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4章 深山行尸/恐怖女主播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我拍了拍他的肩膀,说:“你阴气入体,性情大变,被那些鬼物给控制了而已,我已经将你体内的阴气全都祛除了。”

唐馨这才反应过来,后怕地说:“主播姐姐,你的意思是,他让我们一起骗你,其实是鬼物在背后操纵?”

我点头道:“没错。”

唐馨倒抽了一口冷气,只觉得浑身的寒毛都竖了起来。

【原来如此!我就说嘛,咱们的主播根本不是这种人。】

【主播一直都有圣母本质啊,善良大气,嫉恶如仇,怎么可能因为拌了两句嘴就毁了人家的前途。】

【对不起,主播。我是夏倾宇的大哥,刚才是我错怪你了,我向你道歉。你刚才这一套祛除阴气的手法很精妙啊,有机会一定向你讨教。】

“啊!”忽然,土地庙之中传来一声惨叫。我们立刻转身冲进了庙宇,赫然看见黄瑞西漂浮在半空之中,而那尊石像眼睛变成了血红色,射出一道血光,将他笼罩其中。

“救命!救命啊!”他失声惨叫。眼睛几乎要从眼眶里凸出来,浑身抖个不停,脸上的血色迅速消失,“它在吸我的血!”

通讯提醒响了起来,我立刻接通,是九灵子:“丫头,这石像有点意思。”

“我该怎么办?”我低声问。

“看到那红绸子了吗?”九灵子说,“那不是普通的绸布,它破了一块,封不住石像了,你要将它补上。”

“怎么补?”

“你怎么这么笨?”九灵子不耐烦地说,“用针缝起来。”

眼见着黄瑞西身体里的血越来越少,我急忙问:“你们身上谁带着针?”

“针?”众人面面相觑,唐馨从包里摸出了一只针线包来,我大喜,立刻拿了针和红线,朝着石像冲了过去,大声喊道:“黄瑞西顶不住了,你们帮帮他!”

唐馨急忙问:“怎么帮?”

唐明黎道:“还没说吗?帮他补充一点血,别让他被吸干了。”

说罢,他第一个冲上去,按住了黄瑞西的肩膀,那道红光立刻将他也包裹了起来,他的脸色也迅速白了下去。

唐馨懂了,让红光吸收三个人的血,总比吸收一个人的血好,能多撑一段时间。

她还在犹豫,秦南城已经快步走了上去,她咬了咬牙,也快步跟上。

红光之中顿时包裹住了四个人。我爬上神龛,朝那石像看了一眼,它眼泛红光,看着非常邪恶。

我将红绸抓了过来,发现它曾被人剪走一大块。这种绸子质量很好,也很贵,难道是当年的村民剪走给小孩子做了衣服?

这还真是不作死就不会死呢。

不管了!

我迅速穿针引线,也顾不得针脚平不平整,一路缝了下来,虽然有点勉强,但红绸将石像包了个严严实实。

绸子隔绝了红光,四人跌落在地,都觉得身体虚得很,仿佛一下子捐献了几百CC的血。

我拿出几颗小培元丹给他们补充元气。他们吃下之后都露出惊讶的神色,仿佛在短短的几分钟内,失去的血液和元气都给补了回来。

小培元丹,就是培元丹的简化版,将几味极为珍贵的药材,换成了普通药材,另外一些高年份的,换成了低年份的,效果自然大打折扣,但补补血,充实一下元气还是没问题的。

“这是什么药?”秦南城眼中精光闪烁。

我轻描淡写地道:“补血的药而已,我自己配的。”

秦南城没有说话,但心思却有些意动,这丹药可不仅仅是补血,还能补充元气。他原本全身发软,身体发虚。吃了之后,身体里又有了力气,如果在战斗中使用,就比对手多了几分胜算。

而直播间里的观众也不乏识货之人。

【这丹药很有意思。能够瞬间补充气血、体力,在战斗中很有用。】

【不会是兴奋剂吧?】

【前面的外行人不要插嘴,显得你无知。】

黄瑞西倒在地上,双眼紧闭,人事不知,我给他把了一下脉,倒是没有生命危险,就是失血过多,元气大伤,恐怕要养很长时间才能养好。

本来几颗培元丹就能治好。但我总不能随意暴露自己的底牌。

我给他吃了一颗小培元丹,让夏倾宇和秦南城将他抬到旁边的小屋里休息。

就在这时,九灵子说:“那石像之中有件东西,是个宝贝,有机会去取出来,不要让人看到。”

我心中一动,朝石像看了一眼。

刚在村尾一户人家之中升起火堆,唐明黎忽然道:“你们听到了没有?有声音。”

我们全都竖起耳朵,隐隐间似乎有脚步声,那些脚步声杂乱纷杂。仿佛有无数的人。

脚步声越来越近,我将房门打开一条细细的缝儿,往外看了一眼,顿时脸色大变。

居然是干尸!

无数的干尸,就跟埃及的木乃伊似的,浑身焦黄干枯,显得脑袋特别大,眼珠子早就腐烂掉了,只剩下两个阴森的黑洞。

“是那些村民!”我立刻关上房门,惊道。

这里一直实行土葬,当年那些外出打工的村民们没有那么多钱买棺材,全都是用草席一包,葬在了后面的坟地之中。

没想到过了十年,西南地区气候又潮湿,他们的尸体居然一直没有腐烂。还成了干尸。

【哎呀!我想起来了,怪不得我觉得这个峡谷的地形这么眼熟呢,这不就是当年师父所说过的养尸地吗?】

【什么是养尸地?】

【养尸地都不懂啊?就是把尸体养成僵尸的大凶之地。】

【没有那么简单,养尸地也分很多种。你们看之前的截图,半山腰上是不是有一块地方凹陷了下去?本来这块地的风水还算不错,就是这块凹陷的地方,把风水全都破坏了。】

【这块凹陷有什么说法吗?】

【你们看这地形,想不想一个人脸?这凹陷就像是在人脸上挖了一大块肉,破了相。这在风水上叫破面文曲,是极易养尸的邪恶之地。】

【这么说,这些都是僵尸了?】

【不是僵尸,僵尸已经不是鬼,是妖的范畴了,这些是行尸!】

我自然也认出了行尸,这些尸体没有神智。以吸血吃肉为生,和美国电影里的丧尸差不多,要杀他们也容易,折断他们的脊椎就行。

这是个大好的机会。

我转过头道:“是行尸!快,准备战斗!”

除了昏迷的黄瑞西之外。众人都拿出了武器,秦南城和夏倾宇都是刀,唐馨则是一根长着尖刺的藤蔓。

行尸全都冲到了房门前,这户人家家境不好,很多窗户的玻璃都破了。木门也摇摇欲坠。

“快,把那块木头拿过来,将门闩上!”我和唐明黎将门死死地顶住,夏倾宇抬脚在角落的木棒上一踩,木棒飞了起来。被他牢牢地拿在手中,冲过来闩在门框上。

“啪!”旁边窗户的窗棂被撞破了,两个行尸滚了进来,猛然跳起,凶神恶煞地朝着我们扑来。

“折断他们的脊椎!”我大喊。

唐馨一鞭子打了过去,正好打在一个行尸的身上,顿时皮开肉绽,诡异的是,它的骨头居然好好的,没有断。

“不可能啊。”唐馨惊道。“我的鞭子能够一鞭打断人身上最硬的骨头!”

“这些行尸有古怪!”我大叫道,“它们的身体比一般行尸要硬!”

唐明黎一刀劈出去,直接砍断了那行尸的脑袋:“有什么底牌都拿出来,尽全力!”

轰!

年久失修,砖墙已经风化了,被众多的行尸一挤,居然将左边的一面墙壁给生生地撞塌了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