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8章 给陆少治病/恐怖女主播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话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,我也无话可说,毕竟我还没付钱呢。

我冷笑一声道:“原来你李先生做生意童叟无欺,就是这么个童叟无欺啊?”

他脸上一阵红一阵白,有了几分怒气,我冷冷地瞥了陆启林一眼,大步朝外走去。

那矮小老头对陆启林陪着笑说:“陆老板别被一些不三不四的人扰了兴致,您来看看货吧。”

不三不四?

我咬了咬牙,咽不下这口气。

“也罢,让他好好看看吧。”我冷笑道。“最好给他找点滋阴壮阳的药,他正急需呢。”

陆启林的脸色一下子涨红,矮小老头顿时尴尬得不行,骂道:“你一个小丫头片子懂什么?有没有点教养?”

我淡淡看了陆启林一眼:“我是没教养胡说,还是一眼看出了他的病症,他自己清楚。他的风门穴和大赫穴是不是乌青,每天晚上十一点到凌晨一点就疼痛不止?”

陆启林骤然变色。

说完,我加快了脚步,离开了这座小院。

就让你把药抢走好了,过几天你会乖乖把东西给我送上来,求着我收下。

矮小老头挤出一丝笑容,对陆启林说:“陆先生,别听他胡说?她一个小丫头片子能知道什么?”

陆启林眼底闪过一抹精光。

我回家修炼了两天,就在第三天一早,敲门声响了起来。

我嘴角勾了勾,终于来了。

我戴上帽子和口罩,打开门,门外的正是陆启林,他身后跟着一个同样精明的年轻人,手中捧着那箱药材。看起来像是他的助理。

“元女士?”陆启林客气地说,“在下金陵陆家的陆启林,冒昧拜访,还请海涵。”

这文绉绉的,听得人不舒服。

我淡淡道:“陆先生有何贵干?”

陆启林道:“我是为那天的事情来向女士道歉的。这一箱子珍贵中草药。在下双手奉上,作为赔礼。”

我依然淡淡:“陆先生出身名门,我不过是个平头老百姓,哪里当得起陆先生的道歉?”

陆启林态度很端正,认真而诚恳地说:“元女士,我身有……恶疾,一时求药心切,才不顾生意规矩,跟元女士抢了这些珍贵草药,还希望元女士能看在我是个病人的份上,原谅我一次。”

我心软了,陆启林出身大家族,却能这么恭敬,也是难得。

“两位请进吧。”我将他们让进来,给他们一人端了一杯茶,这茶虽然只是普通的绿茶,但我用灵气洗刷过,喝起来格外的清甜醇香,长久地喝,还能改善体质。

陆启林喝了一口。眼睛顿时就亮了。

“元女士,你那天一眼就看出了我的病症,请问,您是中医师?”他问道。

我说:“我不是医生,只是跟着师父学了几年的医术而已。我没有行医资格。如果陆先生担心,那就请回吧。”

陆启林苦笑一声,说:“这一年来,我请了无数的名医,吃了无数的珍贵药材,都不见效,甚至连病因都没有找到。甚至,我还去看过巫医,都没有什么结果。”

我心中感叹,对于一个男人来说。那个不行,绝对是最大的打击。

“我先给你把个脉吧。”我说。

他伸出手,我按在他的脉上,将一丝丝灵气注入其中,在他体内游走一遍,果然不出我所料。

陆启林有些激动:“元女士看出我的病因所在了?”

我点头道:“在一年之前,有没有遇到过袭击?”

他一惊:“一年前,我参加一个商业峰会,一个男人冲进来袭击我,自称买了我旗下公司的股票,股票跌了,让他倾家荡产。”

我说:“他当时是不是往你腰上打了一拳?”

陆启林一激灵:“是打了一拳,但打得不重,不痛不痒,我就没往心里去。难道是……”

“这人是个武者。”我说,“还是个暗劲高手,他用内力封了你的经脉,让你精气郁积,现在只是不能行房。等过个几年,肾脏坏死,后果不堪设想。”

陆启林大惊,连忙说:“元女士,不知道有没有什么办法能够治好?”

“现在就可以治。”我说,“不过……”

陆启林朝着身后的助理点了点头,助理立刻将药箱送了上来。

“元女士,除了您挑选的那些药材之外,里面还有我所赠送的一棵八十年份的人参和九十年份的何首乌,还有其余一些五十年以上的药材若干,您看满不满意?”

我拿起来仔细看了看,满意地点头:“可以了,请这位助理先生在门外守一下,无论谁来,都不许进门。”

这个助理看着平平无奇,其实是特种兵出身,虽然不是武者,却也战斗力惊人。

陆启林朝助理点了点头,助理出去之后,我挽起袖子。说:“把衣服脱掉吧。”

他愣了一下,耳根子居然有点红,但见我一脸坦荡,便进了卧室,将衣服脱了。只穿着一条裤衩走了出来。

我看了一眼,也脸红了,居然还是子弹型的。

我取下帽子和口罩,帽檐太低,影响视线。

他看见我的容貌,一下子愣住了,目光有些呆。

“咳咳。”我低低地咳了两声,他才回过神来,顿时有些不自在。

我也觉得有些尴尬,嘴角抽搐了两下,走上前去,猛地出手,一指点向他的胸口穴位,他低呼一声,只觉得一股气息冲入自己的胸膛,我又连连出手,在他全身数十个穴道上点击,将灵气输入。

我的动作很快,如同行云流水一般,就像是练习了多年。我心中庆幸,好在之前练了基础拳法,也修炼出了灵气,不然空有这一腔知识,根本出不了手。

按完穴位,最后我一拳打在他的气海之上,他那被内力封住的经脉啪地一声开了,顿时浑身轻松。

郁积的精气疏通之后,他的身体也不免起了反应,我擦了擦满头的汗水,别开了眼睛,他浑身肌肤泛红,脸也红成了番茄,随后又是一阵狂喜。

这一年来他一直抬不起头,觉得自己成了个残废。许多投怀送抱的美女送上门来,他也只能铁青着脸将人赶走,如今终于可以抬起头来做人了。

“去清洗一下吧。”我说。

他这才发现,自己的毛孔里渗出了一层油,这油味道很难闻。像发酵了一个月的咸菜叶子似的。

他脸更红了,进浴室洗了个干净,出来的时候我已经将他的衣服洗干净烘干,他依然红着脸:“谢谢。”

不知道是不是精气郁积太久,他的某处一直昂然直立,我当做没看到,递给他一张写好的方子,淡淡道:“回去抓三服药,吃三天,再将养半个月。就能痊愈。”

陆启林点了点头,逃难似的出了门,助理见他头发还是湿的,显然刚刚洗了澡,愣了一下,随即露出了然的神色。

“先生,身体好了吧?”他意味深长地问。

陆启林点了点头,回头朝我家房门深深望了一眼,嘴角带起一抹淡淡的微笑,陆启林会错了意,心中更加确定了。

而我,还不知道已经被人误会,正在检查这一箱子的药材,这棵八十年份的人参品相不错,虽说比不上之前正阳真君送的那棵,却也价值不菲了。

我炼了不少的培元丹,一边吃一边修炼,速度果然快了很多,我刚入一品没有多久,渐渐地就能摸到一品中级的门槛了。

从治好陆启林的第二天开始,他就专门派助理来送我花,每天还不带重样的,我一朵都没有收,全让他带回去了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