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4章 阴森的女人/恐怖女主播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我皱起眉头,这些传统的娱乐人,一般都是瞧不起我们这些主播的,认为我们都是靠卖肉吸引人气。只是没想到,明明是他们求着我们帮忙,却这么不客气。

唐明黎毫不客气地说:“我们就这条件,你们要是不愿意,可以不参加。”

中年女人是滕岚的经纪人,不满地说:“你们怎么这么说话呢?我们滕岚可是一线男星,女粉丝多得不得了,有他加入,肯定能帮你们提高收视率。”

唐明黎似笑非笑地说:“能提高多少?”

女经纪人得意地说:“吸引个三五万观众肯定是没有问题的。”

“三五万?”唐明黎嗤笑了一声。说,“上次我们的直播有一百多万观众,三五万,还不够塞牙缝。”

“什么?一百多万?”女经纪人愣了一下,连滕岚都露出不敢置信的神情。

一个网络直播而已,能有这么多的人看?

别是吹牛吧?

女经纪人眼中再次露出鄙夷的目光,转过身对滕岚说:“滕岚,这是公司的决定。你就当是出了个普通的通告,忍一忍就过去了。”

我皱了皱眉,说:“滕岚先生,我们的直播是很危险的。你可要想清楚。”

女经纪人冷笑了一声,心道:能有多危险?谁不知道网上的那些所谓的恐怖直播都是装神弄鬼和特效?”

滕岚勾了勾嘴角,说:“危险不危险,我自己知道,我们什么时候开始?”

我看到他眼中的不信,无奈地摇了摇头,一想到待会儿要当他的保姆,保证他的安全,我就头疼。

夜幕降临,我打开了直播间,将镜头对准了滕岚:“亲爱的观众朋友们,今天你们有眼福了,来看看今天的嘉宾。”

【这不是《霸道总裁小娇妻》的男主角吗?】

【哇,又一个小鲜肉,主播,你可以开一座后宫了。】

【主播,怎么会有演员参加直播?难道你要进军娱乐界吗?】

【小鲜肉好帅啊,我要去找他主演的电视剧来看。】

我对滕岚说:“跟观众朋友们打个招呼吧。”

“各位观众,大家好。”滕岚有些心不在焉,观众立刻不满。

【这不就是那个有名的面瘫演员嘛。不管拍什么都一副死人脸,拽什么拽。】

【就是,咱们的暴君比他好一万倍。】

我在心中默默道:“幸好他看不到这些弹幕。”

我将这座居民小区的事情跟观众讲了一遍,然后神秘地说:“各位。小区里到底有什么秘密?当年那件翡翠摆件是否有恐怖的魔力,我们这就去一探究竟。”

我们经过小巷,走进居民区内,这才八点多钟,居然没有一间房亮灯,我和唐明黎都警惕起来,只有滕岚还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,心中还有几分讥讽。

装神弄鬼!

唐明黎指了指前面一栋小平房。说:“那就是吕老三的屋子。”

我点了点头:“走,进去看看。”

门上的锁早就坏了,我们推门进去,一股阴寒之气迎面扑来。

屋子里还保持着当年的模样,只是盖着一层厚厚的灰尘。

“暴君,我们兵分两路,你去卧室,我和滕岚去厨房看看。”我说。

他点了点头:“小心些。”

滕岚的眉头挑了挑,心中冷笑道:“你这是在故意制造和我独处的机会吗?这样的女人我见得多了。”

滕岚演技差,人品也不怎么样,还喜欢玩弄女明星,却能得到嘉怡娱乐的力捧。正是因为他出身不凡,是嘉怡老总的独生子。

他从来不主动追求女人,但那些想要成名的女明星们,会争先恐后地爬上他的床。

因此。他认为我也是这样的人。

此时我是不知道他心中想法的,否则我早把他踢给唐明黎,让他好好地收拾他了。

厨房之中被烧焦了,一片漆黑,当初吕老三就是在这里自焚身亡。

我朝滕岚瞥了一眼,他根本没有把直播放在心上,他压根儿不相信我的直播间能有百万人气。

再说了,就算有百万人气,也不可能和电视台相比。

忽然,我发现有什么东西从灶台下面快速遛了过去,我悚然一惊,警惕地拿起了桃木剑。

滕岚嗤笑了一声,说:“可能只是只大老鼠而已,不用这么紧张。”

【这个滕岚的眼睛不好吧,你见过那么大只的老鼠?】

【大家要对他宽容一点,毕竟是演肥皂剧的嘛。能有多少智商?】

【嘿嘿,以他的智商,在恐怖片里活不过三分钟。】

我死死地盯着灶台下的柜子,柜门虚掩着,我伸出桃木剑,正要将柜门挑开,忽然听到一个女声幽幽地说:“你们在这里干什么?”

我俩都吓了一跳,原来这厨房有个后门,从后门进来一个女人,她长得很瘦,现在不过初秋,她却穿了一件红色的羽绒服,目光幽深地望着我们。

“你是谁?”我警惕地问。

“我姓曾,就住在后面那座屋子。”女人说,“我听到这里有动静,来看看是不是进了贼。”

滕岚一脸傲气地说:“我们看起来像贼吗?”

女人的目光在我们身上转了一圈:“你们是进来探险的吧?现在的年轻人。都喜欢找刺激,一个月能来好几拨。去我那边坐坐吧,我给你们讲讲这户人家的故事。”

我犹豫了一下,滕岚却直接答应了:“那就打扰了。”

我皱眉道:“我去叫暴君。”

“叫他干什么?”滕岚看唐明黎很不顺眼,居然有人比他长得还帅,要是跟他在一起,不被他把镜头和人气全抢走了?

说着,滕岚伸手来拉我的胳膊,我像受了炮烙一般将手抽了回来,自从尹晟尧那件事之后,我就很排斥和陌生男人有肢体接触。

奇怪的是,这一点对唐明黎不见效。或许,是因为他与别的男人不同吧。

他曾经看到我那么丑那么恶心的容貌,都没有露出厌恶的表情。

那个时候,只要别人不用怪异的眼神看我。我就已经很满足了。

我转过头,说:“走吧。”

滕岚“切”了一声,心中道:“假正经,谁知道你口罩下面是什么样子啊,说不定是个恐龙。漂亮女人哪会来直播什么见鬼!”

【我勒个去,他居然想吃我们主播的豆腐!】

【滕岚大大最帅了,怎么会吃一个网络女主播的豆腐?就算吃,那女主播也是赚到了好吗?假清高个什么劲儿。从此对女主播路转黑!】

【前面的小学生就不要出来丢人现眼了啊,咱们主播的见鬼直播是全网,不对,是全国独一份儿,像滕岚这样的男演员多如牛毛,他能和咱们女主播比?】

挺滕岚的人被骂了个狗血淋头,再也不敢说话了。

我们跟着那个女人出了吕家,经过一条窄窄的巷子,来到了另一户人家。

这个家很穷,家徒四壁,女人给我们一人倒了一杯水,滕岚嫌弃地看了一眼脏兮兮的杯子,连碰都没有碰。

这间屋子里有一股淡淡的腐臭味,像是死老鼠的味道。

我问:“大姐,你家里还有其他人吗?”

“我老公死了很多年了,还好有小宝和我相依为命。”女人一说起自己的儿子,脸上就满是笑容,但那笑容又很快低沉了下去,“我儿子生病了,在里面屋子里躺着呢。”

我转头朝虚掩着的卧室里看了一眼,里面黑漆漆的,弥漫着一股阴森鬼气。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从里面传来,仿佛有什么东西在不停地爬动。

我手心里冒出了一层密密麻麻的冷汗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