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7章 负心的父亲/恐怖女主播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据说这位胡部长出身蓉城的大家族胡家,是一位修道者,曾跟随一位实力强大的道长学习道术,年纪轻轻就达到了三品巅峰的修为,在整个西南地区,都是难得的才俊。

他将一壶泡好的茶倒入茶杯,往前推了推,说:“元女士,请品尝一下这杯茶吧。”

我走过去,在他对面坐下。双手捧茶,喝了一口,只觉得唇齿留香,琥珀色的茶流入身体里,居然萦绕着一丝淡淡的灵气。

那灵气极为稀少,连我所做的药膳都比不上,但的确是灵茶,在这个灵气枯竭的时代,这样的灵茶价值连城。

“果然好茶。”我惊叹道。

他嘴角微微一勾,道:“和你的八珍解毒汤比起来,这些都算不得什么。”

我笑了笑,道:“贵单位帮了我很多,我也希望能帮上忙。”

他温和地说:“既然如此,我就开门见山了。元女士,这两天已经有七拨人进入了山城市地界。很多方面都向我们施压,要求我们公布你的身份。”

我望着他的眼睛,问:“那你们公布了吗?”

“保守你的秘密,是上面对我们下达的命令,我们当然不会公布。”他抬起眼睑。认真地说,“元女士,我也很好奇,那些珍贵的丹药,你是从何而来。”

说着。他又给我倒了一杯茶。

我一边品茗一边说:“都是家师所赐。”

他深深地望着我,我觉得他的眼神无比犀利,仿佛要看到我的心里去似的,让我一阵毛骨悚然。

“原来是尊师所赐。”他笑了笑,道,“莫非尊师是位炼丹师?”

“师父是位杏林高手。”我不由得问:“如今这世上,炼丹师多吗?”

他笑道:“尊师没有告诉你吗?如今炼丹一途,人才凋零,很多丹方也相继失传,哪怕是医术最为高明的药王谷,也只有两三位炼丹师,我们部门,也只有总部才有炼丹师。”

我心中一抖,炼丹师居然这么珍贵吗?

“丹药难求,所以你该知道,你在直播里拿出了两种丹药,在修道界、异能界和武道界里,引起了多大的轰动。”他道。

我微微皱了皱眉头,竟然有这么夸张?

“想要得到这两种丹药丹方的人,不计其数。”胡青鱼道。“不过,就算我们不说,并不表示他们查不到,这些世家大族有的是各种手段,云女士。你要小心。”

我放下茶杯,微笑点头:“胡部长,特殊部门为我所做的事情,我都记在心里,一定会想办法报答的。”

胡青鱼摆手道:“这是我们的任务,你不必挂怀。”

“比如现在,我就可以先报答一下胡部长。”说罢,我将自己喝到一半的灵茶推到他的面前,道:“喝了它。”

胡青鱼目光微沉,将自己喝到一半的茶给别人喝。是极为失礼的。

他抬头看了我一眼,我面带微笑,目光有些意味深长。

他端起茶杯,仰头一饮而尽。

忽然,他脸色一变,灵茶之中原本淡淡的灵气忽然浓郁了许多,还多了一丝淡淡花香,却又闻不出到底是什么香味。

“部长是精神系的异能者吧?”我说,“而且多年前还受过伤。”

胡青鱼一惊,他七岁觉醒精神系异能,天赋秉异,被称为华夏异能界未来之星,十岁的时候被国外的异能者刺杀,虽然对方没有得逞,却伤到了他的大脑。之后他的异能就进阶缓慢,最后从首都发配到了山城市来做个分部的部长。

在山城市这边,根本没人知道他受过伤。他仔细打量我,似乎很惊讶,我怎么会一眼看出。

我开启了神识之后。对别人的神魂很敏感,我们离得如此之近,他对我又毫无防备,我便能感觉到,他的神魂中,有一团血色。

我笑道:“家师是位医道高手,我也从他那里学到了一点皮毛。”

胡青鱼抿了抿唇,刚才那杯茶,让他感觉大脑很舒服,精神振奋。

这茶居然对他的精神力有好处?

他看向我的眼神变得灼热:“元女士……能治好我?”

“现在还不行。”我说。“我手中药材不齐,你伤得虽然不重,但已经这么多年了,要治也不是一天能治好的。”

他深吸了一口气,再次煮了一壶茶。茶水烧滚之后,他才镇定了下来,说:“元女士,你列个单子给我,不管什么药材,我都会去找来。”

“先让我看看你的精神力吧。”我站起身,来到他的身后,双手按住他的头顶,将精神力沉入其中。

他的精神力就像一团白色的雾气,而那雾气之中,有一团不断蠕动的血红,那团血红在还在不停地扩大。

我收回精神力,道:“我现在实力还不够,无法治好你,但能控制住你的伤势。让它不再恶化。”

“什么?”他眉头再次皱起,“我的伤势还在恶化?”

“恶化得很慢,但不出十年,恐怕你的精神力就会彻底崩溃。”我道。

胡青鱼再次深吸了一口气,沉默了下来。我道:“胡部长认为我在危言耸听?”

胡青鱼沉默不语,我笑道:“胡部长不相信我的话也无妨,再等个五六年,你的精神力修为就会下降,到时你就知道了。”

胡青鱼肯定不敢去赌,他沉默了半晌,说:“请元女士替我治疗,今后元女士的敌人就是我的敌人,谁如果跟元女士过不去,就是跟我胡青鱼。跟我胡家过不去。”

我微笑点头,胡青鱼是山城市的地头蛇,有他当靠山,我就会安全很多。

我拿出一只小玉瓶,说:“这是毕落草提炼的汁液。可以控制你的伤势,你拿去,每个星期服用一滴,等服用一个月后,我再来给你施针。”

“多谢元女士。”他眉头舒展开。脸色也变得柔和了许多。

我们又喝了一会儿茶,我告辞出来,打了个车去城南的玉石一条街,我手头的玉瓶已经用完了,需要再订购一批。

我来到上次那家店。老板是个胖乎乎的老头,脸上始终都带着笑:“元女士来啦?又要订购玉瓶?要多少,我这里刚到一批好的和田玉。”

我拿起籽料仔细看了看,确实是好玉,道:“那就给我来一百个吧。规格和以前一样。”

这时,忽然听到一个清脆的声音说:“爸,我就要上次的那条翡翠项链,你给我买嘛。”

“好,好,买买买,你要什么都买给你。”一个中年男人带着一个身材纤细的少女走了进来,那男人身高一米八几,长得有几分帅气,一身的名牌西装。当得起器宇轩昂几个字。

而他身边的少女只有十五六岁,皮肤白皙,腰肢纤细,一头微卷的长发,脸上化着精致的淡妆。一笑,脸颊上就两个酒窝。

这女孩一看就是从小养尊处优,娇生惯养着长大的。

“元先生,元大小姐,欢迎欢迎。”胖老板迎了上去,“那条翡翠项链我给大小姐留着呢。”

我瞥了那男人一眼,立刻转过身去,心口一片冰冷。

这个男人,正是我那个抛妻弃子的渣爹——元文。

这些年,他从来没有来看过我,也没给过我一分钱的抚养费,在他的心中,一直都当做没有我这个女儿。

但是,他的容貌我永远都不会忘,在外婆家的相册里,有一张爸妈和结婚照,我很小的时候,羡慕别人有爸爸妈妈,就会拿着那张照片整晚整晚地看,把照片放在枕头旁,就当做爸妈陪在我身边了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