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4章 群鬼出笼/恐怖女主播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神经病。”四人白了我一眼,“让开让开,咱们黄少要进去探险。”

四人之中,有个穿着一身名牌的的公子哥,嘴里叼着根烟,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。

我急道:“这工厂太危险了,你们就算要来,也等白天再来吧。”

“滚开。”那个画着浓妆的少女上来推我,我灵敏地避开,她没站稳,差点摔倒。

她恼羞成怒,骂骂咧咧地冲上来抓我脸,我现在力气很大,只是随手推了她一把,居然把她推了个四脚朝天。

她不依不饶地喊道:“黄少,她打我。”

黄少三人朝我围了过来:“怎么着,这工厂是你家的啊,不让人进还打人?”

“今天你不跪下道歉,别想走。”

“对,赶快给我跪下!向我们小丽磕几个响头。”

【握了个草,就你们几个小瘪三居然敢对我们主播动手,不想要命了吧?信不信我们一人一口唾沫就能淹死你?】

【直播间的观众有五十万了,主播的粉丝也快上百万,你们确定要跟这百万人为敌?】

【我去,这个人我认识,什么黄少,他叫黄岳,他老子是包工头,最喜欢吹牛,我们圈子里都叫他黄大嘴,一个纯粹的暴发户。嘿嘿,敢得罪我偶像,看我怎么收拾他。】

其中一个穿白T恤的少年抬手往我脸上打来,忽然一只手从旁边伸出,抓住了他的胳膊。

他满脸痛苦,缓缓地跪了下去:“放手!你给老子放手!”

唐明黎冰冷的目光在众人脸上一扫,说:“给你们三分钟的时间,立刻给我滚,不然就别怪我以大欺小。”

黄少呸地一声吐掉烟头,嚣张地说:“你特么是谁?跟我作对,你知不知道傲哥是我的什么人?”

唐明黎放开T恤少年,猛地朝黄少的面门打出一拳,这一拳带着凌厉的风,如果被打中,鼻梁骨是别想要了。

这一拳生生停在他的鼻尖之前,带起的风刮在他的脸上,生生的疼。

死一般的寂静。

黄岳脸色惨白,额头上满是豆大的汗珠,好半天都没回过神来。

唐明黎收回拳头,冷冷地看着他,说:“还不快滚!”

黄岳吞了口口水,转身就往外走,另外三个立刻追了上去。

“黄少,我们就这么走了?”白T恤少年不甘心地说,

“就是,黄少,你可跟方少他们打了赌啊,今晚要在里面睡一晚上,赌注可是一辆奥迪啊。”小丽提醒道。

黄少咬了咬牙,那辆奥迪他才刚到手不久,如果让他爸知道他输给别人了,他爸一定会打死他的,今后别想要零花钱了。

“黄少。”一直没说话的那个瘦削少年说,“我知道那边围墙有个破洞,咱们可以从那里钻进去。”

黄岳眼睛一亮:“他不让我进去,我偏要进去!”

此时,我和唐明黎、小林三人已经走进了生产车间之内,就在这时,一个瘦小老头悄无声息地钻进了厂区。

此人正是魏然所找的那个帮手——董大师。

谁都没有发现,在暗处,有一道高大的身影正在悄悄地注视着所有人,目光复杂而犀利。

生产车间里的机器早就被卖掉了,只剩下一个巨大的破败房屋,小林说:“前些天,有人见到当年失踪的三人在这间车间里出没,似乎在寻找着什么,我们四处找找,看能不能找到什么线索。”

我拿着狼眼手电,在地上扫过,一团团深黑的印记映入我的眼帘,我一一向观众解释。

“五年前,一个流浪汉死在这里,据说他是自杀的,但诡异的是,他居然将自己的脑袋砍了下来。”

“三年前,死在这里的是个出租车司机,明明这一带根本没有什么住户,没人知道他为什么会来这里。警方猜测他是送乘客来的,但四周并没有第二个人的痕迹。”

“还有这里……”我步子忽然一顿,感觉脚下的地板似乎有些不对。

如果是以前,这种感觉肯定被我忽略了,但现在我的五官都很敏锐。

我俯身在那一大块血迹上面轻轻敲了敲,立刻招呼道:“你们快过来,这下面是空的。”

小林和唐明黎立刻聚了过来,他们拿出螺丝刀,在地砖上撬了一下,咔哒一声,地砖被掀了起来。

地砖下面,居然是一串钥匙。

这些钥匙看起来年代久远,都有些生锈了,我惊道:“难道那三个人在找的,就是它?”

小林皱起眉头,说:“当年国家派人来清理工厂的时候,发现有很多重要资料都不见了,找遍了整个厂区都没有找到。难不成那些资料还在厂子里,这就是打开它的钥匙?”

他眼中闪过一道锋芒:“我们一定要找到那些资料。”

就在这时,厂区深处忽然传来一声尖叫,我们一惊,立刻循着声音追了过去。

这厂区里就像迷宫一样,到处都生着青苔和铁锈,我们刚刚转过一个拐角,忽然三个少年冲了过来,正是黄少三人,他们惊恐地叫道;“鬼,有鬼啊!救命!”

“到我身后来。”我大叫一声,三人立刻窜到我们身后,我冲过去,小丽正在地上不停地挣扎,一股巨大的力量拉扯着她,将她拖进了一个黑漆漆的房间。

我追过去的时候已经晚了,那房间里伸出无数惨白的手,死死地拽着小丽的双腿。

“救我!救……啊!”小丽的指甲在地上留下一道血痕,被猛地拉进了房间,铁门轰然关上,殷红的鲜血顺着门缝流淌而出。

我上去猛地拽门,却发现铁门居然上着一把巨大的铁锁。

“让开。”唐明黎走上来,拿起一根铁棍,往锁上狠狠一打,锁应声而开,我推开门,一股浓郁的血腥气扑面而来。

我用狼眼手电筒一扫,屋子里有一大滩血迹,却没有看到小丽的尸体。

房间里空空如也,无数的鬼魂和小丽,都失踪了。

【刚才那一段实在是太刺激了,比美国的恐怖片还要吓人。】

【人贱自有天收,哼哼,这个绿茶表敢欺负我们家主播,看,现在遭报应了吧。】

唐明黎转身就抓住黄岳的衣领,怒道:“不是让你们回去吗?为什么还要来?”

黄岳瑟瑟发抖,说:“我,我只是进来看看,没想到真的有鬼啊。”他痛苦地抱着脑袋,“小丽是我的表妹,她死了,我怎么跟姑姑交代啊。”

【切,别假惺惺的了,我都看见了,刚才是你推了她一把,她才会被那些手抓住的。】

【就是,我也看见了,真是个渣男、怂货。】

【渣男去死,我已经截图了。】

我气得不行,却无可奈何地说:“算了,先送他们回去吧,人已经死了一个了,别再死人了。”

【主播你太善良了,你这样的脾气会吃亏的。】

【这种渣男,还是让他被鬼杀死吧。】

【被鬼杀死+1】

“谢谢,谢谢你们。”黄岳低头道谢,但眼底却闪过一抹阴暗的凶光。

“等等。”小林走进那间黑漆漆的房间,说,“这是当年的档案室,那些资料就是在这里失踪的。”

唐明黎似乎想到了什么,严肃地说:“白鬼,当年的毒气泄露案,到底跟你有什么关系?”

小林身体一颤,沉默了片刻,说:“我的父亲,就是化工厂的厂长,我从小就在厂里长大。他最看重安全,我绝对不会相信厂里会出现泄漏事故,除非是人为。”

他深吸了一口气,说:“当时我还太小,这些年来,我一直在查访这件事,发现当年以副厂长黄秋华为首的一群厂领导,在偷偷地将厂里一些机密的化工研究成果和材料卖给外国人。”

【哇!大爆料啊!居然能听到这样的机密。】

【这可是间谍罪,一旦查实了,是要杀头的。】

【怪不得那些人当年要弄个什么毒气泄漏事故,害死厂长和那些知情工人呢,简直禽兽不如啊。】

小林继续道:“近些年,我查到了一些蛛丝马迹,也有了一个罪犯名单,但是我发现,那些人,一个接一个地死了。”

“什么?”我们面面相觑。

小林环视四周:“他们全都死在这间废弃的工厂里。”

我抽了口冷气:“难道之前我们在生产车间里看到的那些血迹……”

“没错,那些人全都和当年的惨案脱不了干系。”小林的目光忽然落在了黄岳的身上,说:“你今天真的只是来探险的吗?”

黄岳浑身颤抖,抖抖索索地说:“你,你在说什么?我不懂。”

“不懂?”小林冷笑道,“黄岳,你的父亲,是不是黄秋华?”

这句话振聋发聩,直播间里弹幕如飞。

【怪不得我觉得这小子这么奇怪呢,原来是那禽兽的儿子。】

【这么说来,他今天是来找当年那些遗失的资料?】

【里面肯定有他父亲犯罪的证据!】

【真没想到啊,这小子一副吊儿郎当的猪哥样,居然还是个隐藏boss啊。】

“就算我父亲是黄秋华又怎么样?”黄岳硬着脖子说,“那也不能说明什么。对了,你说这么多,有证据吗?没证据,就是毁谤!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