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9章 又遭刁难/恐怖女主播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魏然进入药浴之中,这次足足泡了四个小时,估计是上次发现药浴能打熬筋骨,对练武有益,因此想多吸收一些药力。

我很佩服他,他是有大毅力的人,将来在武道之上,肯定成就不低。

泡完这次药浴,他丹田内的暗伤已经完全好了,身体的强度还提升了不少。

事情已经办完,我自然就打算告辞,魏然却突然叫住我,这次他的态度要好上了许多,估计是忌惮我身后的那位师父。

“元女士,这次一年一度的鉴宝会,你有没有兴趣参加?”

“鉴宝会?”我一脸懵逼。

魏然道:“每年咱们山城市的上层圈子里,都会举行一场鉴宝会,将各人所得的宝物拿出来供众人品鉴,还会评选出一件宝物之王。”

我来了兴趣,我对上层圈子不感冒,但能去见见世面,看看宝物也是不错的。

他拿出两张请柬,说:“今年的鉴宝会,轮到我们魏家主办,如果元女士或者尊师有兴趣,都可以来参加,我们魏家不胜荣幸。”

原来这才是他的目的,想要见我的那位师父。

我接过请柬,说:“我会转告师父,不过他向来喜静不喜动,不一定会来。”

魏然笑道:“元女士肯来,已经是天大的面子了。”

他倒是会说话。

我回到家,本想告诉唐明黎,请他跟我一起去,谁知道还没来得及打电话,他的电话倒是先来了。

他居然也是问我要不要去鉴宝会的,他还给我准备了请柬。

我答应了下来,又想起了正阳真君,便想报答他,请他去看看,给他留了言,他当晚就回了我,说他有点兴趣,不过不可能来,让我到时候带着手机过去,开个视频聊天就行了。

我照了照镜子,上次KTV的事情之后,我脸上一下子少了两颗瘤子,现在整张右脸都光滑如新了,只是左脸之上还有四五颗瘤子,看着很恐怖。

我遮上左脸,只看这张右脸,皮肤胜雪,眼睛是丹凤眼,微微有些狭长,眼角却添了几分媚态。

这等容貌,比起那些大明星都是毫不逊色的。

但是,如果加上左脸,就变成了阴阳脸,成了母夜叉。

我叹了口气,至少,有盼头了不是?

总有一天,我会成绝世大美女的。

一眨眼到了鉴宝会开的这一天,我穿上自己最好的衣服,给唐明黎发了个短信,说我先过去了,便打了个滴滴车,到了会场。

这是一座英国风情的建筑,看起来就跟枫丹白露宫似的,没想到山城市里居然有这样的地方。

我看了看四周,全都是豪车和衣着光鲜、面容精致的人,只有我一个是打滴滴来的。

我有些自惭形秽,打起了个退堂鼓,但又想起答应了正阳真君呢,总不能出尔反尔,只得打开视频通话,戴上蓝牙耳机,朝着大门走去。

守门的服务人员拦住我,冷着脸道:“请出示你的请柬。”

我将请柬递给他,他一看,请柬上居然印着魏然的私人印章,立刻换上了一副热情的笑脸:“原来是贵客,客人,请。”

这些请柬魏然只发了不到十张出去,每一张的背后,都是一位呼风唤雨的人物。这些服务员虽然向来以貌取人,但也明白,有些富豪就是有怪癖,就喜欢打扮成个普通人。

我进了会场,里面装潢十分豪华,一片觥筹交错,钟鸣鼎食的繁华景象。

正阳真君没有说话,以他老人家的眼界,这种场面根本入不了他的眼。

我从侍应的盘子里端起一杯红酒,轻轻抿了一口,听说在那边的珍宝馆,已经摆上了不少的宝物了,便想过去看看,谁知道身后传来一个声音。

“元君瑶?”

我皱起眉头,回过身去,看见一张熟悉却陌生的漂亮脸蛋。

司秀,当年那个假意当我的朋友,骗我帮她写情书给校草,却诬赖在我头上,让我当众出丑的那个女同学。

真没想到,会在这里见到她。

据说,她的父亲在做外贸生意,家大业大。

今天她穿着一条白色的连衣裙,妆容精致,头上所戴的珍珠发卡一看就价值不菲。

“秀秀,她是谁?”司秀旁边站着一个女孩,容貌和她不相上下,但脸上的傲慢比她更盛。

司秀微笑道:“她是我的初中同学,很多年没有见面了。不过,她家里的情况不太好,连学费都经常赊欠的,也不知道今天怎么会到这里来。”

“那她为什么戴着口罩和帽子啊。”女孩问。

“因为她脸上长满了瘤子,特别的恶心。”司秀拉了那女孩一把,说,“娜娜,咱们走吧,别跟她靠得太近,说不定她脸上的瘤子会传染的。”

她不说这个还好,一说这个,魏娜就叫了起来:“今天来的都是大人物,我们家费尽了心思才把这个鉴宝会办好,放了个这样的人进来,要是让其他客人知道了,那还得了?”

她上前一步,指着我的鼻子问:“说,你是怎么进来的?”

正说着话,忽然一个身材挺拔的男生走了过来,我心中一颤,居然人都到齐了。

这个男生叫陈东南,就是当年那个校草。

他伸手抱住了司秀的肩膀,说:“秀秀,娜娜,什么人惹得你们这么生气啊?”

司秀笑了笑,说:“东南,你看看谁来了。”

陈东南朝我看了一眼,露出极度惊讶的神情,说:“你,你是当年那个元癞子?”

元癞子是他们给我起的外号,这些人,不管什么时候,都是这么恶毒。

司秀还充满恶意地说:“当年,她可是给你写过情书呢?你们见面,不叙叙旧吗?”

陈东南露出极度厌恶的神情,说:“别提那件事了,一提我就恶心。你们不知道,收到那封情书之后,我有一个月没吃下饭,你今天再提,我估计又要有一个月吃不下饭了。”

司秀掩嘴轻笑起来,魏娜更是冒火:“原来是个不要脸的东西,长这么丑,还敢给人写情书。像你这样的人,怎么能来我们家的鉴宝会。服务员,过来。”

她的声音很大,很多人都看了过来。

一个穿着侍应服饰的英俊男人跑了过来,恭敬地说:“小姐,您有什么吩咐?”

魏娜厌恶地朝我一指,说:“把她给我赶出去,她得了恶病,别让她传染给别人。”

周围的人一听说我有恶病,都不由自主地后退了一步。

“这样的人,是怎么进来魏家的鉴宝会的?”

“别是偷溜进来的吧?”

“要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偷溜进来,那咱们的宝物岂不是很危险?”

魏娜听到这些话,脸色立刻就变了,高声道:“赶快把她给我抓起来,去查查是谁放她进来的,全都交给警察处理。我们魏家,向来最注重安全。”

那服务生答应一声,叫来两个保安,朝我冲了过来。

正阳真君说话了:“丫头,打他们右边肋下三寸。”

我还从来没跟人对战过,这次正好试试这一两个星期练拳的成果。

就在其中一个保安冲到我面前之时,我身子一矮,朝他肋下三寸狠狠打出一拳。

这一拳,带了一丝灵气,保安闷哼一声,扑倒在地。另一个愣了一下,我又迅速回身,窜到他身后,同样打向他的肋下三寸。

他应声而倒,所有人都愣住了,包括司秀和陈东南。

魏娜眼睛一瞪:“你还敢行凶?来人,给我上!给我狠狠教训她,别打死就行!”

就在这些保安如狼似虎地朝我扑过来的时候,忽然一声怒喝:“你们在干什么?”

保安们齐齐一顿,立刻站直,道:“家主。”

魏然大步走了过来,今天他穿了一套正式的西装,看上去一表人才、气质卓然。

此时他眼中带着怒气,目光朝那些保安一扫,保安们立刻入芒在背,浑身发抖,连头都不敢抬。

魏娜马上跑过去:“小叔,这个丑女人偷溜进来,肯定是想偷东西,她还打伤了我们的人,我正想赶她出去呢。”

魏然冷冷地瞥了她一眼,道:“放肆!不许这样跟元女士说话。”

魏娜愣住,魏然道:“元女士是我亲自邀请的贵客,你冲撞了贵客,赶快道歉。”

魏娜露出不敢置信的表情,还以为自己听错了:“什,什么?你要我跟这丑女人道歉?”

“住口!”魏然怒道,“你要是再这么无礼,就别怪我不客气,要禁你的足了,下个月的零用钱,也要减半。”

魏娜觉得万分委屈,眼泪在眼眶里打转,但她忍住了,咬着牙,对我说:“元女士,对不起,是我误会你了。”

我淡淡道:“无妨,我不跟小孩子一般见识。”

她仿佛受了天大的侮辱,面色惨白,眼光怨毒无比,仿佛要在我身上烧出一个洞来。

魏然生怕她会说出什么无法挽回的话来,怒道:“回去待着。”

她转身跑了出去,眼中噙着泪水,恨不得将我千刀万剐。

不知为何,我觉得非常的爽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