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7章 地下囚室/恐怖女主播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这个小子不错,已经达到了暗劲后期了,随时可以突破巅峰。”正阳真君道,“不过他要达到化劲,还差点火候。”

“暗劲?”

“武道一途,分为明劲、暗劲、化劲、丹劲,丹劲之上是宗师,宗师之上是大宗师。”他说,“也不知道现在的华夏,还有几个大宗师?不过武道在前期虽然比我们修道之人强,但一旦我们修道之人超过了四品,便可以与大宗师比肩,若是超过了五品,大宗师也不过是蝼蚁一般。”

我点了点头,所谓的明劲,估计就是体内没有那股气的,只是练的拳脚功夫,而体内练出了气,就是暗劲了。

这武道的气,与我所练的灵力又不同,感觉是灵气的精简缩小版,杀伤力要大大地打折扣。

而观众们全都被唐明黎这几下给镇住了。

【暴君不愧是暴君,以前你起这个名字我还不服,现在彻底服了。】

【暴君你好帅啊,我要跟你生猴子。】

【从今天开始,我就是暴君太太团的一员了。】

【咦,暴君居然是暗劲高手,我比他大那么多还只是个明劲,唉,天才就是天才,前辈请收下我的膝盖。】

在武道之中,不以年纪论大小,就算你一百岁,见了比你修为高的,也得恭恭敬敬地叫一声“前辈”。

收拾完了三个保镖,唐明黎打开了电梯,却发现电梯只有负一楼,那是地下停车场。

他拎了一个保安过来,保安不肯说,他冷笑一声,朝他的肋骨下面按了一下,保安立刻痛得尖叫起来。

“我说,我说。”保安满脸痛苦,颤抖着在负一楼的按钮上有节奏地按了几下,电梯立刻动了起来。

已经过了负一层,但电梯还在下降,忽然,只听哐啷一声,电梯停了,门应声而开。

一群拿着砍刀之类武器的保安冲了出来,这些人都有点功夫,但也不过是些花拳绣腿罢了,连明劲都没有入门,何况是暗劲?

唐明黎冲了出去,手中只有一把桃木剑,但凭着这把没有刃的剑,他左右拼杀,一路势如破竹,等他冲出包围圈的时候,身后已经躺着满地的人了。

直播间里彻底沸腾了,观众们跟狂欢似的,打赏不要命地扔。

【精彩,精彩,那些功夫片都是假的,哪有暴君的真功夫让人热血沸腾。】

【前面的别用功夫片来侮辱我们暴君好吗?】

【前辈,不知道小人能不能得您一点指点?这是我的一点敬意,还请您笑纳。】

说完便打赏了十五个皇冠,一下子就成了黑岩TV的黄金级观众。

这地下室装修得居然也很豪华,但是旁边的房间看起来不像是KTV包房,反而像是……

那是用来干那种事儿的,而且还有好多稀奇古怪,看一眼就觉得面红耳赤,胆战心惊的道具。

我听到旁边一间房里有声音,转动了一下门把,居然没有锁,我将门推开一条缝,往里看了一眼,差点把晚饭给吐出来。

一个肥头大耳的男人正趴在一个女人身上,那个女人满脸是血,已经被折磨得不成人形了。

“混,混蛋!”我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,猛地推开门,怒吼道,“放开她。”

直播间里也是义愤填膺。

【卧槽,这特么是人干的事情吗?这是禽兽!】

【这是禽兽被黑得最惨的一次。】

【没想到山城市的KTV里,居然有这样的地方,真是给我们山城市丢脸。】

【暴君大大,快替天行道!】

“你特么是谁?”那个肥头大耳的家伙匆忙提起裤子,“老邹是怎么做事的?怎么能随便放人进来?”

暴君脸色冰冷,眼神锋利如刀,冷声道:“我们是来替天行道的人。”

说完一脚就踢在那人的脸上,将他的鼻梁踢断了,他捂着脸跪在地上不停地嚎叫。

我跑过去将床上那个女孩扶起来,却发现她身上到处都是伤口,只有进气没有出气了。

“报警。”我不敢动她,“观众朋友们,这地下室里的信号不好,麻烦你们帮忙报警。这里是紫荆皇城KTV,地址是紫荆街道三百六十八号。”

地下室里安装了信号屏蔽器,没有办法打电话,至于直播……已经不能用科学的方法解释了。

【主播你放心,我是山城市人,我已经报警了。】

【直播的内容我已经录下来当作证据,不要问我是谁,叫我雷锋。】

【主播注意安全啊,他们敢在山城市这个地界上猖狂,肯定是有所依仗的。】

我也管不得他有没有后台了,现在救人要紧。

我拿了一条毯子盖在女人的身上,从房间里出来,却见邹老板带着四个身材高大的外国人保镖,那些人的手中居然都有枪。

【他们居然敢拿枪?不知道这是华夏吗?真是胆大包天啊。】

【咦,那是沙漠之鹰吗?我居然见到真的沙鹰了,好想摸一摸。】

【呵呵,这个姓邹的完了,他背后的靠山也完了,敢对前辈亮枪,别说是警方了,连我都饶不了他。】说这话的就是刚才那个想求唐明黎指点的明劲高手,网名叫“拳打天下”。

唐明黎脸上带着冷笑,说:“邹忠实,你背后老板的胆子也太大了,这里是华夏,你以为可以藏得下这么龌龊的地方?”

“嘿嘿,我幕后老板的能量不是你能够理解的。”邹忠实冷笑道,“我看你们俩胆子才够大,居然敢闯下来,嘿嘿,我要是在这里杀了你们,神不知鬼不觉,只要我幕后老板一出手,谁敢下来查?”

这里有信号屏蔽器,他当然想不到这里的所有事情都被直播出去了,他的丑恶嘴脸,也被七十万观众看在了眼里。

这下子,哪怕你权势滔天,也别想捂住。

唐明黎嘴角上钩,道:“怪不得最近徐家老七的生意越做越大,原来是开了个这样的销魂窟,不走正道,只想着弄这些邪门歪道,迟早是自取灭亡。”

【前辈说得好!这才是我们习武之人的见识和气魄!】拳打天下已经成了唐明黎的死忠粉。

邹老板眼角跳动了一下:“你居然知道徐先生。”

“徐家老七,徐家最不成器的嫡系子弟,这些年在外面没少干伤天害理的事情,徐家上下,没有一个人看得上他。”唐明黎冷笑道,“以前他做的那些,都不过是小打小闹,但这次他突破了底线,即使是徐家,都保不了他。”

邹老板脸色苍白,这个年轻人说的话让他害怕,他的手在微微颤抖,额头上满是冷汗。

唐明黎又道:“那个公主包房里,死去的第一个公主,恐怕是知道了地下室的秘密吧。”

邹老板冷哼两声:“几年前我们买过一个女孩,是那个春丽的亲妹妹,她进来当公主,就是为了找妹妹。我怎么可能让她活着。没想到她竟然会变成鬼,阴魂不散。”

说起女鬼,邹老板脸色又白了一分,不过那个女鬼再厉害,也无法走出那个包房,不然她早就来找他报仇了。

我心中却很忐忑,即使唐明黎再能打,也没办法对付枪械。

这可怎么办?

正阳真君道:“丫头,不必担忧,你还记得我给你的那个小册子里所记载的驭鬼术吗?”

我心中一动,这地下室里肯定有冤魂,把她们招来,对付这几把枪,应该还是不成问题的。

乘着他们说话,我偷偷咬破了食指,用自己的血粘了朱砂,在手心中画了一个符咒,口中念诵咒语,然后点起一炷香。

随着香味飘了出去,地下室里的鬼魂全都会出来。

【看,鬼,那里有鬼!】

【天啊,好多鬼,全都是女鬼,她们死得好惨啊。就是美国的那些血浆片里,都没有死得这么惨的。】

【禽兽不如!这样的人,不杀不足以平民愤!不杀天理难容!】

我抬头一看,也是惊呆了,居然有这么多女鬼,他们从天花板和墙壁之中钻了出来,模样十分凄惨,让人不忍再看。

我心中也满是怒火,就像观众说的那样,这样的人,不杀不足以平民愤。

我忽然想起,公主包房那个女鬼为什么会一点就着,因为她是被扔进油里淹死的。

就在这时,那个邹老板似乎下定了决心,一咬牙,道:“给我开枪,先把他们给杀了,只要死无对证,以后一切都好说!”

真是丧心病狂。

那些人举起枪的时候,我也举起了手,手心之中的符咒亮起一层金色的光。

那些女鬼仿佛受到了召唤,全都聚了过来,缠在了他们的身体上。

他们根本看不见鬼,正准备开枪,忽然却发现自己的手冷得如同冰块,根本就动不了了。

那是因为,他们的手上都挂着一个面目狰狞的女鬼!

“怎,怎么回事?”邹老板的脖子上骑着一个女鬼,那女鬼和公主包房里的那个有几分相似。

这就是她的妹妹,可惜,早已经香消玉殒了。

“难道你们是异能者?”他大叫道,眼中露出极度惊恐的神情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