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1章 收鬼壶/恐怖女主播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此时,那个挖参人气得浑身发抖,魏家更是叫了保安来,将他拖了出去。

我拉了拉唐明黎的袖子,压低声音说:“那是好东西,咱们去悄悄买下来。”

唐明黎听到我说“咱们”,似乎很高兴,我俩偷偷跟了出来,见保安将挖参人扔出门去,嘻嘻哈哈地嘲笑侮辱他,将那片树叶扔在他的身上,道:“拿着你的宝贝滚吧。”

挖参人满脸屈辱,将树叶小心翼翼地放进盒中,咬着牙,一瘸一拐地离开。

我冲上前去拦住了他,他警惕地盯着我,说:“你们要干什么?”

我微笑道:“阁下贵姓?”

“海威。”

“海先生,别人不认识你这宝贝,但我认识,我想买下,你看如何?”我说。

海威怀疑地盯着我:“你真要买?别是骗我吧?”

“当然是真的。”我认真地说。

他问:“你出多少?”

我说:“我没有钱。”

他勃然大怒:“你是专门来消遣我的吗?”

“当然不是。”我咬了咬牙,从包里拿出一只盒子给他,“我用这个跟你换。”

他半信半疑地接过去,只看了一眼,眼睛就瞪大了。

那是一棵五十年的灵芝。

年份高的灵芝十分罕见,一棵五十年的,价值足以抵得上一棵百年人参。

“换,换,当然要换。”他生怕我拿回去,将树叶扔给我,我又说:“换可以,不过你得告诉我这树叶是从哪里得到的。”

挖参人说:“我有次在长白山里挖参,迷路了,走进了一处从没去过的地方。整座山都大雪纷飞,只有那里温暖如春,里面长着很多我没见过的植物,我只认得这个。我们村子代代相传,说百年之前,曾有位仙人用这延命叶给村民续命,让他足足多活了一个月。”

我心头火热,又问:“那地方在哪儿?”

“我摘了叶子就离开了,后来再也没找到那儿。”他摇头叹息,悔恨道,“可惜那树上只有一片叶子,不然我还能多摘点。”

正阳真君道:“他说的是真的,有桂兰枝生长的地方,四季如春。他说的那地方,估计长了不少灵植,等你再强些,可以去找找,现在别去,太危险。”

我带着叶子回到了鉴宝会现场,唐明黎道:“你真的相信这个能续命?”

我坚定地点头,他张了张嘴,似乎想说什么,但终究什么都没有说。

“现在,我们来看斗宝会最后一件宝贝。”在主持人清朗的嗓音中,一只青铜酒壶被捧了上来。

“咦?”那三个评委面色都凝重了起来,让女侍应将青铜壶拿到面前,仔细地看。

“看这铸造手法和图案,像是西周末年楚国的东西。”汤祖来摸着胡子说,“不过,我从来没有见过这种造型的酒壶。”

“我看着也奇怪,可又不像是假的。”韩云也道。

华有为说:“假如这玩意儿是真的,那意义可就不一般啦。”

正阳真君问:“丫头,你觉得这铜壶如何?”

我皱眉道:“让我很不舒服,有股极重的阴气。”

“哈哈,这是当然。这玩意儿叫收鬼壶。”正阳真君道,“是古代的巫师用来收鬼用的。这铜壶上面有封口,说明里面封有鬼物。如果打开,以你的道行,要解决很困难。”

话还没说完,就听见韩云道:“把盖子打开看看吧。”

说着他就去开盖子,我一惊,连忙站起来道:“开不得!”

众人的目光全都聚集在我的身上,韩云有些不高兴,问:“为什么开不得?”

“这东西我认识。”我说。

众人一片哗然,那三个评委却笑了,笑容里全是不屑。

“人家专家都不认识,你一个小女孩能认识?”有人哈哈大笑道,“别让人笑掉大牙。”

“就是,班门面前弄大斧,这是脑子有病吧。”

“唉,现在的年轻人啊,为了出风头,什么蠢事都干。”

唐明黎走了过来,站在我身边,表示支持我,魏然有些惊讶,眼中满是兴趣。

连尹晟尧也深深地望着我,眼中满是探究。

“那好。”韩云冷笑道,“小姑娘,你就说说,这到底是什么东西?”

“这是收鬼壶,古代楚地的巫师用它收鬼。”我上前指了指壶盖,“看到这个花纹了吗?这是封印,有这个封印,说明铜壶之中封有鬼物,千万不能打开,否则必有祸事。”

三个专家互相看了一眼,然后哈哈大笑起来。

“小姑娘,你是恐怖电影看多了吧?我做了几十年的鉴宝人,就没见过妖魔鬼怪。”韩云又是好笑,又是鄙夷,挥手道,“好了好了,退下去吧,别在来妨碍我们。”

我皱眉道:“韩先生,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,你这一开,现场这么多人,可不是一个两个的事儿。”

华有为不屑地说:“你师承何人?拿过什么学位?有什么学术著作?”

我有些脸红,说:“没有。”

旁边一个观众嘲笑道:“你什么都不是,还敢来专家面前大放厥词?潘先生,你们怎么能放这种人进来?”

魏然的脸色有些不好,但站在那没有动,他信不过我,但相信我背后那个师父,如果真是我师父的意思,那说不定是真的。

此时,韩云已经在拧铜壶的盖子了,我脸色大变:“不要!”

唐明黎动了,冲上前去,以极快的手法将铜壶抢了下来,韩云大怒:“你干什么?保安!”

我瞪大了眼睛,直直地盯着那把铜壶,铜壶上的盖子已经开了,拿在韩云的手上。

静。

韩云叫起来:“我说过,哪有什么鬼?我看是你们在装神弄鬼,魏先生,今天我把这话撂这里了,他们不走,我马上走。”

魏然连忙过来劝解,韩云毕竟是德高望重的专家,身后还有韩家撑腰,他也得罪不起。

韩云油盐不进,必须把我们赶走,魏然只得说:“元女士,唐少,不如我们到楼上喝杯茶?”

话音未落,忽然听到一声尖叫,坐在前排的一个贵妇站起身来,惊恐地指着唐明黎手中铜壶。

铜壶之中,缓缓地飘出了一股黑色的雾气。

正阳真君道:“鬼物出来了,还好只是个恶鬼,先躲开。”

我立刻叫道:“快闪开!”

唐明黎立刻将铜壶扔到台上,壶口中的黑气越来越多,前排的贵客们惊慌逃窜,连韩云都露出了惊恐的神情。

“老韩,快走吧。”华有为拉了他一把,“就算不是鬼,也可能有炸弹啊。”

这句话给了韩云台阶下,他转身就跑,会场中一时乱作一团。

我从包里掏出朱砂,在桃木短匕上画了一个符咒,纵身冲了上去,朝那黑雾刺了过去。

黑雾速度很快,猛地钻进了跑得最慢的一个女人身上,她浑身一抖,双眼翻白,转身朝我扑了过来。

我一剑朝她胸口刺来,却听魏然道:“不要伤她,她是市长夫人。”

我顿时欲哭无泪。

这一剑一拐弯,刺在她的肩膀上,桃木剑伤不了肉身,没有刺穿皮肤,附身在她身上的恶鬼却被伤了,怒吼一声,一拳打在我的胸口,将我打飞了出去。

唐明黎立刻上来阻拦恶鬼,正阳真君道:“不能硬拼,将它打出这女人身体。”

我用朱砂在手心画了个符咒,乘着唐明黎将她引过来,立刻绕到她的身后,狠狠拍在她的后背心。

她低呼一声,黑雾从她口中冲出,在半空之中盘旋,寻找下一个附身之人。

“丫头,这样不是办法。”正阳真君说,“屋子里都是凡人,被恶鬼附身之后,虽然不死,也要大病一场。你要先将它困住。”

我想起那小册子里提到的一个困鬼之法,咬破食指,混合朱砂,在台子上画了一个阵法,然后拿出几面红色的小旗,插在五个方位。

此时,那恶鬼又附身在了一个中年男人的身上,我叫道:“唐先生,将它引过来!”

唐明黎正与它交手,几个保安也在围堵帮忙,只是顾虑中年男人的身份,不敢下重手。

唐明黎往中年男人脸上打了一拳,然后抓住他的胳膊用力一拧,反折在身后,然后押了过来,扔进了阵法之中。

正阳真君道:“好,就是现在,用收鬼壶收了他!”

我抓起地上的铜壶,将灵气注入其中,铜壶居然亮起了一层浅浅的金色光芒,我立刻将壶口对准了中年男人。

中年男人露出痛苦的神色,口中发出野兽一般凄厉的惨叫,身体弓成一个恐怖的形状。

忽然,他猛地张开嘴,黑雾从他口中喷出,尽数吸入了铜壶之中。

我立刻盖上了壶盖,这才松了口气,额头上全是冷汗。

“丫头很有天分嘛。”正阳真君道,“本以为现在灵气枯竭,道统遗失,凡间已经没有什么人可以传承修道衣钵了,看来并非如此。”

我心中一动,难道他想收我为徒?

我立刻跑到后台,见四下无人,立刻跪下,朝着天空中磕了个响头,说:“师父在上,受徒儿一拜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