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章 给女明星治疤/恐怖女主播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只是,这张脸依然不能看。

我心中满是希望,总有一天,我会变成大美人的。

那么,现在问题来了,我该怎么把这个推销出去呢?谁会相信一个三无产品?

没办法,还是只得求助于唐明黎。

唐明黎告诉我,我走之后,警察来了,带走了林经理,而那个被杀的前台,是他的情人,他出轨了。

而且,出轨对象还不止一个,那几个居然都不知道他已经结婚了。

林经理的岳家知道后大发雷霆,他老婆跟他闪电离婚,拿走了他所有的股份和钱。

他一无所有,还要坐几十年的牢。

至于其他事情,他告诉我,他都搞定了。

连这种事情都能搞定,真是神通广大。

我问他,有没有认识什么有钱的朋友,最好的是女人,身上有难看的伤疤。

“巧了。”他在电话里笑了笑,说,“我正好认识一个。”

朱玲,曾经红极一时的女影星,她长得倾国倾城,身段姣好,演技绝佳,一出道就引起了轰动,她所主演的七部影片,每一部都得了国际大奖。

据说,只要是她出演的片子,哪怕是极品大烂片都有人看。

但是,在她的事业如日中天的时候,她却在一次拍摄的时候被烧伤,小半边脸都烧坏了。

虽然小命保住,但脸没了,一切都没有了,好在她手中还有丰厚的积蓄,不愁吃穿,但整日闷在屋子里,不肯走出房门一步。

唐明黎和她有点交情,给她打了个电话,她同意见面。

唐明黎开车带我来到山城市郊外的那座湖边别墅,这座别墅造型独特,后现代风格,简洁明了,配上这清澈的湖泊和对面的翠绿山峰,有种反差美。

一位中年女仆领着我们进去,她小声地说:“朱小姐今天心情有些不好,两位还请多担待一些,千万不要刺激她。”

她脸上带着几分愁容,是真的关心朱玲。

我们来到朱玲的卧室,她坐在巨大的落地窗前,背影孤寂而落寞。

“朱玲。”唐明黎轻声说,“我们来了。”

朱玲缓缓地回过头,青丝长发之下,赫然是半张被烧毁的脸。

“唐少,没想到你会来看我。”朱玲面无表情地说,“自从我出事之后,以前那些围在我身后,像狗一样转来转去的,全都避我如蛇蝎。”

唐明黎道:“那样的人,不来也好,免得看着扫兴。”

朱玲的目光缓缓地转到我的身上,目光不善地说:“唐少,这就是你所说的那个人了吧?她真的有可以治好我烧伤的药膏?”

我点了点头,说:“正是。”

“是中药膏?”她又问。

我再次点头:“是的。”

她脸色一沉,说:“唐少,我是看你的面子,才同意见她,但你应该知道,我一直不信中医。中医不过是巫医,都是骗子,从小到大,我就没有碰过中药。”

她转身道:“你们走吧。”

唐明黎还想说什么,我上前一步,道:“你应该已经试过所有的办法了吧?植皮也植过很多次了,都无法治好脸上的伤,既然如此,为什么你不试试呢?俗话说,死马当作活马医,反正你又不会损失什么。”

朱玲冷哼一声:“难道你那个什么药膏不要钱?”

“当然要。”我说,“而且价格不低。”

朱玲瞥了一眼唐明黎,目露恶光:“你就带着这么一个骗子来见我?未免欺人太甚。”

朱玲的性格就是这样,直来直去,也不管对方是什么身份,因而得罪过不少人。她得势的时候,那些人自然隐而不发,她失势之后,个个都落井下石,谁都想要上来踩上一脚。

唐明黎的脸色也有些不好,正要开口,我忽然取下自己的帽子和口罩,露出我这张丑陋的脸。

朱玲看了一眼,露出不敢置信的神情。

“这是纤维瘤,从很小的时候开始,医生就说治不好,我一辈子都只能顶着这张脸生活。”我直视着她的眼睛,说,“但我从不气馁,就算生活再艰难,我也要坚强地活下去。所以,我能够明白你的痛苦,你放心,我是绝对不会骗你的。”

我的话,似乎让她有所触动,良久,她才叹了口气,说:“好,我愿意试试,不过先说好,如果没有效果,我是不会付钱的。”

“当然。”我连忙点头,“你可以先涂一小块,看看效果。”

青花瓷做的胭脂盒,恬静高雅,我一打开盒子,一股浓郁的清香扑鼻而来,唐明黎眼睛一亮,连不相信中医的朱玲,都露出几分享受的表情。

我亲自挖了一小块,涂在她右脸颊上,只涂了一小块,然后道:“今晚不要洗脸,明天一早就能看到效果了。”

朱玲冷冷地嗤笑一声,显然是不信。

我也不与她争辩,到时候自有分晓。

回去的路上,唐明黎忍不住说:“你不该说明天就能看到效果,就是灵丹妙药,也没有这么快的药效。别看朱玲现在落魄了,其实她的舅舅是蓉城地下势力的老大,因而她以前得罪那么多人,也没人敢来找她的麻烦。”

我明白他的意思,如果明天药膏不见效,我就是在耍着她玩儿,她要整死我,不过是分分钟的事情。

我不置可否,只是浅浅地笑了笑,说:“成不成,明天就能见分晓。”

唐明黎无奈地摇了摇头,心中暗暗想,反正我能护住她,就让她胡闹一次吧。

第二天一早,唐明黎的电话就打了进来,声音中带着几分不可思议:“刚才朱玲电话里告诉我,你的药膏居然真的有效,想要立刻见你。”

我嘴角勾起一道自信的弧度,这是当然,我可是在自己身上试过很多次了。

这次来到湖边别墅的时候,朱玲热情得多,她那死水一样的眼睛里再次亮起希望的光彩。

“你看,真的有效。”她兴奋地迎上来,指了指自己的脸,涂抹了药膏的那一小块,已经光滑如新,吹弹可破,如同婴儿的皮肤。

唐明黎更加不可思议,侧过头来重新打量我。

他心想,这个女孩总能给他惊喜。

“抱歉,我昨天的态度不太好。”她有些不好意思地说,“以前我遇到了太多的骗子,自然要警觉一些。”

“没关系。”我摆了摆手,“我又不是医生,你怀疑我也正常。朱玲女士,我治好你的烧伤,治疗费一共二……三十万,你看如何?”

朱玲瞪大眼睛看着我,我心中发虚,难道是嫌贵了?我这盒药膏的本钱也就几百块,现在一开口就是三十万,会不会被认为是讹诈啊?

“才三十万?”朱玲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“原来这么便宜吗?”

我这才回过味儿来,对于朱玲来说,那张脸就是全部,别说是三十万了,就是三百万、三千万她也掏。国外不就有很多明星给自己的腿、胳膊、胸之类的买几千万上亿的保险吗?

我心中肉痛不已,唉,本想狠狠敲诈她一笔,没想到却说少了,我果然还是不能理解有钱人的世界。

这次她非常爽快地转了三十万给我,又给我多转了十万,说这是酬谢,我也就勉为其难地收下了。

我挖出一大坨药膏,小心地敷在她的脸上,她一脸享受,邀请我们今晚住下,明天一早和她一起见证奇迹。

我怕中途会有什么变故,也就答应了。

我们一起吃了一顿清淡但极其可口的晚餐,晚上又一起喝了茶,吃了茶点,然后各自回房安歇。

在经过朱玲房间的时候,我闻到一股异香,步子一顿,停了下来。

“怎么了?”朱玲问。

“这点的什么香?”我问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