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3章 灵药交流会/恐怖女主播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游轮停在了岸边,金队长亲自带着人来收拾残局,看着那些尸体,他脸色极为难看,咬牙切齿地说:“杀生们这群狗杂种,居然敢在我们的地盘上动手,不给他们一点教训,他们就不知道花儿为什么这么红。”

他转头就对我说:“元女士,你放心,我们一定会给你一个交代。”

我点了点头。胡青鱼自然知道该怎么做。

下船的时候,一个中年男人开着车将两只玉盒送了过来,他满头的大汗,看来是我要得太急的缘故。

我打开盒子,琉璃灵芝泛着一层淡淡的七彩光晕,而地心草是淡淡的金色,看起来像用黄金打造的金叶子似的。

虽然年份不高,但品相不错,我很满意。

我拿起东西就走,背后传来凉凉的男声:“一句话不说,就想走吗?”

“生意已经做完,还有什么好说的?”我连头都没有回,大步离开。

中年男人用手绢擦着脑门上的汗水,说:“大少爷,这位女士好薄情啊。”

尹晟尧冷冷地瞥了他一眼。他连忙说:“我多话了,大少爷息怒。”

这个时候,尹晟尧看到一辆黑色的路虎极光开了过来,车窗摇下,正是唐明黎。

他的目光顿时锋利如刀。眼底涌动着一丝愤怒,就像是抓到老婆出轨一样,将手中的手机捏扁了也不自知。

中年男人头埋得很低,心惊胆战,第一次看到大少爷这样的表情,太可怕了。

我坐上了唐明黎的车,秦妮和小琼坐在后车座上,两人都受了很大的惊吓。

小琼稍微好一点,她是奥门赌王的孙女,见过的风浪要大得多。

我将他们送到了秦皚那里,也算是不负嘱托。

唐明黎将我送回家,安慰我不必担心,会有人帮我将后面的事情处理好。

没过几天,我就接到了金队长的电话,说胡青鱼亲自带队,将杀生门在山城市的势力连根拔起,而杀生门手底下的杀手们,也都相继曝光,有的被抓,有的拒捕被当场击毙,有的遁走他乡,估计一辈子都没胆子回华夏来了。

杀生门这次虽然没有完全瓦解消失,但大失元气,没那个本事兴风作浪。

这件事就像一记警钟,在那些不怀好意的人头上敲响。让他们知道,我背后的靠山非常有力量,谁若是想对付我,都要好好掂量掂量。

这天我修炼之余正在电脑上闲逛,居然发现黑岩的交流群里黄卢子的头像亮着。便跑去跟他说话,本来以为他很高冷,不会搭理我,谁知道他居然回我了,虽然经常是我发四五句,他才来一句“嗯”,但至少他肯说话就不错了。

“今天凡间是九月初六吧?”他说,“不知道那个一年一度的灵药交易会还有没有举行。”

我心中一动,连忙说:“什么灵药交易会?”

“我还在凡间时,每年都会有一次灵药交易会。在九月初十,想当年,我那个筑基丹的丹方就是从交易会上得来的。”说起这个交易会,黄卢子有些感叹,“丫头,你去带我去看看,我就将筑基丹的丹方给你,如何?”

“没问题!”我一激动,满口答应下来,直接打了电话给唐明黎,唐明黎道:“我正要跟你说这件事。这个灵药交易会一年举办两次,一次在三月初三,一次在九月初十,每次的地点都不同,今年正好在蓉城。”

我心中大喜。只要交易会还在就行。

“对了。”我问,“一年两次的规矩,有多少年了?”

唐明黎道:“已经有六七百年了吧,据说之前是一年一次,怎么突然问这个?”

我顿时懵住了。难不成黄卢子是几百年前的古人?

难道修炼到高品级之后,寿数就会增加?能活成千上百年。

这个黄卢子,不会真是仙人吧?

怎么可能?我嘴角抽搐了两下,应该只是隐居山林的大能吧。

我和唐明黎约好了时间,收拾了一下。便坐高铁前往蓉城。

和山城市不同,蓉城是个文化底蕴非常深厚的地方,到处都透着一股浓浓的古代风味,我们来到城西郊区的一座明清风格的园子。

参加交流会是要收门票的,一人十万,我心中肉痛,但还是抢着付了钱。

一进门,我就将直播间打开,黄卢子正在线上。

交流会已经开始了,参加的人鱼龙混杂。有异能者、武者和修道者,也有急于求灵药的普通人,有的人已经拿着自己的药材到处兜售。

“这位先生、女士,我这里有棵独狼花,你们有没有兴趣?”一个尖嘴猴腮的男人凑了过来。

独狼花?没听说过啊。

我说:“先让我看看货。”

尖嘴猴腮的男人将手中的玉盒递了过来。我打开一看,眼睛顿时就亮了,这哪里是什么独狼花,这明明是天狼流星花!是一味炼制火灵丹的主药。

“这棵不错,你开价多少?”我又问。

尖嘴猴腮的男人兴奋地搓了搓手,说:“这棵灵药,可是我花费了很大的力气才找来的,你看……十万美金行不行?”

我冷笑一声,说;“十万美金?你抢钱呢,十万华夏币还差不多。”我将东西扔还给他,“你去找别人吧。”

“这位女士,你等等。”他连忙说,“价钱好商量嘛,就十万华夏币,不能再少了。”

我正要喜滋滋地给钱。却听见一个粗犷的声音说:“山猴子,你又在用那些破烂忽悠外行了?”

尖嘴猴腮的男人脸色顿时变得很难看。

我转过头,看见一个身材高大的粗壮汉子大步走来,对我说:“小姑娘,别相信他,他是个老骗子了,这里大部分都是中医妙手,每年都要来参加,你可以问问他们,谁不知道这老头子卖假药行骗?”

山猴子满脸通红,怒道:“臭小子,你给我等着!老子不会放过你!”

说完,抢过灵药就走,我连忙开口叫住他:“等等。”

山猴子目光不善地盯着我,说:“你想怎么样?”

我说:“你这东西我要了。你给个实诚价。”

粗壮大汉急道:“姑娘,我告诉你,这种花不叫独狼花,叫狼尾草,虽然也可以入药。但价格非常贱,后面山上多的是,你想要,交流会结束之后去山上采就行了。”

山猴子怨毒地盯着粗壮大汉,咬牙切齿道:“老杨。你是故意要和我作对是吧?”

老杨怒瞪他一眼,说:“你上次忽悠一个小姑娘买了你的破烂,那小姑娘的爷爷病得都快死了,急于求药,一个几十块的地月莲你要人家几十万,你这黑心肝的奸商,迟早要遭天打雷劈!”

这时,黄卢子说话了,他的语气依旧是冷冰冰的,但我能听出里面的愤怒。

“丫头。替我废了这个玷污我杏林名誉的奸商。老夫自有重赏。”

我点了点头,这种败类,该死。

山猴子冷笑一声,说:“那是她自己不识货,怪不了我。”

老杨怒道:“你迟早要遭报应!”

山猴子得意地仰起下巴,说:“那就看看我什么时候遭报应吧。”

说完,他转身就走,走出去没有几步,忽然眼睛一直,整个人都往前扑了下去。倒在地上不停地抽搐。

旁边的一个人似乎是医生,正想上前看看,被另一个人拉住了,说:“这是个出名的灵药骗子,专门骗那些病重急于求药的人。”

那医生立刻不动了,眼中闪过一抹鄙夷和憎恶。

周围全是看热闹的,没一个出手相救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