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6章 惊天一剑/恐怖女主播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这些鬼魂全都浑身焦黑溃烂,当年泄露的化学气体会灼伤人的皮肤,看起来就像烧焦一样,最可怕的是,它被人吸进去之后,还会烧焦人的呼吸系统,让人活活憋死。

当年的死者,都死得极为凄惨,他们的冲天怨气盘踞工厂多年,个个都已经进化成了怨鬼。

以我现在的实力,对付这么多怨鬼,根本不可能。

“明黎,把你的手机借我。”我拿过唐明黎的手机,快速登陆我的黑岩账号,重新打开了直播间。

【主播回来了!太好了,我还以为你被鬼杀了呢。】

【哈哈哈,主播一定有主角光环,死不了。】

【呜呜呜,主播,人家刚才吓死了,都哭了好久。】

【主播不死!】

【主播不死+1】

……

【主播不死+100】

“各位,如你所见,我还活着。”我说,“不过,估计用不了多久我就要死了。”

我将手机镜头一扫,无数的鬼物出现在屏幕上。

【老天,怎么这么多!】

【主播挺住啊,我们用打赏支持你!】

“各位,祝我好运吧。”我找出正阳真君的账号,请求通话,但那边没有任何回音。

我一看,他根本没上线。

完了,今天真是天亡我也。

就在绝望之时,忽然铃声响了起来,我一看,是一个叫“黄山君”的人发来的好友请求。

我立刻通过,接通了通讯。

“姑娘,正阳真君那老头子介绍我看你的直播,挺有意思的嘛。”那边的声音很年轻,听起来像个少年,却跟正阳真君平辈论交,想来也是个高人。

“求前辈救命。”我立刻祈求道。

“哈哈哈,我最喜欢年轻小姑娘求我了,来来,再求求我。”黄山君吊儿郎当地说。

我一脸无语,只得捏着喉咙说:“黄山大哥,求求你了,救命啊。”

“好,你叫我一声大哥,这忙我帮了!”他说,“今夜阴气大盛,而女性属阴,可谓阴上加阴,正好可以抵挡鬼物。放血,画地为牢!”

我直接划破掌心,用鲜血在我们三人四周画了一个圈。

鬼魂们冲了过来,却仿佛被一道无形的屏障拦住,黄山君又说:“你手中是雷击木,又是百年桃木,威力强大,你却不懂使用。将灵气注入其中!”

我照着他所说,将全身所有灵气全部注入桃木剑中,雷击木剑忽然泛起淡淡的金属光泽,我抬起剑,朝着对面的五六个怨鬼一指,道:“太上老君教我杀鬼,与我神方。上呼玉女,收摄不祥。神师杀伐,不避豪强,先杀恶鬼,后斩夜光。何神不伏,何鬼敢当?急急如律令!”

随着“令”字出口,一道金光自我剑尖射出,打在那群怨鬼之中,怨鬼发出凄厉惨叫,全都化为黑烟,钻进了我的口鼻之中。

前方开出了一条道路,我灵力耗尽,大喊了一声:“走!”身体便软了下去。

唐明黎将我扛起,疾奔而出,不顾一切地冲出了厂区大门。

轰隆!

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,厂区发生了剧烈的爆炸,冲天的火光和浓烟在这夜色之中翻滚。

【主播刚才那一剑简直惊天地泣鬼神,我已经录下来了。】

【主播每次都能带给我们惊喜。】

【但这次的直播还留下了很多的谜团,我想知道,直播断掉的这段时间里,到底发生了什么。】

【是啊,那个密室到底是用来做什么的?化工厂里到底隐藏着什么秘密?】

【各位,你们不觉得爆炸有蹊跷吗?总不会是鬼魂引爆的吧,这里面肯定有阴谋。】

我浑身无力,说:“各位观众,我们已经报警了,想来警察应该会给大家一个满意的结果。”

说完,我没有看弹幕,直接关闭了直播间。

此时的我已经筋疲力尽,在唐明黎的怀中沉沉地睡了过去。

醒来已经是两天之后了,我躺在唐明黎的家中,他坐在床边,神情显得有些憔悴。

我活动了一下手脚,经过两天,身体已经完全恢复了,灵气居然还增加了几分。

将灵气全部用完之后,虽然会脱力,却能让灵力增加,怪不得正阳真君说,实力是在战斗中提高的。

“事情怎么样了?”我问。

唐明黎说:“警方在废墟之中调查了两天,现在已经有了初步的结果。”

他打开电视,正在播放新闻发布会,警方宣布,九十年代,以副厂长黄秋华为首的一批犯罪分子在厂区内开辟密室,利用技术之便制毒贩毒。

后来化工厂因为经营不善即将破产拍卖,他的罪行又被老厂长和一些工人发现了,为了逃脱罪责,他故意泄露了有毒气体,害死了当晚的十几个工人。

我皱起眉头,制毒?

绝对不会这么简单,尹晟尧不会去抢制毒的资料,毕竟有点化学水平的人都能制造出来。

唐明黎拿出一个平板电脑,递给我道:“这是我从你直播的录像里截下来的。”

我一看,居然是刚进入厂区,在那个亮灯办公室里拍到的鬼魂。

“你看桌上的文件。”他将图片放大,“你手机照得非常模糊,我让人用最先进的仪器对照片复原。”

那些文件上全都是公式和英文,我全都不认识。

“这是啥?”

唐明黎脸色凝重,说:“我请了国内最好的科学家看过,他们说,这是在制造一种药物,这种药物能开发人的潜力。”

我抽了口冷气:“开发潜力?难道是超能力?”

“很有可能。”唐明黎道,“可惜资料太少。”他顿了顿,问我:“当时劫持你的那个人,你真的没看见他的容貌吗?”

我想起尹晟尧的威胁,只觉得浑身发冷,连忙摇头道:“密室之中伸手不见五指,哪能看得到。”

他满脸的可惜。

这几天没去看弟弟,我有些不放心,便跟唐明黎告辞,婉拒了他的接送,自己坐公交车前往医院。

公交上的电视也在报道化工厂的新闻,记者提到,在化工厂附近,警察发现了一个被剥光了衣服的人,找到他的时候,他被人打晕了,昏迷不醒,猜测可能是流浪汉。

我当时并没有放在心上。

进了病房,我看见沈安毅静静地躺在雪白的病床上,护工护理得好,他身上干干净净,面容安详,就像睡着了一般。

我心头发酸,轻轻抚摸他的额头,掏出了疗伤丸。

这个药可以治疗外伤,安毅成这样,就是外伤所致,不知道会不会有用。

我咬了咬牙,将药丸塞进了他的口中。

我坐在床边等了整整一天,也没能等到沈安毅醒来。

果然不行啊。

我又不能直接问正阳真君他们几位开口要,惹得他们生气了,以后什么都没有了,只能继续直播,讨他们欢心,说不定哪天他们就能打赏我一张能治好安毅的丹方呢。

“你就是沈先生的姐姐吧。”正好医生来查房,我连忙起身打招呼:“秦医生好。”

秦医生名叫秦皚,这个字很少见,我查了字典才知道读“ai”。

秦皚医生长得很清秀,一表人才,身上穿着白大褂,显得高大挺拔,据说是全院女护士的男神。

“秦医生,谢谢你对安毅这么照顾。”我连忙道谢。

他摆手道:“你是唐少的朋友,就是我的朋友。不过……你弟弟这个病情,有些奇怪。”

我心头一紧:“怎么了?”

“从他的检查来看,他的伤都已经好得差不多了,他的脑部CT也没有任何问题,但他就是一直沉睡不醒,我从医八年了,第一次看见这样的情况。”他叹了口气,说。

我心中大急,怪不得我给他吃疗伤丸不管用。

他无奈地说:“或许是精神问题,他自己不愿意醒来也是有可能的,总之先观察吧。”

我有些失魂落魄,秦皚迟疑了一下,说:“有些事情,不是用科学可以解释的,元女士,你要有心理准备。”

我愣了一下,秦医生这是什么意思?

正阳真君的小册子里说,活人昏迷不醒,有可能是灵魂出窍,但出窍之后,七天之内不能回来,必死无疑。

如果不是出窍,就是神魂受损?

我焦急地抓着头发,要是我懂医术就好了,说到底,还是我太弱了。

忽然,我听到外面有吵闹声,出门一看,原来是一个病人家属抓着秦医生的衣领,破口大骂。

我问旁边围观的一个大妈: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
那大妈撇了撇嘴,说:“他妈脑溢血,在ICU里躺着呢,他要进ICU,医生不让。这ICU是能随便进的吗?这一家都是典型的医闹,来闹也不是一次两次了。”

秦皚耐心地解释着什么,那个粗壮男人挥拳就往他脸上打去,他往旁边一躲,粗壮男人打了个空,扑倒在墙角,正好撞上了头,血一下子就流了出来。

这下可捅了马蜂窝,那一家人男的女的都冲了上来,撕扯秦医生,还不停地喊:“医生打人啦!”

“这里是怎么回事?”一声厉喝,那一家人都停了下来,怒气冲冲地吼道:“你是谁?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