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章 诛杀老鬼/恐怖女主播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但我并没有看到这些弹幕,从背包里摸出一只专门拔钉子的锤爪,正打算拔钉子,忽然手机剧烈地振动起来。

是唐明黎吗?

我摸出手机一看,居然是之前加我好友的“正阳真君”。

在黑岩TV,如果加了好友,就能跟主播通话,我犹豫了一下,还是接通了。

毕竟是金主啊。

接通之后,那边传来一个略有些苍老的声音:“姑娘,不能相信鬼物,如果你要让她为你所用,就照我说的做。”

我愣了一下,这么大年纪的老爷子也看直播?

“你身上有黑狗血吧?用黑狗血在她额头上画一个‘敕’字。”正阳真君说。

据说很多老人都懂得一些驱除鬼物的办法,我掏出装黑狗血的玻璃瓶,照着他说的画了,女鬼用仇恨怨毒的目光盯着我,那眼神让我毛骨悚然。

好在我没有直接拔钉子,不然第一个死的肯定是我。

“可以拔钉子了。”正阳真君道。

我用锤爪一根一根拔掉钉子,女护士立刻凶神恶煞地朝我扑了过来,漆黑肮脏的指甲狠狠地刺向我的脑袋。

我吓得抱住脑袋,却听见一声惨叫,那女鬼额头上的“敕”字亮起红光,冒起一阵阵青烟。

我目瞪口呆,居然真的有用。

女鬼狠狠地瞪了我一眼,从地上捡起我的锤爪和满地生锈的铁钉,转身飘了出去。

我松了口气,抓起杀生刃,小心翼翼地爬上楼去,楼道里传来一声怒吼。

是唐明黎!

我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跑过去,一扇黄色的斑驳木门上赫然钉着一块脏兮兮的牌子,上面写着:治疗室。

我从门缝往里看,发现唐明黎被绑在一张老旧肮脏的手术台上,正在奋力挣扎,一个穿白大褂的医生正拿起一把生锈的手术刀,朝着他的脖子划拉下去。

“住手!”我大叫一声,冲了出去,那医生缓缓回过头来,目光阴阴地望着我,白大褂被鲜血染红,脸上被砍了两刀,看起来十分恐怖。

这所私人养老公寓里有个医生,当时也被乱刀砍死,想来就是他了。

我本能地就想要逃跑,蓝牙耳机里却传来正阳真君的声音:“不要紧张,在杀生刃上涂上黑狗血,砍他的脑袋,他必死无疑。”

我一咬牙,抓起玻璃瓶,将一整瓶黑狗血全淋了上去,然后大喊一声,朝着鬼医生冲了过去。

眼前忽的一花,鬼医生已经冲到了我的面前,掐住我的脖子,将我一下子就举了起来,惨白的脸上弥漫着阴森森的笑容,手术刀朝我脸上划来。

就在这千钧一发之时,唐明黎怒吼一声,竟然将结实的束缚带给挣断了,我立刻将杀生刃扔给他,他抬手接住,然后一刀刺进了鬼医生的脑袋。

我顿时跌坐在地上,剧烈地咳嗽,而那个鬼医生,已经化为了一缕黑气,不知不觉之间钻进了我的口鼻之中。

【霸道总裁这一剑惊天地泣鬼神,请受我一拜。】

【霸道总裁是练家子啊,收我为徒吧,我保证把师父伺候好,不管床上还是床下。】

【前面死基佬滚!】

“你没事吧。”唐明黎从手术台上跳下来,将我拉起,骂道,“可恶,没想到我居然着了一个鬼的道儿,真是丢人。”

我将女护士的事儿跟他说了,他捡起自己的桃木剑:“走,咱们去看看热闹。”

我们来到顶楼的办公室,里面居然静悄悄的,唐明黎轻轻地推开门,里面弥漫着一股浓烈的血腥味和腐臭味。

我俩刚刚走进去,手中的狼眼手电忽然闪了一下,熄灭了。

“怎么回事?”我用力地拍了拍,狼眼手电再次亮起,白光一扫,我看到一大群白惨惨的老脸。

我吓得差点将手电筒扔出去,唐明黎立刻按住我的肩膀,捂住了我的嘴,我才没有尖叫出声。

无数的老鬼围着我们,他们脸色惨白,上面布满了皱纹和尸癍,眼睛黑少白多,直勾勾地盯着我们。

耳机里又响起了正阳真君的声音:“不要慌,这些只不过是最低等级的怨鬼,你身边那个年轻人手中的桃木剑是个好东西,你让他照我说的做。”

我立刻凑到唐明黎耳朵边,低声道:“咬破舌尖,将舌尖血喷在桃木剑上,然后跟着我念。”

唐明黎也是狠,脸色都没变,一口咬破舌尖,噗地喷出一口鲜血,那桃木剑刹那间仿佛流过一道金光。

“天有三奇日月星,通天透地鬼神惊!”我念一句,唐明黎也念一句,“神师杀伐,不避豪强,先杀恶鬼,后斩夜光。何神不伏,何鬼敢当?急急如律令!”

说罢,他一剑横劈而出,在黑暗之中拉出一道金色的光,对面的怨鬼们露出惊恐的神情,迅速逃跑。

但已经晚了,那道金光横扫而出,凄厉的惨叫响起,将一众怨鬼全都扫灭。

唐明黎仿佛用尽了全身的力气,双腿一软,跌坐在地上。

正阳真君道:“舌尖血是人的精血,男人的舌尖血阳气最重,这年轻人自小练武,身上阳气浓重,因此可以一击杀死这么多怨鬼。他现在不过是体力使用过度,休息一阵就没事了。”

我松了口气,正想搀扶着唐明黎在一旁休息,却发现有些不对。

我环视四周,屋子里空空荡荡,却有种奇怪的违和感,又说不上来到底哪里不对。

正阳真君没再说话,我只能看直播间里的弹幕。

【影子!主播,快看你的影子!】

我头皮一阵发麻,缓缓转过头,这才发现,我的影子……居然是一个弯腰驼背的老头!

“桀桀桀。”阴险恐怖的笑声响起,那影子居然朝我伸出了双手,掐住了我的脖子。

我今天出门一定没看黄历,居然三番四次被人掐脖子。

那双无形的手手劲儿极大,几乎掐断我的脖子,唐明黎脸色惨白,却还支撑着站起来,朝墙上的影子刺出一剑。

忽然,夺地一声闷响,一颗钉子钉在了影子上。

影子放开了我,唐明黎抓我的手腕,将我拉到身后,紧张地盯着鬼影。

他……是在保护我吗?

第一次,有男人愿意保护我,我的心中生出一股暖意。

忽然,木门发出一声令人牙酸的声响,一道影子无声无息地飘了进来,手中拿着一柄锤爪和一把铁钉。

是女护士杨洋!

她怨恨地盯着安市兵,那道黑影缓缓地现出身形来,眼底里满是阴鸷和怨毒。

仇人见面分外眼红。

护士鬼举着锤爪扑了上去,直播间里快被弹幕淹没。

【护士鬼大战老头鬼,真是一场好戏啊,主播我以后再也不看恐怖电影了,只看你的直播。】

【我赌五毛,老头鬼赢。】

【我赌一块,护士鬼赢。】

【喂,妖妖灵吗?前面有人聚赌。】

我满头黑线,这些人也太闲了,不过看着上面不断跳出来的打赏提醒,我顿时觉得浑身舒畅,连身上的擦伤都不疼了。

“乘他们鬼打鬼,我们快走。”唐明黎拉住我的胳膊,双腿发软,我搀扶着他,快步朝外走去。

就在这个时候,我听到一声惨叫,回头一看,安市兵的鬼魂浑身插满钉子,却依然生猛,抓着杨洋的鬼魂,嘴巴猛然张得极大,一口朝杨洋咬了下去。

我毛骨悚然,加快了脚步,却听见正阳真君说:“姑娘,这个老鬼怨气极重,如果再让他吃了那个女鬼,他实力大增,到时候你和这个年轻人,全都逃不了。”

我倒抽了一口冷气:“那……我该怎么办?”

“现在他在进食进化,是最虚弱的时候,要杀他,只能乘现在。”正阳真君道,“我教你一个最简单的阵法,名叫五行驱鬼阵。”

我放下唐明黎,从包里拿出红丝线,捡起地上散落的钉子,快速钉入地面,拉起丝线,围着老鬼,形成五行图。

“很好,你站在火位,跟我念诵咒语。”

五行图是一个五角星的图案,五个角象征金木水火土五行,我站在象征火的那个角上,双手在胸前结了一个法印,高声道:“五星镇彩,光照玄冥。千神万圣,护我真灵。五天魔鬼,亡身灭形。急急如律令。”

此时,老鬼已经快将杨洋全部吃完了,我大喝一声:“敕!”

轰地一声,老鬼身上居然燃起一团火焰,他发出杀猪一般的叫声,拼命挣扎,朝着扑了过来。

但他一碰触到我身前的红线,身上的火焰便烧得更加旺盛。

红线将他牢牢地围困在里面,根本无法逃离。

在熊熊燃烧的火焰之中,老鬼化为了一道黑烟,在空中漂浮了一圈,最后钻进了我的口鼻之中。

世界仿佛在一瞬间安静下来,我这才觉得后怕,跌坐在地上,摸出手机看弹幕。

【主播实在太帅了,简直就是林正英再世。】

【主播,我决定了,从今往后你就是我的偶像,你的每一次直播我都看,而且每一次都会给至少一块玉佩打赏。】

【刚才说杀了老鬼给五顶皇冠的那位在哪儿?出来走两步?】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