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0章 鉴宝会/恐怖女主播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以前遇到这种事情,我只能够隐忍,但现在不同了,我手头有了些钱,又会了一点功夫,还能够捉鬼驱鬼,虽说只是个菜鸟,但比普通人还是好上不少,又有人给我撑腰,终于扬眉吐气了一回。

老是忍着,是会憋出病来的。

魏然和蔼地说:“这孩子被他父母给惯坏了,元女士,请见谅,我会好好教导她的。”他岔开了话题:“尊师没有来吗?”

我保持着淡淡的笑容,说:“他老人家说,一个人惯了,不喜欢来人多的地方,让我随便看看,回去给他讲讲见闻就行。”

他本来也没有想过我师父真的会来,便道:“元女士,来,我带你参观。”

我和他并肩而行,往珍宝馆那边走去,围观的众人都满脸不敢置信。

“那个女人到底是什么来头?”有人低声道,“居然能跟魏家家主谈笑风生,要知道,魏家在山城市可是顶级家族。”

“就是啊,据说上次蓉城的李家想要在山城市发展,带着厚礼上门求见,魏家家主连面都没有见,只让手底下的亲信接待,难道这个女人比李家还要厉害不成?”

司秀和陈东南脸色十分难看,呆在原地好半天才回过神来。

“东南,我刚才是不是听错了?”司秀说,“元癞子居然和魏然先生是朋友?她何德何能?”

陈东南拿着酒杯的手有些发抖,他这次好不容易拿到入场的请柬,本来是想来讨好魏娜,想方设法和魏家攀上关系的,却没想到遇到了这样的事。

魏然要是动怒,只需要一根指头,就能让他们陈家万劫不复。

他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,再也待不下去了,转身就走。司秀急忙道:“你要去哪儿?”

“不走留在这里丢人现眼吗?”陈东南狠狠瞪了她一眼,如果不是两家父母想要联姻,他才看不上这种蠢女人。

他拉起司秀,快步离开了会场。

我现在的耳力越来越好,自然也听到了这些议论,心中暗暗道,原来魏然的地位这么高,这个大腿要抱好,今后肯定大有用处。

珍宝馆之中的装潢显得非常典雅,像博物馆一样,有许多阵列台,上面摆放着一件件宝物,有的宝物下面有解说,有的没有,凭的全是眼力。

魏然微笑道:“元女士你看看,有没有看得上眼的?我买下来送给你,也算是我的一片心意。”

我笑了笑,表示感谢,今天来我根本没有想过买东西,我那些钱,估计连这古董的一块碎片都买不起。

而魏然的东西,那可是不太好拿啊。

我一件一件看过去,正阳真君在耳机里叹息:“还说是什么鉴宝会,这些哪里是宝贝,不过是些小玩意儿罢了。”

这些古董的价值动不动就上亿,有的价值数十亿,在他老人家眼里,也不过是小玩意。

魏然盯着我的耳朵,我戴的是植入式耳机,但他的眼力极强,一眼就看穿,悄悄地跟部下下令,好好调查。

不久之后,部下就报告,我的确是在和人通话,但查不到对方的信息,通讯讯号传出去之后,就消失了,没有经过任何卫星或者基站。

魏然悚然一惊,这是什么高科技?

或者,这根本就不是科技,是法术?

他看我的眼神变得更加郑重。

我发现,他对我的态度更加恭敬和热情起来。

将珍宝馆看了一圈,正阳真君没有看上什么东西,魏然上来道:“元女士没有看得上的吗?”

我摇了摇头,他连忙说:“没关系,待会儿还有斗宝会,斗宝会之后还有交易会,您总会找到好东西的。”

此时,众人都三三两两地来到了斗宝会场,纷纷落座,魏然给我安排了一个靠前的位置,我正要坐下,忽然听到有人叫我:“君瑶。”

“唐先生。”我招呼他,“你来了?快,这里坐。”

魏然微微皱了皱眉头,目光在唐明黎脸上扫过,笑道:“元女士和唐少是好朋友?”

我点头道:“没错。”

魏然上前和唐明黎握手,道:“唐少,欢迎。”

唐明黎微微点头:“有劳魏家主帮我照顾君瑶。”

魏然奇怪地看了看我们:“两位是……情侣?”

“不是。”我抢着说。

唐明黎脸上闪过一抹不悦,这一切都被魏然看在眼中,他沉默了片刻,笑道:“我就不打扰两位了,请随意。”

他一走,唐明黎就问道:“你怎么和魏然认识的?”

我并没有细说:“练拳时认识的。”

唐明黎眉头皱得更紧,说:“魏然不是个简单人物,你跟他来往,要千万小心。”

我点了点头,坐定之后,听后面有人轻声议论:“那是唐少吗?”

“唐少是什么人?”

“我也不是特别清楚,他的舅舅是郭家的一个旁支,不过这个旁支很受重用。”

“郭家?是不是就是最近风头很劲,隐隐有赶超魏家之势的那个郭家?”

“没错。听说魏家在首都那边有很大的靠山。”

“哼,就算如此,那也只不过是个外家而已,也当得起一个‘少’字?”

“这位唐少在魏家可是很受礼遇的,你少说话,得罪了他,可就相当于得罪魏家了。”

“怕什么?不过是寄人篱下的拖油瓶罢了。”

“小声点。”

我偷偷看了唐明黎一眼,这些话他很显然也听到了,但是却丝毫不为所动,这份定力实在让人佩服。

当然,我才不相信他是什么拖油瓶,他的能量很大,背景绝对不简单。

就在这个时候,我忽然看到了一个人。

尹晟尧!

我连忙低下头,在门边的时候,魏然跟在他的身侧,毕恭毕敬,丝毫不敢怠慢,但他抬了抬手,魏然便立刻退了开去。

他大步走了进来,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,也没有任何人认识他。

奇怪,尹晟尧的身份应该很高,这些人为何都不认识他?

对了,听他的口音,不像是山城人,可能刚来山城市不久,没有什么人认识也正常。

他似乎也发现我了,转头朝我看来,我立刻低下头,他眉头微微皱起,不再理会我。

他坐在一个角落的位置,别看那位置不起眼,其实整个屋子都尽在掌握之中。

我心中暗暗惊讶,这个男人城府绝对很深,有很强的操控欲,也有很大的野心。

这样的人,都是一代枭雄。

我的手紧紧握成拳头,什么时候,我才能报仇呢?

忽然一只手伸过来,握住了我的拳头,我抬头一看,是唐明黎。

“冷静一点。”他和蔼地说,“别怕,有我在呢。”

我勉强笑了笑,说:“谢谢。”

这时,魏然又亲自带着三位年纪比较大的男人走了进来,其中一位我在电视上见过,是为鉴宝大师。

唐明黎说:“这三位名叫汤祖来、韩云和华有为,都是鉴宝界德高望重的人物,都是火眼金睛,能够请动他们,魏家倒是很有面子。”

很快,鉴宝大会开始了,十件海选出来的宝物被一件件放到台上,有宝物的主人出面介绍自己的宝物。

那三位评委脸色平静,他们什么没见过?就算是国家级宝物,也不会让他们心中有半点波澜。

忽然,正阳真君“咦”了一声,说:“居然有好东西。”

我抬头一看,一位穿旗袍的少女抱着一只红色的木头盒子走了上来,主持人说:“这一件,是一味珍贵的药材。送它来参加鉴宝的,是一位常年在长白山中行走的挖参人。”

众人一听,全都来了兴趣,人参是非常难得的,市面上最多是三年五年的人参,几十年的就很贵的,上百年的更是能拍卖出千万高价。

主持人打开盒子,里面居然是一片叶子。

那叶子苍翠欲滴,非常漂亮,足有成年人手掌一般大,上面的纹路泛着淡淡红色,像人类的血脉。

众人不免有些失望,原来不是人参。

我却隐隐感觉到叶子之中蕴含着一股灵气。

主持人有些尴尬,说:“那位挖参人说,这是一种失传上百年的灵药——延命叶,据说吃了能够延长一个月的寿命。”

“胡说八道。”他还没说完,评委华有为就站了起来,怒道,“我出身中医世家,从来没有听说过这味药材!这就是普通的梧桐树叶。你们怎么能让这样的骗子混进来?”

一个衣服有些破旧的中年男人从人群中站了起来,怒道:“我们村子代代相传的事情,怎么会是假的?这就是延长寿命的灵药,你们不懂不要乱说。”

华有为冷笑一声,说:“愚昧!这种民间传说多不胜数,居然还有人当真!”

周围的观众都低声嗤笑起来,续命的灵药?谁信啊。

正阳真君道:“这的确是一味灵药,但不是叫延命草,而是叫桂兰枝,叶子的药效很低,就算炼成丹药,也只能续命一个月左右,真正值钱的是它的根茎,可炼成延寿丹,能续命一年。”

他轻轻叹了口气:“一年,对于凡人来说,是多么珍贵啊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