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2章 刺杀!尹晟尧受伤/恐怖女主播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不行。”我立刻说,“一手交钱一手交货,该不赊欠。”

“可以,明天一早船靠岸之时,东西就会到。”

他嘴角勾了勾:“我手中还有无数的珍贵药材,可以任由你挑选。”

我眼中闪过一抹讥讽:“你想要丹方?”

“你肯卖?”他挑起眉毛。

“你觉得我身后的那个人,会允许这种事情发生吗?”

他意味深长地望了我一眼,不再提丹方一事,我暗暗松了口气,起身要走,他问:“你去哪儿?”

“生意已经谈成了,我还在这里干什么?”进了他手里的丹药是拿不回来了。想来他也不至于赖账。

“既然是生意伙伴,就该多交流。”他说,“我再出一棵地心草,换你做一桌饭菜。”

我在心里冷哼一声,想要凭一棵地心草就让我就范?做梦!

我抬脚走出房间,走了两步,最后又不由自主地走了回去:“你真的给我地心草?”

尹晟尧笑了一下,喝了口红酒,说:“我要点菜。”

我只得灰溜溜地来到厨房,好在船上的食材非常齐全,我一边做一边暗暗诅咒他,吃死你!

忽然,我颠勺的动作一顿,如果我在饭菜里下毒,不是就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地毒死他了吗?

我犹豫了半晌,终究没有下手。

一来,我手中药材太少,没法做到真正的神不知鬼不觉。何况尹晟尧本身似乎懂得医术,如果被他发现了,让他有了防备,就不妙了。

不如先吊着他的胃口,将来他总会再吃我做的菜,等吃得多了。放松了防备,我再下毒,成功率会更高。

我本来只用灵气洗刷食材,如今又在饭菜里输入一缕少少的灵气,让药膳更加鲜美可口。

不多时,我便做了满满的一桌。

用餐有专门的包房,欧式宫廷风格的圆桌上摆满了菜肴,饭菜的香味让两个服务员都露出了垂涎欲滴的神情。

“哎哟,真香啊。”连辛西娅都闻着香味过来了,她满脸惊讶:“元女士,这些都是你做的?”

我点了点头,她腰肢一扭,就在桌旁坐下:“元女士真是蕙质兰心,尹先生果然有眼光,有品位。”

尹晟尧笑而不语。

我坐在一旁,默默地看着他们拿起筷子,吃了一口,辛西娅脸色一愣,随即深吸了一口气,筷子动得快了起来。

辛西娅本来是精通酒桌之道的人,这次也不敬酒和聊天了,专心致志地吃,满满一桌菜,很快就见了底,只剩一堆空盘子。

看着最后一只玉米馍馍被尹晟尧拿走,她露出可惜的神情,然后用炽热的目光望着我:“元女士,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,去做我家老爷子的专职厨师?”

尹晟尧笑道:“辛西娅,你是在挖人吗?”

辛西娅一惊。心中暗道不妙,尹先生对这个女人着紧得很,应该不是玩玩,连老爷子都得罪不起他和他身后的势力,她还是不要去触霉头的好。

“尹先生误会了。”她笑道,“只是可惜。这么好吃的饭菜,老爷子却吃不到。”

就在这时,门开了,吴孙林带着吴宇杰走了进来,对着尹晟尧深深鞠了一躬,说:“尹先生,是我教子无方,请您务必再给我一个机会。”

尹晟尧沉声道:“辛西娅,你们这里的包房,是可以随随便便进的吗?”

辛西娅脸色一沉,高声道:“保安,保安在哪儿?”

吴孙林咬了咬牙。拉着儿子,噗通一声跪倒在地。

吴家本来就被魏家、郭家等家族压得抬不起头来,渐渐衰落,这次拿到灵气液的代理权,是家族复兴的唯一希望,如果不能抓住机会,吴家就完了。

“尹先生。”吴孙林说,“求您再给我们家族一个机会。这个逆子……我会把他逐出吴家,从今往后,他不再是我的儿子,更不是吴家的继承人。”

尹晟尧淡淡道:“晚了。”

吴孙林面如土色,还想再说些什么,吴宇杰忽然往前爬了两步,爬到了我们的面前,一边扇自己的脸,一边说:“尹先生,是我有眼无珠,求您给我们一个机会。我下半辈子做牛做马报答您。”

他打得非常用力,脸立刻就肿了起来,嘴角还流出了一缕血丝。

我盯着他,忽然看见他的身上有另一个影子。

鬼魂附身?

我脸色骤变,几乎与此同时,吴宇杰眼中闪过一抹凶芒。一挥手,一团黑雾朝我们迎面而来。

蚀骨阴气!

这是恶鬼才能施展的术法,这蚀骨阴气有剧毒,能够腐蚀人的皮肤,甚至骨骼,活人中了蚀骨阴气。会全身腐烂成一滩脓水,比电视剧里的化尸水还要厉害。

能炼成蚀骨阴气的恶鬼,实力必然十分强悍,肯定是某个养鬼人用无数的阴毒手段堆积而成的。

“小心!”尹晟尧朝我扑过来,将我抱进怀中,用后背挡住了蚀骨阴气,“闭气!用内力抵挡!”

我立刻运起体内的灵力,在身体四周形成一层灵气屏障,挡住了蚀骨阴气,而尹晟尧掏出一颗药丸,塞进自己的口中,然后反手朝吴宇杰狠狠打了一掌。吴宇杰倒飞出去,狠狠撞在墙壁上,留下一道血痕,当场断了气。

那恶鬼却操纵着他的身体,再次站了起来,双眼翻白。脸色青紫,面目狰狞,动作矫健如同野兽,怒吼一声,朝着我们冲了过来。

尹晟尧脸色有些发白,目光中闪过一抹冰冷,手掌在桌上一拍,盘碟全都飞了起来,朝着吴宇杰飞去。

咔咔咔。

吴宇杰被盘碟打得浑身骨折,软趴趴地倒在地上,再也站不起来。

附身在他体内的恶鬼抽身出来,屋中阴气大盛,啪啪两声,所有的灯都熄灭了。

一时间,包房里一片漆黑。

既然不能靠眼睛,就只能靠精神力了,我闭上眼睛,将自己的神识展开。现在我能感觉到方圆五米之内的情况。

尹晟尧一把抱住我,低声说:“抱紧我的腰。”

“我自己能行。”

“抱紧!别让我说第二遍!”他加重了语气,抓过我的手,环住了他的腰。

“对方是恶鬼。”我说,“你只是武者,对付不了鬼物。”

尹晟尧冷笑道:“谁说我对付不了?”

说罢,他从衣服里拿出一块玉牌,然后咬破无名指,将献血滴在玉牌之上。

一时间,玉牌光芒大盛,原本凶神恶煞朝着我们扑过来的恶鬼,忽然尖叫着逃跑,尹晟尧眼中闪过一抹杀意:“现在才想跑,已经晚了。”

他将玉牌举起,耀眼的光芒将屋子照得宛如白昼,那恶鬼马上就要隐进墙壁之中,被那光芒一照,就像是往人身上淋了一大瓶硫酸一样。身体开始灼烧、腐烂,冒起阵阵清烟,然后化为了无形,彻底消散。

电灯一下子亮了起来,外面传来一声惨叫,尹晟尧一脚踹开旁边一间包房的门。一个相貌普通的男人倒在地上,七窍流血,正在不停地抽搐。

他的身旁,还有一只碎掉的陶罐。

这个男人就是养鬼之人,恶鬼灰飞烟灭,他也被阴气反噬。五脏六腑都会迅速腐烂。

尹晟尧冲过去,抓住他的衣襟,将他拎了起来:“你是谁?谁派你来的?”

男人满脸是血,双眼血红,恶狠狠地瞪着我们,然后露出一道诡异的笑容:“杀生门要杀的人,活不了。”

说罢,脑袋一歪,他断了气。

杀生门?

又是杀生门!

尹晟尧将尸体一扔,说:“原来他们不仅派了一些普通的杀手来,还派了个邪修。金陵陆家对你真是恨之入骨啊,修道者杀手的身价比普通杀手高了数倍。”

我眉头深锁。原来都是冲着我来的。

此时,辛西娅已经倒在了地上,阴气腐蚀了他的身体,已经死得不能再死了,而吴孙林离得远,没有沾染阴气,但仿佛一瞬间老了十岁,正抱着自己的儿子,老泪纵横。

尹晟尧连看都不看他一眼,拉着我来到了一间卧房,然后开始脱衣服。

“你干什么?”我立刻后退了好几步,警惕地望着他。

他说:“给我上药。”

他脱下了外套和衬衣。露出精壮的背部,却见古铜色的皮肤上,被腐蚀了一大片,血肉中流着脓水,有一处还能见到肋骨。

我心中有些不是滋味,将疗伤丸化在水中,用湿毛巾小心地擦拭他的伤口。

“你为什么要帮我?”我问。

“我乐意。”他冷声说。

我不再问,擦过药的伤开始慢慢地长出新的肉,他又从玉瓶中拿了一颗口服,不到半个小时,背上的伤就开始结痂。

“果然是灵丹。”他感叹道,“这样的好东西,难怪那么多人都想得到。”

我默默地望着他,在心中对自己说:元君瑶,你记住,他是你的仇人,你一定不能因为这点小恩小惠,就对他心软,想想你可怜的弟弟。

天亮的时候,他背上的伤已经结出一层厚厚的血痂,最多十二个小时就会痊愈,只不过会留下难看的疤痕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