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章 雷击木/恐怖女主播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就是普通的檀香。”她说,“我喜欢檀香清雅的味道。”

我皱眉道:“这味道有些古怪。我可以看看吗?”

朱玲对我极为信服,点头道:“请随意。”

这时,我发现跟在后面的中年女仆露出几分紧张,心中不由得一动。

难道真的有猫腻?

我走进屋子,异香更加浓郁,我拿起紫砂香炉,打开闻了闻,惊道:“这里面放了螺旋草!”

我用眼角的余光朝中年女仆瞥了一眼,听到螺旋草,她脸色霎时惨白。

朱玲奇怪地问:“螺旋草是什么东西?”

我脸色严肃地说:“螺旋草是一种能导致幻觉的植物,我小时候在乡下,曾见过有个骗人的神婆,受家属的邀请,给刚死去的老人招魂。他根本没有招魂的本事,靠的就是往香炉里放入大量螺旋草,让家属产生幻觉。我外婆就当众拆穿了她的伎俩,从香炉里掏出还没有烧完的螺旋草粉,当时我所闻到的就是这种香味。”

朱玲脸色顿时变得惨白:“怪不得我最近总是做噩梦,原来是中了毒!”

我严肃地说:“如果长期吸入螺旋草,跟吸毒没有什么区别,精神会一天天萎靡,噩梦缠身,最后精神失常,自杀身亡。”

朱玲浑身发冷,她脸毁了,事业没了,如果这个时候自杀,谁也不会怀疑。

好狠毒的计策。

我说:“朱玲女士,能告诉我,给你准备檀香的是谁吗?这种阴险恶毒之人,绝对不能放过。”

朱玲回过头,看向站在门边的中年女仆:“欣姨,难道我对你不好吗?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?”

中年女仆见事情败露,也不狡辩了,只是用恶毒的目光瞪着她,咬牙切齿地说:“你害死了我的儿子,我要你偿命!”

朱玲怒道:“你儿子明明是病死的,我还借了你一大笔钱给他治病,我对你算是仁至义尽了。”

欣姨大哭起来:“那笔钱都被那杀千刀的孩子爹拿去赌了呀!”

朱玲道:“既然如此,你不去找他的麻烦,为什么来对我下手?”

欣姨咬着牙说:“当时我跟你借二十万,你只肯借十万,如果你能借我二十万,哪怕被他爸爸赌输了十万,我也有钱救孩子啊。朱玲,难道我服侍你这么多年,还值不了二十万吗?”

朱玲眼中露出不可思议的神情,她害自己的理由居然是这个,当时她打听过,手术只需要八万,剩下两万做营养费足够了,便只借了十万,哪里知道她借二十万,本来就有十万是拿去给她男人赌博的。

我越听越生气,怒道:“当初你不把钱给你老公拿去赌不就行了?说到底,还是你自己软弱,你连报复你老公都不敢,之所以来对朱玲女士下手,也不过是因为她待你很好,你觉得她好欺负罢了!你既蠢且恶,死不足惜!”

我的话戳中了他的痛处,她大吼一声,不顾一切地朝我扑了过来,被唐明黎一脚踢翻。

朱玲叫来了保镖,把她控制起来,准备明天交给警察。

她对欣姨是有几分真情的,此时极为伤心,另外找了个房间,早早地睡下了。

第二天一早,我是被一声惊呼吵醒的,匆匆来到朱玲的卧房,她正对着镜子,痛哭流涕。

我慌了,难道药膏有问题?

“朱玲女士,你,你没事吧?”我胆战心惊地问。

她回过头,我顿时惊得无法呼吸。

好美,好美的女人!

肤如凝脂,唇如朱果,巧笑倩兮,美目盼兮,目光流转之中,全都是令人目眩神迷的风情。

“我好了,我完全好了。”她喜极而泣,抓住我的手,说,“君瑶,谢谢你,你给了我第二次生命,从今往后,你就是我妹妹,你的事情就是我的事,只要你开口,我一定会帮你做到。”

我忙答应着,但心里却不以为然,给她治伤是收了费的,她也不过是高兴之余随口说的,我千万不能当真,不然就是不识趣了。

就在这时,那个负责看守欣姨的保镖急匆匆跑进来,焦急地说:“朱玲女士,不好了,欣姨跑了。”

“什么?”朱玲怒道,“你怎么能让她跑了?”

保镖羞愧地低下头,说:“都是我的错,女士,请允许我引咎辞职。”

话音未落,就听见唐明黎冷声道:“你不用辞职了,先去警局吧。”

他大步走进屋来,脸色阴沉,像丢垃圾一样将欣姨扔在地上,欣姨吓得瑟瑟发抖,惊恐地求饶:“大小姐,求求你,饶过我这一次吧,我不想坐牢啊。”

朱玲也不是笨蛋,冷声道:“你说,是谁放你走的?”

欣姨战战兢兢地看向保镖,保镖猛地朝唐明黎踢出一脚,然后迅速朝窗外逃去。

唐明黎拿起桌上的艺术品摆件,随手一扔,打在保镖的身上,保镖惨叫一声,扑倒在地上,晕了过去,头上满是鲜血。

欣姨吓得差点昏过去,唐明黎冷声道:“老实交代,是谁指使你们给朱玲女士下毒的?你如果敢说一句假话,就不仅仅是坐牢的事情了。”

欣姨颤抖如筛糠,连忙说:“我说,我什么都说。大小姐,让我来对你下毒的是宋娜。”

朱玲脸色大变,拍案而起,怒道:“宋娜她抢了我的男朋友,我的事业,把我的一切都抢走了,还不满足吗?”

我之前在网上查过,这个宋娜是朱玲的学妹,当年朱玲提携她,才让她有了点名气。朱玲出事之后,娱乐公司就彻底放弃了她,力捧宋娜。现在宋娜已经代替了朱玲,成为了当家花旦。

朱玲以前的男朋友叫方华健,是全国有名的金牌经纪人,跟朱玲闪电分手之后,和宋娜成了一对,经常在公众面前秀恩爱。

真是渣男贱女的绝配。

“宋娜说,说方华健老是拿她跟你比较,说她处处都不如你,她对你恨之入骨,所以才……”欣姨低着头,吞吞吐吐地说。

朱玲咬牙道:“欺人太甚!”

朱玲沉吟片刻,对唐明黎说:“唐先生,这次多谢你了,后面的事情,我会妥善处理。”

她当着我们给她的舅舅打了个电话,我们帮着她将人送去警局之后便告辞回家。

唐明黎在车上问我:“君瑶,你这个去疤膏可以量产吗?”

“怎么了?”我问。

唐明黎道:“我旗下有一所医药公司,我想跟你买下药方,或者你用药方入股都可以,你看如何?”

我苦笑道:“有钱赚我当然高兴,但是这药膏不能量产,就是我自己做,数量也很有限。”

唐明黎无奈地叹息,这要是能量产,肯定会在全世界引起轰动,他旗下那间普通的医药公司也会一跃成为全球知名大企业。

太可惜了。

弟弟的VIP病房虽然好,但花钱也多,每天用钱如流水,我将刚刚得来的四十万去交了三十万,剩下十万得去买些好东西,云霞仙子说得有道理,要真因为劣质法器死在直播里,就得不偿失了。

这次我买了最好的药材来炼制朱砂,又找了一棵上百年的桃树,买了一根比较粗的树枝,然后在雷雨天买了一只风筝,线的一头系在桃木枝上,然后放飞风筝。

轰隆!

天空中一声巨响,一道雷电顺着风筝线从天而降,直接打在那桃木枝上,轰地一声,亮起一道耀眼的火光。

我等雨停了才敢过去,这根树枝已经被劈焦,但拿在手中更沉更硬。

这就是道家所说的雷击木,辟邪之物,百鬼畏惧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