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1章 你身上有暗伤/恐怖女主播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队长,你觉得这个元君瑶女士如何?”年轻男人一边开车一边问。

“看起来没什么心机。”金队长说。

年轻男人道:“队长,我们要不要派个人盯着她。”

“暂时不需要。”金队长眼神深邃,“让她继续直播,是上面的意思,说明这个人已经入了上面某位大佬的法眼,我们还是不要去找麻烦的好。”

年轻男人眉头微皱:“她在直播里使用的那些捉鬼的法术、阵法我们以前从来没有见过,总部的人说,那些东西非常古老,这个元女士恐怕是得了上古的传承,也不知道她师父是什么样的大人物。”

金队长摆手道:“小林,你的联系方式我也一并交给了她,以后她如果有事相求,你积极点,我有预感,跟她搞好关系,今后有的是好处。”

“我明白了,队长。”

金队长的话给了我很大的震撼,我回家之后打开直播间,看来看去,还是没有什么不同,难道是因为我上次升级的缘故?

我打了个电话给黑岩TV的客服,他们说最近直播间并没有进行升级。

我顿时毛骨悚然,难道让我升级的是鬼吗?

想来想去也没有什么结果,索性不想了,反正只要能让我直播,吸收恶鬼的黑气,挣钱给弟弟治病,其他的都不重要。

这件事就这么悄无声息地过去了,唐明黎也没有再提、自从打熬筋骨之后,每天我吸收那一缕鸿蒙紫气之后,都会到附近的公园去练拳。

正阳真君给我的小册子里有一套拳法,说是攻击力不怎么样,但能强身健体,常常锻炼能够百病不生。

这天刚到公园,却发现已经有人先到了,是个二十六七岁的年轻人,身材壮硕,一身的肌肉,宛如铁塔。

他也在打拳,每一个招式都带着劲风,有时候一拳挥出去,甚至能够听到小小的音爆。

这个人身上的血气很旺盛,一看就是个高手。

我发现,最近我能感受到别人体内的气息,这个男人虽然看起来很强壮,其实身体里有暗伤,而且伤得不是一天两天了,他在运气之时,有一股很明显的阻滞感。

我忽然想起,云霞仙子发给我的文档里说,这种药浴不仅能够打熬筋骨,还能治疗一些不是很严重的身体暗伤。

刚才进来的时候,我看见公园门口停着一辆悍马H2,公园里又没有别人,肯定是他的。

这么有钱的人,如果我治好了他的暗伤,岂不是又是一笔进项?

他打完了一套拳法,冷冷地瞥了我一眼,说:“你看了这么久了,还不肯出来吗?”

我脸一下子红了,没想到早就被他发现。

我定了定神,大步走出去,他打量了我一眼,说:“为什么偷看我打拳?”

我心中有些虚,表面上却说:“我每天早上都要来这里打拳,锻炼身体,今天见你比我早些,不好意思打扰你。”

他冷哼了一声,转身就走。

我急了,本想拦住他,但转念一想,我凭什么让别人相信我?我不过是个相貌丑陋的女人。

无奈地叹了口气,我开始打那套拳,小册子里似乎叫它八极天罗拳。

我这一趟拳打得很认真,那个年轻男人竟然停了下来,仔细观察我打拳,越看他的眼神就越凝重,看得我浑身发毛。

但我立刻稳定了心神,将一套拳酣畅淋漓地打完,最后累得满身都是大汗。

“你这是什么拳法?”他惊讶地问,“竟然如此精妙。”

我满头黑线,这还精妙啊,正阳真君说过这是最垃圾的了,其他的我直播间等级太低,根本传不过来。

“这是家师所授。”我胡乱答应着,忽然说:“先生,你伤得很重。”

他脸色一变,猛地冲到了我的面前,我反抗失败,被他掐住了脖子:“你到底是谁?”

这拳法我就练了几天,自然不可能跟人家专业的相比。

“你要是杀了我,你就再也治不好体内的暗伤了。”我连忙说。

他沉默了一阵,将我放下,脸色阴晴不定地说:“你还知道些什么?”

我说:“我能治好你的伤。”

他脸色一亮,但又迅速熄灭,冷声道:“连医生都束手无策,你能治?真是笑话。”

我心中有些气闷,倒像是我求着他治伤似的。

我也冷淡下来,说:“你的伤在这里吧。”我指了指丹田处,说,“这是很严重的伤,如果不尽快处理好,等丹田真的废了,那可就得不偿失了。”

男人目光深邃了几分:“你真的能治好我的伤?”

“我不敢承诺百分之百。”我连忙说,“不过可以试试。”

“很好。”他抓住我的手腕,说,“如果你治不好,耍着我玩儿,我会让你后悔来到这个世界。”

他眼神如刀,寒冰入骨,让我全身发冷,我吞了口唾沫,我不会是惹上了什么不该惹的人了吧?

我鼓起勇气,说:“治疗费五十万。”

他的眼神更加可怕,我连忙说:“你可以治好之后再给钱。”

男人冷冷地打量我,说:“只要你能治好我,别说五十万,就是一百万一千万都不是问题,如果你不能治好……”

“我,我任你处置。”我脑袋一热,说。

说了我就后悔了,这不是给自己挖坑吗?

没办法,既然都立了军令状了,只能硬着头皮上了。

不过,我是不是价钱又开低了?

我把药方抄了一遍,交给男人,让他派人去找药材,他这么有钱,肯定找来的都是最好的。

我也不怕被他知道药方,反正最后一步需要我输入灵气。

第二天一早,男人就打电话给我,说药材已经全部备好,他派了辆车来接我,我打开门一看,一辆白色的加长林肯已经等在外面了。

加长林肯停在了一座豪华的别墅前,门口有两个西装革履的保镖站岗,进门之后,那男人坐在沙发上,身上穿着深蓝色西装,沙发之后立着两个身材高大的保镖。

我嘴角抽搐了两下,这人到底什么来头。

我只知道他叫魏然,其他的一概不知。

他手中拿着我写给他的药方,冷着脸说:“你这个药方我请国手大师看过,他们说药性相冲,别说治伤,还会对身体有害,你怎么说?”

这……我又不懂药理,怎么解释?

不管了,想办法忽悠过去吧。

我镇定地说:“魏先生,你可知道,置之死地而后生?”

他微微眯了眯眼睛,我继续说:“你去请教那些国手,那么,他们能治好你的伤吗?”

魏然沉默了片刻,我又说:“疑人不用,用人不疑,魏先生,如果你实在信不过我,我现在就走。”

他深深地望着我,那双犀利如刀的眼神仿佛要看到我心里去,我咬紧牙关,元君瑶,千万不要害怕,你要是表现出哪怕一丝一毫的惧意,今天就别想全须全尾地走出去了。

良久,魏然终于放过了我,冷声道:“什么时候开始?”

我松了口气,后背上全都是冷汗。

“现在就可以。”我指挥着别墅里的下人们熬药,准备药浴,等一切准备妥当,我让所有人都出去,然后将手伸入浓黑的药汁之中。

灵气化为一股细流,流入了水中,药水荡漾起一层涟漪,其中仿佛有白色的光在流动。

我怕效果不好,把所有的灵气都灌进去了,感觉身体被掏空,浑身发软。

打开门,我说:“可以了。”

穿着白色睡衣的魏然大步走了进来,他侧过头瞥了我一眼:“你不出去?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