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0章 弟弟的魂魄/恐怖女主播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你敢!”他脸色惨白,怒吼道,“我是金陵陆家的人,我不会放过你!”

我步子一顿,回过头冷冷地盯着他:“你在逼我杀你。”

他握紧了拳头,想要站起来,却发现双腿无力,而原本昂首挺胸的某处,如今缩成了一只老鼠。

我拍了拍他的脸,说:“就凭你今天的所作所为,我的师门,绝对不会放过你。我只是让你不能行房,已经是仁慈了。”

不管如何,先杜撰出一个师门,吓吓他再说,总不能任由他欺负。

他憎恨而怨毒地望着我,我只留给他一个冰冷刺骨的眼神,转身走出了房间。

现在我有更重要的事情。

那棵能散发出诡异香味的紫色药草!

老冯的身上有那种香味,我循着味道追了上去,发现他正住在楼上的另一个豪华套间。

我敲响了房门,就在他开门的刹那,我猛地出手,一个手刀打在他的喉咙,他连哼都没有来得及哼一声,甚至都没来得及看清我的相貌,便仰头倒了下去。

我径直走进去,打开了盒子,拿起那棵草仔细看,心中窃喜不已,这果然是毕落草。

这是一种灵植,只生长在灵气极为旺盛的地方,可以治疗神魂损伤,看它的品相,至少上百年了,非常珍贵。

我将盒盖合上。对昏迷的老冯说:“你们胆敢算计我,这个就当做你们的赔礼吧。”

他是肯定不敢去报警的,这箱子里面有一串喷溅的血迹,很显然,这灵植的来历不清白。

我快步离开了酒店,回到了家中。电话忽然响了,是小林打来的。

“元女士,你还真会惹事啊。”小林无奈地说,“听说你伤了金陵陆家的少爷?”

我冷声道:“我救了他,他却想给我下药。”

那边沉默了片刻:“我明白了,你放心,这件事我们特殊部门会帮你处理,立不了案。”

“谢谢。”我由衷地说,特殊部门的确帮了我很多。

“但是你要小心。”他严肃地说,“虽然山城市不是他们陆家的地盘,但他们肯定不会轻易放过你。”

“放心吧,我有分寸。”

挂断电话,我却皱起了眉头,对于现在的我来说,陆家就像一座庞然大物,他们有的是办法杀我。

但是我不后悔,如果遇到了这种事情,我还忍气吞声,将来如何在修道一途上走下去?我又要如何战胜自己的心魔?

将毕落草用玉盒小心地保存好,我继续吞食丹药修炼。

而此时,一驾包机徐徐降落在山城市国际机场,一个穿着深蓝色及膝裙的中年贵妇快步走了下来,余助理连忙迎了上去,恭敬地说:“夫人。”

中年贵妇脸色很难看:“少爷在哪儿?”

“在别苑。”余助理低着头回答。

中年贵妇坐上了豪车。一路疾驰,来到了南山上的一座别墅,陆启林坐在沙发上,一脸憔悴颓废,仿佛一夜之间老了十岁。

中年贵妇气不打一处来,怒道:“你看看你这是什么样子?你虽然不是陆家嫡系嫡子。但在旁支之中,我们一宗也算是很重要的一支,将来你是要继承我名下的产业的,就你样,我怎么放心将公司交给你?”

“妈,我恐怕活不到那一天了。”陆启林抱着自己的脑袋,绝望地说。

陆夫人双手抱胸,冷声道:“到底是怎么回事,给我说清楚。”

陆启林索性不再隐瞒,将整件事的经过仔细说了一遍,甚至连一年前被人所伤的事情也说了。

他这几天仔细回想过,被伤之前。他正甩了一个艺校大学生,那个女生死乞白赖地缠着他,令他很不高兴,所以他叫了人,陷害了女生,让学校将她开除。

那个对他下手的武者,肯定是为那女生出头。

陆夫人听了,气得浑身发抖,指着他骂道:“你啊你,什么都好,就是过不了女人这一关!你迟早要死在女人的手上!”

“妈,我知道错了。”他抓着自己的头发,说,“但我不想死啊,我还要为陆家传宗接代。”

陆夫人看着不争气的儿子,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,谁叫他是自己儿子呢。

“报警了吗?”陆夫人侧过头来问,余助理说:“报了。但是警方不肯立案,说少爷并没有受伤。”

陆夫人气得脸色铁青,又不能将陆启林不行的事情闹得满城皆知,更不能让金陵的那些人知道,陆启林的父亲在外面养着一大群私生子呢。

“你现在的病,只有她能治。”陆夫人沉默了一阵。说,“既然如此,我们就要抓住她的把柄,逼她向我们低头,给你治病。”

余助理立刻道:“夫人,我调查过这个元君瑶,她只是一个普通的女人,高中学历,两三个月前丢了工作,弟弟也出车祸,成了植物人。而那个时候,她还是一个其丑无比的丑女。”

说着,她将一张照片递给陆夫人母子,陆启林露出不敢置信的神情。

余助理说:“不知道为何,短短两三个月,她脸上的瘤子就全都好了,而且还学会了医术,她现在所住的那间房子。之前是本地一个富豪家族的,也不知为何转到了她的手中。”

陆夫人缓缓走到窗户边,望着外面的山景:“这就怪了,难道她有什么奇遇?”

陆启林想起之前提到过的“师门”,但他此时只想治病,便没有提,只说:“妈,既然如此,不如朝她弟弟下手。”

余助理也说:“根据我们查到的情报,元君瑶非常疼爱这个弟弟,如果能够把他握在我们手中,她一定会对我们言听计从。”

陆夫人看了一眼儿子。这才一天,他的眼睛就抠了下去,看得人心疼。

她本是精明之人,换了别的事情,她肯定不会这么莽撞,但如今是唯一的儿子出事,她关心则乱,也管不了那么多了。

“小余,从金陵那边调人过来。”陆夫人说,“今天晚上,我要见到那个植物人。”

余助理点头道:“是。”

而陆启林却隐隐觉得心中有些不安,他心中想,元君瑶那一身的本事来得蹊跷,别真是有什么厉害的师门吧?

但他转念一想,自己如今人不人,鬼不鬼的,不如赌一次,说不定她真的会替自己治疗呢。

我吸收了早上的一缕鸿蒙紫气。收拾了一下东西,便来到了医院,自从上次鬼巫宗的事情之后,医院就加强了安保,时常能见到拿着警棍的精壮保安在巡逻。

这些都是医院高价请来的,全是特种兵出身。

秦皚医生正在查房,见了我,露出笑容:“元女士,来看弟弟啊,沈先生这段时间的身体状况很好,比普通人都要健康。”

我这段日子天天给他炖药膳吃,将他的身体将养得很好。可是,为什么他还不醒呢?

和秦皚医生闲聊了几句,我坐在床边,给弟弟把脉,脉搏平稳有力,身体没有任何问题。

难道真是神魂出了毛病?

我双手按住他的额头。将一缕灵气探入其中,却悚然一惊,不敢置信地望着面目安详的弟弟。

不是神魂受损,而是根本就没有魂魄!

安毅他的灵魂,根本就不在身体里?

难道当初那场车祸,让他灵魂出窍。在某个不知名的地方徘徊?

正阳真君给我的法术小册子里有招魂的术法,我立刻关上门,打开窗户,用朱砂在安毅的额头、胸口、丹田和四肢都画上符咒。

这个招魂仪式由血亲来做效果最好,可惜我不是他亲姐姐。

不过,也管不得这么多了。

我咬破食指,将鲜血抹在他的嘴唇之上,双手在胸前结了一个法印,口中念诵咒语:“荡荡游魂,何处留存。三魂早降,七魄来临。天门开、地门开,五道将军送魂来!急急如律令!敕!”

我一掌拍在沈安毅的额头,他身上的符咒全都亮了起来,金光闪烁。

但是,他还是毫无动静。

怎么会这样?

我又再试了一次,还是没有任何结果。

我急了,立刻用手机登录黑岩TV,在群里喊了半天,其他人都不在,九灵子来了。

“又有什么事?”他显得很不耐烦。

我也顾不得别的,将招魂的事情说了,九灵子道:“要么就是你弟弟的魂魄已经烟消云散了。”

我顿时愣住,只觉得后脊背一阵阵发冷,脑中一片空白。

魂魄烟消云散。那是彻底的死亡,就算肉身还活着,也不过是行尸走肉。

永远都不会醒过来了。

“不过,如果灵魂已死,肉身也活不了多久,你弟弟的身体很健康,说明灵魂还活着。”

我嘴角抽搐了两下,你说话能不大喘气吗?

九灵子继续道:“要么,就是你弟弟的灵魂不在凡间了。”

“不在凡间?”我惊道,“什么意思?”

“这都不懂?怎么笨成这样?”他刻薄地说,“他的灵魂可能去了地府,也可能去了天界,甚至有可能去了三界之外的三千大千世界,或者三千小千世界。”

我的心再次冰冷,这和烟消云散了有什么区别?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