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章 正阳真君的打赏/恐怖女主播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难道唐少和贡猜一样,都是重口味?

而我,此时躺在床上,贡猜伸手就来扒我的衣服,我忍无可忍,身体一滚,直接滚到了床底下。

贡猜嘿嘿阴笑了两声,说:“女人,我早知道你醒了,乖乖给我出来,好好伺候我,我就让你少吃点苦头。”

我缩在床下,浑身发抖,眼泪不住地往下流。

我不甘心,虽然我卑贱如斯,却也想要好好地活着,我是丑,却丑得有尊严,不是谁的玩物!

“嘿嘿,看来不给你吃点苦头,你不知道我的厉害。”他从藤箱里抓出一条金色的细小小蛇,那条蛇蜿蜒而来,我惊恐地后退。

却退无可退。

我眼睁睁地看着它爬上我的鞋子,想要钻进我的裤腿,我惊恐之下,大叫一声,抓起我的玉佩,狠狠地砸在金色小蛇的脑袋上。

那条小蛇居然被我给砸了个脑浆迸裂。

我满脸不敢置信,再仔细看,发现小蛇的脑袋已经被烧焦了。

我疑惑地看了一眼玉佩,这东西难道还带电的吗?

“我的金线蛊!”贡猜失控地大叫,“你,你居然敢杀了我的宝贝金线蛊,我要杀了你,把你凌迟处死,将你的灵魂禁锢起来,让你永生永世受苦!”

他像发了疯一样,居然将整张欧式大床给掀开了,抓住我的腿,将我拖了出来。

“放开我!”我拼命地踢他,他一拳打在我的脸上,打得极重,我只觉得一阵头晕目眩,差点昏倒。

他拔出一把匕首,说:“先把你这一脸的冤孽疮给割下来。”

就在匕首快要刺进我的脸,忽然一声巨响,门被踢开,一个高大的身影冲了进来。

“唐明……黎?”我晕晕乎乎地呢喃,唐明黎大怒,一个回旋踢,正好踢在贡猜的脑袋上。

贡猜惨叫一声,翻滚在地。

唐明黎将我扶起来:“走!”

“别想走!”贡猜头上满是血,从地上爬起来,一把扯掉身上的衣服,无数的蛇从他衣服里钻了出来,以极快的速度朝我们爬过来。

唐明黎闷哼一声,低头一看,一条青黑色的小蛇爬上了他的脚腕。

“小心!”我脑子一热,不顾一切地将那条蛇扯了下来,它转过头,一口咬在我的手上。

我痛得大叫,唐明黎眼中杀意顿现,手腕一转,多了一把锋利的匕首,他一个箭步冲到了贡猜的面前,手一挥,顿时鲜血四溅。

贡猜捂着自己的脖子,瞪大了眼睛,缓缓地倒了下去。

被蛇咬的伤口发黑,我也倒了下去,就倒在贡猜的身旁,他死前口中吐出了一口黑气,被我吸入了口鼻之中。

“君瑶,君瑶!”耳边传来唐明黎的呼喊,他似乎很焦急。

他为什么这么关心我?

不过,被人关心的滋味,真是不错。

我彻底晕了过去。

醒来的时候,我躺在一张大床上,床柔软得能将我整个人都陷进去,四周的装潢看起来简单,却很高端大气。

这就是所谓低调的奢华吗?

“你终于醒了。”一个围着围腰的年轻女佣端着一盆水走了进来,她毫不掩饰眼中的鄙夷,“少爷让我给你擦洗身体。”

我低头看了看手,蛇毒已经解了,只留下两个牙印,估计是唐明黎给我找来了解毒的血清。

女佣见我不说话,不满地瞥了我一眼,说:“女士,麻烦你配合一下,我还有很多工作要做。”

我早已看惯了别人的白眼,说:“那你去忙吧,我自己来擦洗就好了。”

昏迷的时候,身上流了很多汗,黏黏的,很难受。

女佣露出几分喜色,说:“那就劳烦你了。”说完便走出了房间,低声自言自语:“终于不用给她擦洗了,看到那张脸就恶心。”

话没说完就撞上了一个高大的身影,她双眼含春,娇羞地说:“少爷。”

唐明黎冷冷地说:“刘叔。”

他身后跟着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,穿着一身笔挺的西装,不苟言笑。

“少爷。”他微微欠身。

唐明黎道:“给她结账,限她十分钟之内离开我的家,否则就叫人把她扔出去。”

女佣不敢置信地看着他,平时少爷是很和善的啊,今天怎么会这么严苛?

“少爷,您听我解释……”她还想争辩几句,被刘叔按住。

刘叔的力气很大,她根本就动弹不得。

“少爷已经发话了。”刘叔厉声道,“还不快走。”

女佣双腿一软,差点晕倒,这工作清闲,薪水高,又能接近这个高富帅,不知道多少人羡慕她。

现在全完了。

唐明黎进来的时候,我正脱下衣服,用毛巾擦洗身体。

虽然我脸上长满了纤维瘤,但我的身材还是很好的,腰细腿长,胸有36D,总之该丰满的地方丰满,该细的地方细,再加上皮肤白如凝脂,从背后来看,真有几分美人的神韵。

唐明黎进来的时候,我正背对着他,露出了光洁白皙的背,阳光透过窗帘照在我的身上,为我的肌肤染上了一层淡淡的荧光。

唐明黎居然看得出了神。

我悚然一惊,连忙将衣服穿好,捂着自己的脸,惊慌地说:“我,我的口罩呢?”

唐明黎这才回过神来,他拿出一只新口罩给我,我连忙戴上,躲避着他的目光。

“谢谢你。”我说,“这次若不是你,我会死得很惨。”

“你是我雇来的,我有义务保证你的安全。”他眼神有些飘忽,“那个李老大,我会让他付出代价。”

“我该回家了。”我下了床,他连忙说:“你可以住在我这里,住多久都行。”

“住别人家,我不太自在。”我低下头,说。

他沉默了片刻,说:“我送你回家。”

他将我送到楼下,我刚要走,他忽然拉住我,认真地说:“君瑶,你可以把我当成朋友。”

我笑了笑,没有说话。

朋友这两个字,对我来说太遥远了,从小到大,我只交过一个朋友,那时我十五岁,初三快毕业了,一个男同学往我抽屉里扔了一只死老鼠,班上最漂亮的女生帮我骂了他,我对她很感激,将她当成了我最好的朋友。

可是有一天,我们学校的校草突然拿着一封情书扔在我的脸上,对我破口大骂,说我癞蛤蟆想吃天鹅肉,说他看到我这张脸就想吐,连戴着口罩都挡不住我的丑,让我别再给他写情书,免得让他吃不下饭。

我捡起情书,发现这是她让我帮她写的,她说她暗恋校草,但文笔不好,我的语文是班上第一名,一定能写出打动人的情书来。

我看向围观的人群,她站在一堆女生之中,用讥讽和嘲笑的目光望着我。

原来,自始至终,这都是一场恶作剧,是这些漂亮又有钱的女生们所玩的游戏,而我,不过是一个用来逗乐的小丑。

从那之后,我就不再交朋友了,像我这样丑的人,注定要孤独一生。

我回到家,躺在床上,打开直播间,发现正阳真君的头像居然亮着,我连忙点开,向他道谢。

“哈哈,不用谢,我也很久没有见人捉鬼了。”他爽朗地笑道,“这样吧,老夫今天心情好,送你一些东西,你好好学学,下次再直播的时候,也好应对。

我心中一喜,这位老爷子可是高人,他能教我一点保命的手段,我当然求之不得。

正阳真君给我发来一个文件夹,我打开一看,居然是一本捉鬼心得,里面详细记载了一些低级的鬼物,以及各种各样捉鬼的方法,看得我双眼放光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