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2章 死亡光盘/恐怖女主播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我点头道:“没错,就是我。”

“我也是你的观众。”她说,“蕾蕾是你的忠实粉丝,你的每一场直播她都会看,我也是她介绍来的。蕾蕾一直都很喜欢这些神神鬼鬼的东西,两个星期前,洛洛、蕾蕾、灿灿和我,我们玩了一个叫‘碟仙’的游戏,用的道具不是盘子,而是光碟。”

“什么?”我皱起眉头。

“我们本来只是闹着玩儿的,谁知道游戏进行到一半儿,我们忽然听到有人唱歌,是个女人,声音很尖很细。我们以为是谁在放歌,可是越听越不对劲,那声音像是从我们头顶上传来的。”

她浑身颤抖,说:“当时我们吓死了,洛洛是第一个放手的。然后光碟就失控了,屋子里不知道从哪里刮来了一股阴风,把洛洛寝室里摆的一具观音像都给摔碎了。”

“洛洛就是第一个跳楼自杀的女孩?”我问。

女孩木木地点了点头,然后一把抓住我的胳膊,说:“主播,求求你,救救我吧,我不想死啊。”

我按住她的肩膀,说:“你先冷静一点。你叫什么?”

“我叫林露。”她说。

“林露,你别害怕,我给你画一个符,在事情解决之前。你绝对不能洗掉。”我用特制的朱砂在她的胸口画上符咒,“这个应该可以保你性命,这是我的电话号码,有什么事,随时找我。”

她紧紧抓着我给的纸片,点了点头。说:“谢谢你,主播,如果我能活下来,一定给你打赏十个皇冠。”

林露走后,在回去的路上,我把事情告诉了唐明黎,他嫌弃地说:“这种自己作死的女人,就让他们去死好了,免得牵累了别人。”

我白了他一眼,却也没有反驳。

当初如果不是走投无路,我是绝对不会冒着生命危险去做见鬼直播的。

打开家门,我忽然愣住了,随即转身对楼下的唐明黎喊道:“唐先生,快,快上来。”

唐明黎眼睛一亮,嘴角上勾,快步走上来,脚步很轻快。

“君瑶,你今晚准备留我过夜吗?”他脸上的笑容止都止不住。

我满头黑线:“唐先生,你想多了,我在门口发现了这个。”

我抬起手,手中拿着一张光盘。

唐明黎的脸色顿时变得很不好,严肃地说:“我说过多少次了,叫我明黎,不要叫唐先生。”

我无语,这不是重点好吧。

进了屋,我将光盘插进电脑之中,按下了播放键。

一阵雪花过后,屏幕上出现了一个美貌的女人,她叫春杏。是一户大户人家的丫头,但她的美貌给她带来了灾祸,老爷觊觎她,夫人憎恨她。

一次老爷出远门,夫人就将她卖到了青楼,而且是那种最下等的青楼。她非常绝望,本想在接客之前上吊自尽的,却意外地被一个相貌英俊的公子看中,将她买走。

她原本以为,自己是觅得了良人,今后能过上好日子,谁知道自己却是一脚跳进了魔窟。

这个相貌英俊的公子,其实只是个买办,专门替主人家采买漂亮女孩。

这个主人是当地的一方豪强,他势力十分强大,却有一个恐怖的爱好。

他喜欢折磨漂亮女人。

电脑里开始播放春杏被豪强折磨的画面,那过程太残忍恐怖了。我根本看不下去,正想要快进,却忽然发现,唐明黎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屏幕,神情有些怪异。

“唐先生?”我伸手在他面前晃了晃,他却毫无感觉。

我心中一惊,这光盘被下了鬼咒,能祸乱心神。我没有受影响,估计是因为开了神识,精神力强大的缘故。

“唐先生,快醒醒!”我用力摇他的肩膀,他忽然转过头来,目光森然地望着我。

我感觉有些不妙,迅速后退,但已经晚了,他一把抓住了我的胳膊,将我压在身下,一系列的动作干净利落。一气呵成。

那双没有焦距的眼睛直直地盯着我,里面有不受控制的欲望。

我知道他要干什么,恐惧爬上我的心头,我不住地颤抖着。

我仿佛又回到了失去贞洁的那一天,那个意乱情迷的晚上,那个痛苦屈辱的早晨。那双鄙夷憎恶的眼睛,那些充满恶意的嘲笑,全都涌上了心头。

我到底做错了什么,为什么总是会遇到这样的事情。

难道过去二十年我所受到的欺辱和折磨,还不够吗?

唐明黎撕扯着我的衣服,他双眼血红,呼吸粗重,完全无法思考,脑子里只有一个声音在回响:占有她!

我咬紧牙关,抓起藏在袖子里的小刀,狠狠地刺进他的肩膀,鲜血一下子涌了出来,他却浑然不觉。

我沾了他的血,在他胸口上快速画了一个符咒,符咒亮起一道浅浅的金光,他的动作顿时一顿。

我握紧拳头,一拳狠狠打在他的脸上。

这一拳我用了全力,还带了一丝灵气,竟然将他打飞了出去,同时一道透明的鬼影从他体内被打了出来,那鬼影阴侧侧地笑了一声,消失了。

欺人太甚!

虽然很同情这个女鬼的遭遇,但如今她已经成为了无恶不作的恶鬼,残害无辜。该杀!

唐明黎眉头动了动,捂着脸站了起来:“刚才发生了什么事?”

我脸有些红,不说话,他看见我被撕扯得凌乱的衣服,顿时就明白了。

“对不起……”

“不用道歉,这不是你的错。”我叹了口气,拿出一颗稀释过的疗伤丸,“把这个吃了吧。”

他张开嘴,就着我的手指含进口中,舌头有意无意地在我指头上划了一下。

我吓了一跳,立刻缩回手来。

药下了肚,不到十分钟,他原本被我打断的下颚居然长好了,虽然还有些疼痛,却已无大碍。

他惊讶之余,脸色变得很严肃:“君瑶,这种药,不要轻易给别人用。”

我点了点头,怀璧其罪的道理,我还是懂的。

他并没有深问,我们一起看完了碟片,这次唐明黎抱元守一,抵挡住了咒术。

春杏被折磨了很久,在豪强的众多女人之中。她是活了最久的,最后那豪强厌倦了她,将不成人形的她埋进了一颗大树之下,只留脑袋在外面,让她冻饿而死。

唐明黎忽然眯了眯眼睛,说:“这棵大树,我见过。”

话音未落,忽然手机响了起来,我拿起来一看,居然是林露。

“主播,救救我。”林露的声音里带着哭腔,“我刚才收到了女鬼寄来的光盘。”

“千万不要看。”我立刻道,“你现在在哪儿?”

“我本来把光盘扔掉了,我弟弟却不知道怎么捡了回来,还在电脑里放。我发现的时候已经晚了,他拿刀捅了爸妈,在杀我的时候,我胸前的符咒亮了一下。他像被打了一拳,现在晕过去了。”

林露终于忍不住,嚎啕大哭起来:“好多血,我,我该怎么办?”

我有些后悔,本以为女鬼的目标只是林露。没想到还会祸及家人。

“赶快打电话报警,叫救护车!”我大声道,“我们现在就赶过来。”

忽然,那边传来阴风阵阵,林露大声喊道:“她来了!主播,救我!救我!”

话音未落,话筒里便是一声惨叫,电话也挂断了。

我俩一路风驰电掣地赶往林露的家,但已经晚了,林家门外停着警车和救护车,我亲眼看见林露的尸体装在裹尸袋里被抬出来。

“听说这家的儿子拿刀砍死了父母和姐姐,最后举刀自杀了。真是作孽啊。”

“那孩子我平时看着挺好的,怎么这么狠毒。”

“最可怜的是那个女孩,才十九岁,死得最惨,听说被砍成了好几块。”

我脸色很难看,那女鬼的实力比我想象的强得多。

唐明黎按住我的肩膀,说:“君瑶,那不是你的错。”

我深吸了一口气,目光坚定阴沉地问:“你说见过那棵树?树在哪儿?”

唐明黎道:“你可要想好,那个女鬼很危险。”

我苦笑了一声:“就算我不去找她,她也会找上门来,不如先下手为强。”

“好!”唐明黎道,“我陪你去。”

我心中微暖:“其实你不用……”

“那个女鬼敢对我动手,我还能放任她活在这个世上?”唐明黎眼底闪过一道锋芒,“不管是人是鬼,惹了我,都不会有好下场。”

我忍不住在心中赞叹了一句:霸气!

不愧是暴君啊。

这个绰号虽然是女鬼所起,但他并没有再改,想来也是很满意的。

这次我们做了充足的准备,带了不少好东西,我在一个老手工艺人那里定做的东西也做好了,全都塞进了路虎的后备箱里。

夜深人静之时,路虎开进了艺术学院后面的那座小山。

山城市,城如其名,整座城市都建在山上,山中又有山,山峰林立,很多建筑,从一楼进去,到二十楼,出门一看,就在山峰的山顶。

这座小山也很有名,据说建国之前是乱葬岗,当年日本侵略者轰炸山城市的时候,很多死去的人,都拖到这里埋掉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