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9章 阴谋连连/恐怖女主播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郭暄指着他说:“这里是郭家,你一个外姓人,什么时候轮到你来插嘴。”

“住口。”苍老却中气十足的声音传来,众人一惊,便看见一个身穿灰色中山装的老人大步而来。

郭家父子三人都惊了,老爷子不是没几天活头了吗?怎么一眨眼居然或碰乱跳了?

此时的郭老爷子完全不像个病人,他精神奕奕,双目犀利而有神,中风后一直抖个不停的手也稳健有力,步子虎虎生风,仿佛一瞬间年轻了二十岁。

“老,老爷子你的病好了?”郭天雄惊道。

郭老爷子冷哼道:“怎么,你们不想我好?”

郭天雄连忙说:“老爷子,我这是为您高兴啊。您这是吃了什么神药?”

郭老爷子道:“这次多亏了明黎,给我找来了灵药,才能治好我的病,他是我们一家的恩人。你看你这两个儿子,像什么话,这姑娘是明黎的朋友,就是我们郭家的朋友,你们就是这么对朋友的?你们要气死我不成?”

郭老爷子积威已久,三人都低着头不敢说话,老爷子亲自走过来对我说:“姑娘,这两个混小子不懂事,你别跟他们一般见识,老头子让他们给你赔礼道歉。”

说完,狠狠地瞪了二人一眼:“还不快过来。”

两人有些不甘心,却不敢违背他的命令,只得心不甘情不愿地说:“对不起。”

两人垂下的眼睑中满是怨毒。

我红着眼圈,咬了咬牙,哽咽着说:“没事。”

唐明黎眼睛微微眯起,眼底有冷光扫过。

郭老爷子叹了口气,说:“天雄,养不教父之过,你也不必留在老宅了,带你这两个儿子回去,好好管教。”

郭天雄脸色一变,老爷子这意思,是不想让自己管家族里的事情了?

“老爷子。”郭天雄怒气冲冲地说,“我怎么也是你的儿子,他郭天锋不过是个旁支子弟,他有什么资格管家族的事?”

郭老爷子气得怒吼:“你这个逆子,我让谁来管事,还轮不到你说话,出去,统统给我出去!”

郭天雄哼了一声,拂袖而去。

郭暄临走时冷冷地瞥了我一眼,嘴角勾起一抹阴森的弧度:“丑丫头,走着瞧吧。”

唐明黎道:“你有什么都冲我来。”

郭暄不再说话,但眼中的憎恨像刀子一样锋利。

人都走后,郭老爷子说:“明黎啊,那位卖给我们神药的人是谁?我们得好好谢谢人家啊。”

唐明黎道:“我答应过那位老前辈,不能向任何人透露他的消息。”

郭老爷子叹息道:“太可惜了,如果能把他请来我们家做供奉,我们郭家一定能更进一步。”

唐明黎意味深长地说:“老爷子请放心,您一定能得偿所愿。”

郭老爷子面色一喜,但随即又恢复了正常:“那就借你吉言了。”

我心中暗暗吃惊,看郭老爷子的模样,似乎对唐明黎很是尊敬,如果真的像外面所传的那样,唐明黎只是寄人篱下,老爷子怎么会是这个态度?

唯一的解释,唐明黎有更深的背景。

唐明黎的唐家必然是个更加庞大的家族,只是他没有公开自己的身份罢了。

郭老爷子的事情解决之后,唐明黎送我回家,刚进家门,就听他说:“君瑶,我有一件礼物要送给你。”

我满头雾水,忽然门开了,一个高大的中年男人走了进来,将一个男人扔在我的脚边。

我抽了一口气,那人正是之前袭击我的瘦削猥琐男,此时他已经被打得不成人形,浑身是血。

“大少爷。”高大中年男微微俯首。

唐明黎点头道:“忠叔,有劳了。”

忠叔面无表情地说:“这是我应该做的。”

唐明黎抓住瘦削猥琐男的头发,将他提了起来,说:“董明,你好大的胆子啊。”

董明董大师浑身发抖,他惊恐地叫道:“唐大少,我要是知道您是唐家人,就是给我一百个胆子我也不敢啊。我错了,您就饶了我这一次吧。”

唐明黎冷声道:“说,到底是谁派你来的?”

“是魏然,魏家主。”他竹筒倒豆子一般将魏然给出卖了,“魏家主曾经多次雇我替他暗杀对手,这次他是想让我挑拨离间两位的关系。”

我明白,他不杀我,是对我背后的“师父”有所顾忌。

“魏然让我做的那些事,我可以全都告诉您,唐少,只要您饶我一命。”董明祈求道。

“我不感兴趣。”唐明黎侧过头对我说,“你想怎么处置他?”

我皱眉道:“把他交给警察吧。”

董明明显松了口气。

唐明黎笑了笑,说:“忠叔,按照君瑶说的做吧。”

董明不停地磕头:“谢唐大少,谢元女士。”

当时我没有想到,他刚进去没几天,就因为犯人打架,死在了里面,我听了浑身发冷,很显然,这是魏然下的手。

这个董明知道得太多了。

第二天我去医院看弟弟,顺路去书店买了两本书,秦医生说,让我经常跟他说话,给他讲故事,天长日久,说不定会有起色。

我刚来到门前,顿了一下,从门缝里看进去,发现那个漂亮的女护士,正把擦桌子的脏水,用针筒打进安毅的胃管里去。

自从弟弟成了植物人之后,无法吃饭,只能用胃管将流质食物打进去,平时都是鸡汤、牛奶之类的,还必须是温的,以免伤了胃,她居然敢打脏水。

我气得发抖,一脚踢开门,怒喝道:“你干什么?”

女护士吓了一跳,我冲过去抓住她的手腕,将她狠狠地推倒在地上:“你为什么要这么做?是谁指使你的?”

女护士眼珠子一转,跳起来就往外跑,我速度极快,一个箭步冲上去,抓住她的头发,脚下一绊,将她再次绊倒。

“救命啊,杀人啦。”女护士尖叫道。

医生们全都冲了出来,义愤填膺地说:“你干什么?赶快把她放开。”

秦医生奇怪地看着我,觉得我不是那种无理取闹的人,便问:“元女士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我气得眼圈发红:“她往我弟弟胃里打脏水!”

“什么?”旁边一个医生不信,“是不是弄错了,小黄不是这种人啊。”

“她作案的工具都还在病房里呢。”我怒道,“如果不信,大家都可以去看看,做个见证。”

华夏人最喜欢看热闹,都呼啦啦地跟了过来,病床边放着一盆脏水,我拿起针筒给秦医生看,秦医生脸色顿时就变了:“黄欣!你疯了吗?”

黄欣咬紧了牙关,一个字都不说,我胸膛里全是怒火,抓着她的衣领,将她提了起来:“说,到底是谁指使你干的?”

在刚才的争执之中,我的帽子掉了,露出我额头上的两颗瘤子,再加上我眼神凶恶,此时一定十分吓人。

黄欣吓得脸色都白了,浑身发抖:“我不能说,我要是说了,我爸妈就完了。”

秦医生皱了皱眉头,轻轻按住我的肩膀,说:“别着急,我帮你查。”

我深吸了一口气,放开了黄欣。

很快警察就来了,带走了黄欣,不过她的罪行不重,最多拘留两天。

我心疼地望着床上病弱的弟弟,狠狠地捏紧了拳头。

秦皚严肃地说:“元女士,你放心,这样的事情,不会再发生了。”

事情发生之后,听说黄欣没两天就放了出来,医院不肯开除他,是秦皚据理力争,才让她主动离职。

秦皚给我打了电话,隐晦地提醒我,我得罪了一个世家子弟。

郭暄,你欺人太甚!

夜色降临,山城市万家灯火,对于很多人来说,现在才是一天的开始。

半夜十二点,我来到一家KTV门外,远远地看见郭暄搂着两个女人走了出来,其中一个正是漂亮护士黄欣。

我的眼中弥漫起一抹森冷的光。

今晚郭暄没有钦点黄欣陪伴,黄欣只能自己打车回家,郭暄身边有保镖保护,我无法对他下手,只能先收拾黄欣。

如果换了以前,遇到这种事情,估计我只能以泪洗面,但现在不同了,如果我还一味忍耐,那我天天泡药浴练功干什么?

我拿出朱砂,在自己的手心之中画了一个符。

上次在医院的时候,我就发现了,黄欣的身上缠着两个婴灵,都是被打掉的胎儿,但它们太弱了,根本不会对黄欣有什么影响。

我穿着一件大衣,和她擦身而过,乘机将符咒印在它们的头上。

黄欣回到家中,她爸妈都是工薪阶层,能够住这么好的房子,全都是因为他勾搭上了好几个富豪,这次能够搭上郭暄这样的大少,只要能抓紧,多弄点钱,她下半辈子就吃喝不愁了。

她满心的得意,拿出郭暄给她买的LV包包,满意地在镜子前照来照去。

忽然,她看到了一只手。

那是一只惨白的小手,从她平坦的肚子里伸了出来。

“啊!”她一下子扔掉了手里的包,倒在地上,看着一只一只的小手将她的肚子撕裂,然后血淋淋的脑袋从里面钻了出来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