我跌落在地上,一阵猛烈地咳嗽。

【鬼死了?】

【窝草,主播原来深藏不露。】

【主播,不,大师,受我一拜。】

我艰难地从地上爬起来,抓起玉佩,不要命似的跑出了诊所,关掉了直播间。

回到家,我解开衬衣扣子,发现脖子上居然多了一个黑紫的手印。

真晦气!

我翻开自己的黑岩账号,粗粗一算,今晚的打赏居然上千了!而且关注我的粉丝也达到了五千。

对于一个新人,这个成绩好得难以置信。

我在饭馆洗盘子一个月,累得腰都直不起来,也才一千出头。

今晚算是一炮而红了,如果我经常做直播,渐渐有了名气,除了打赏,还会有商家找我做广告,能挣的钱更多。

我咬了咬下唇,反正我已经什么都没有了,只有烂命一条,大不了一死,有什么可怕的。

我摸了摸脖子上的玉佩,这是外婆留给我的,说是我三岁那年遇到过一个游方道士,这是他给我的,说我此生命途多舛,这玉佩能辟邪挡灾,让我要一直带在身边。

我戴了二十年,没想到今天居然救了我一命。

我低低叹了口气,解下口罩,露出这张恐怖的脸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