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6章 大杀四方/恐怖女主播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邹老板满脸谄媚,简直恨不得跪在地上抱他的大腿了:“周大师果然法术盖世,居然还有些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小孩子,不知天高地厚,居然想要挑战周大师。”

周大师一脸得意,连看都不看我们一眼,下巴微微抬起,说:“我怎么会和那些小孩子一般见识?”

“周大师您放心,这次答应您的酬金七百万我一定会一分不少地打在您的账户上。”说到这里,他忽然看到了什么,眼睛瞪得老大,一下子愣在当场,脸上满是恐惧。

周大师皱起眉头,缓缓地回过头。

在他的肩膀上,搁着一张苍白无比的脸,她双眼血红,一头长发缠在周大师的胳膊上,嘴角勾起一抹凶狠仇恨的笑容。

“啊!鬼啊!”邹老板惊恐地跌坐在地上,不停地后退。

“别慌!”周大师大声道,“看我斩妖除魔!”

他拔剑朝身后一刺,却刺了个空,整个人都飞了起来,狠狠地撞在天花板上,吊灯磕破了他的脑袋,血流如注。

“混账!还敢行凶!”他挖了一把朱砂,在桃木剑上画了一个符咒,然后飞身上前,朝那女鬼刺了过去。

这个周大师会点三脚猫的功夫,对付一些孤魂野鬼还行,对付怨鬼就差些火候了。

只见他左冲右突,怎么都刺不到那女鬼,他却被女鬼打飞好几次,最后一次他撞在了点歌机上,摔断了胳膊,再也拿不住桃木剑。

看着女鬼从虚空之中出现,一爪抓向他的脑门,他满脸惨白,闭上眼睛道:“吾命休矣。”

就在这时,我忽然扔出一块石头,那石头上沾了黑狗血,但这黑狗血可不是普通的黑狗,而是十年以上的老黑狗,又要从小就阉割,从来没有交配过的,最好能出生在正午阳气最盛之时。

这样的黑狗一身阳气全在血里,非常难找,我还是拖了唐明黎才能找到。

女鬼一惊,身形一闪,消失了,石头擦过了她的身体,冒起一丝青烟。

我拔出雷击木,正打算冲上去,却听正阳真君笑道:“丫头,不用这么麻烦,你有火折子没有?”

火折子?电视里能打火的那种?

我拿出了打火机,他看了一眼,说:“这个也行,你冲过去,用火点一下那女鬼。”

我满头雾水,但又对正阳真君很信任,乘着唐明黎拿着桃木剑和女鬼周旋,便悄悄来到她的身后,这个时候我才闻到,女鬼的身上似乎有一股浓烈的油味儿。

来不及多想,我打开打火机,往女鬼身上一扔,就像是扔进了油里,轰地一声,女鬼浑身熊熊燃烧起来。

她拼命地挣扎着,魂魄在火焰之中煎熬,一寸一寸化为黑色的雾气,缓慢地消失。

在最后一刻,她忽然朝我伸出了手,嘴唇微微扇动,似乎在说着什么。

我皱起眉头,她只说了两个词:地下室、囚禁。

难道这个KTV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?

而观众之中也有人会读唇语。

【地下室?囚禁?难道跟国外一样,这座KTV是个黑店,地下室里关着被拐来的少女,逼着她们接客?】

【前面的说得有道理,不然之前那个邹老板看到女鬼后怎么会那么害怕呢?肯定是心里有鬼。】

【主播,绝对不能放过他们,走,到地下室去看看,我们用打赏给你精神支持。】

瞬间又是几个皇冠,我正有些犹豫,正阳真君道:“我看这也不是什么正经地方,如果真有什么龌龊事,你解决了,对你脸上的冤孽疮也有好处。”

我悚然一惊:“真君,您……怎么知道我脸上长了……”

正阳真君哈哈一笑:“丫头,你还太嫩了。去吧,万事还有你身边这个小子呢。”

这位正阳真君肯定调查过我,不过这些世外高人本来就脾气怪异,调查我也很正常。

忽然,一个声音激动地说:“你,你居然能够使用纯阳之火?莫非你是纯阳派的传人?”

正阳真君惊讶地说:“都过了这么多年了,纯阳派还有传人吗?有意思,真有意思。丫头,来,我教你两个手势。”

我按照他所说,做了两个手势,周大师更是大惊失色,浑身不停地颤抖:“你,你竟然真是纯阳派的人。小的有眼不识泰山,还请仙子饶小的一命。”

我沉着脸,装出一副高深莫测的模样,道:“你的道术还没入门,不是纯阳派的弟子,为何会知道纯阳派的手势?”

这种手势是纯阳弟子在外行走江湖时,遇见同道,互报家门之时所用。

不过,此人法术低微,真正的纯阳弟子见了他,根本不会自报家门,直接一掌拍飞就行了。

周大师毕恭毕敬地说:“当年我还是小孩子的时候,曾跟随家师一起上纯阳山,拜见纯阳派的一位大师,家师让我在院子里玩耍的时候,正好看见几个纯阳弟子在练习这个手势。”

说到这里,他又长长地叹了口气:“我永远不会忘记,当日所见到的那位大师是多么的气势摄人,只可惜,现在的华夏,是异能者和古武者的天下,道门衰微。修道者们都深居浅出,早已多年不问世事。”

他立刻又露出了几分谄媚的嘴脸,说:“不过,纯阳派之中能出像女士这样的人才,小小年纪就能使用纯阳之火,将来前途无可限量,说不定您就是道门崛起的关键人物呢。”

正阳真君叹息:“道门居然衰微到这样的地步,倒是让那些旁门左道得了势。”

我扬起下巴,道:“怎么?现在不赶我走了?”

“不,不。”周大师说,“小的不敢、不敢。“

我冷哼了一声,懒得理他,转头对唐明黎说了地下室的事,他脸色有些阴沉,说:“有可能真的是观众所说的那样,走,我们去看看。”

周大师连忙扑上来,又噗通一声扑倒在我面前的地上,居然还伸过来亲吻我的脚背,说:“仙子,求您收下我,让我在您面前端茶递水。”

【哈哈哈哈,这个哪里是什么周大师,这明明是个见风使舵的奸诈小人。】

【奸诈小人+1】

【主播居然一招秒了女鬼,实在是厉害。】

【主播这个逼装得很给力,我已经打赏一顶皇冠了,待会儿再打赏一顶。】

【前面神土豪!】

我对他很厌烦,怒道:“别叫我仙子,我也不会收下你,你要是再纠缠,就别怪我不客气了。”

我顿了顿,冷声道:“你想试试纯阳派的黑心符吗?中了这个符咒的人,如果心狠手黑,就会暴毙而亡。“你要不要测试一下,你的心黑不黑?”

这个周大师,借着那一丁点不入门的道行,行走江湖,不知道骗了多少昧心钱,他怎么敢试?

“那,那还是算了,当年师父都说我天赋不行,今生不会有太大作为,我还是不要污了纯阳派的名声了。”

说罢,他屁滚尿流地跑了个无影无踪,观众们对此很不齿。

【切,我还以为他有点本事呢,没想到还是个怂货。】

【跑了才好,主播要是收了他这个弟子,不知道有多糟心。】

我和唐明黎径直来到底层,正愁不知道到哪儿去找那个地下室,却见两个客人走了过来。

“刚才跑过去的那个是大名鼎鼎的邹老板吗?”

“没错,上次我来消费了将近十万,他还来敬了酒。”

唐明黎手一伸,将一个男人拉到自己的面前,道:“邹老板往哪里去了?”

“放手!臭小子,敢对你爷爷动手,你活得不耐烦了是吧?”那人一身酒气,骂骂咧咧地说,“你也不打听打听,我陈少什么身份……”

唐明黎懒得跟他废话,往他脸上狠狠地打了一拳,他一只眼眶立刻黑了。

“你特么敢打我?”

唐明黎又是一拳。

“别打了,我说,我说,他往那边的电梯去了。”那人怂了,唐明黎将他一扔,快步朝着角落的电梯跑去。

在拐角处,有一个送货电梯,里面脏兮兮的,来这里消费的都是有钱人,自然不愿意进来。

唐明黎步子一顿,伸手拦住了我,说:“这里埋伏着人,你后退。”

我连忙退了几步,唐明黎眼中闪过一抹精光,一个箭步冲上去,从一旁的阴影中揪出了一个人来。

那人身材瘦小,这里的光线又暗,平时根本不会注意到这里藏着个人。

那人虽然瘦小,但很能打,速度也很快,但在唐明黎面前,那就跟土鸡瓦狗差不多,只用了三招,就干净利落地将他打倒。

忽然,旁边的楼梯间里又冲出了两个男人,那俩人身材高大,其中一个还是外国人,看起来像国外的雇佣军,身手非常厉害。

唐明黎转身一个完美的回旋踢,踢在其中一个人的脑袋上,又立刻挥拳打向另外一个,才不过四五招,他往他胸口上猛地打了一拳,那人胸口六根肋骨齐齐被打断。

就在他出这一拳的时候,我分明看到一股气随之而出,和那个魏然差不多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