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7章 心魔/恐怖女主播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小姑娘,你不会是想引起许少的注意才闯关的吧?”

“唉,现在的年轻人,好高骛远。”

我心中道,你们懂什么,我随身带着黄卢子老前辈呢。

“我一定要闯关。”我抬起头,坚定地说。

路胖子道:“这可是你自己坚持要闯的,怪不得别人,来这里登记,按下手印。生死勿论。”

我毫不犹豫地按下了手印,唐明黎拉住我,说:“我陪你去。”

“这可不行。”路胖子说,“按照规矩,闯关只能一个一个闯。”

我给了唐明黎一个微笑,说:“明黎,你要相信我,我不会死的。”

唐明黎被我眼中的笑意所感染,从靴子里抽出他那把黑色的匕首,交给我说:“你拿着这个。如果遇到了危险,一定不能硬拼,到时候只要喊一声我认输就行。”

“我知道了。”我接过短匕,“谢谢你。”

说完,我纵身一跳。跳进了池塘之中。

我不懂轻功,这一跳差点跳进了水中,奇怪的是,这些荷叶与普通荷叶不同,能够承载住一个人的重量。

但我双手乱划,好一会儿才稳住了身形,周围围观的人们都忍不住笑了起来。

“这小姑娘胆子真大,就她这点本事,还想闯七杀阵?”

“我们来打个赌,她能闯几关?”

“哈哈。我们还是来打赌她能坚持几分钟吧。”

此时,黄卢子在耳机里说:“小心点,你要是摔进了水里,就算闯关失败。”

“是。”我按照他教我的办法,将灵气集中在双腿之中,牢牢稳住身形。

忽然,一股强大的阴风扫来,差点把我吹飞,我咬着牙,说:“前辈,风太大,我坚持不住了。”

黄卢子冷哼道:“这个七杀阵是简化版,以前真正的七杀阵,哪怕是六、七品的修真者,也很难过关。”

我苦笑道:“前辈,我才一品啊。”

“按照我说的做。”他高声道,“往左边走三张荷叶。”

我按照他所说的步伐前行,好几次雷电就要劈到我身上了,却被我躲了过去,直到踏上岸边。我还觉得很不真实。

我居然过关了?

“她居然能过第一关?运气真好。”

“就是,你看她在荷叶上面走得毫无章法,居然一路有惊无险,这运气真是逆天了。”

“光有运气有什么用?能过第一关,她能过后面几关吗?”

第二关。桃林。

我刚走进桃林之中,忽然听见树叶声响,一回头,便看见一头两米长的巨狼朝着我扑了过来。

我立刻拔出短匕,反手就是一刀。

随着血肉模糊的声音响起,我手中的刀刺进了巨狼的脑袋,但巨狼巨大的身躯还是将我扑倒,压得我浑身都疼。

我用力将它推开,却发现无数的巨狼出现在四周,一双双绿色的眼睛阴森森地盯着我。

我后脊背一阵阵发凉。握紧了短匕,准备拼命。

黄卢子开口了:“这些巨狼并不是真的,全都是阵法里的幻觉,照我说的做!”

我咬牙站起,挖出一坨朱砂,脱下帽子,在额头上画了一个符箓。

这时,无数巨狼都朝着我飞冲了过来,张开的血盆大口之中,有无数明晃晃的獠牙。

我心中道:“拼了!”

身形猛地一起,朝着那头最大的巨狼迎面冲了上去。

“她要干什么?送死吗?”旁观的人们低声窃窃私语。

“真是太可惜了,这么年轻的小妹妹,就这么死在狼吻之下。”

“这是她自己要找死,有什么办法?”

巨狼就在眼前,我甚至能闻到它嘴里的腐臭味。我大叫一声,闭上眼睛,抬手就朝它的脑门按了下去。

那朱砂符箓亮起金色的光芒,正好打在巨狼的两眼之间,眼前顿时白光闪烁。众人都觉得眼前一白,眼睛有一瞬间失明,等能看清东西了,才发现我已经来到了第三关前。

“咦?她过了第二关了?”

“她是怎么过的?我怎么没看明白?”

而此时凉亭之中的路胖子,也瞪大了眼睛。满脸的不敢置信。

一个一品中期的修士,还不怎么会武功,居然能够突破第二关?这不科学啊!

唐明黎心中也惊讶无比,难道……又是高人指点?

许洋没有说话,似乎若有所思。

而此时。在远处的阁楼上,尹晟尧目光深邃,老李道:“大少爷,这位元女士似乎找到了第二关的阵眼所在,也不知道是误打误撞。还是有意为之。”

尹晟尧冷冷道:“看下去。”

我来到第三关,这里只是一个普通的明清风格小屋子,我打开门,走进其中,里面似乎是一座灵堂,只有一张张白色帘幔在飞舞。

我掀开帘幔,发现那棺材之前挂着一张遗像,而遗像上的人,居然是我!

我大惊,迅速往后退。却发现棺材盖子开了,一双双手从里面伸了出来,无限拉长,朝着我抓了过来。

我举刀便砍,一刀一个。砍断了无数的手臂,而手臂越砍越多,直到将我四肢都缠住,高高地举了起来,拉向棺材。

黄卢子道:“这些都是幻觉,用你的神识!”

我闭上眼睛,将自己的脑袋放空,那一瞬间,我仿佛看到了前方有一团光,而那团光。就是第三关的阵眼!

我大喊一声,用力砍断缠住我的手的鬼手臂,然后一剑猛地朝那团光刺了过去。

啪地一声,那团光熄灭了,灵堂全都消失。我跌落在地,发现那团光其实是一盏白色的灯笼,灯笼已经被我刺碎,上面有一个黑色的符咒。

我定了定神,继续往下走。

第四关,我照着黄卢子的指示,砍断了一根木桩,顺利过关。

第五关,我咬破食指,用血和朱砂在墙上画了一个符咒。念诵咒语,破坏了这一关的阵眼。

第六关,我将一盏台灯放回了正确的位置上,所有幻影都消失了,顺利过关。

终于来到了第七关。而外面的观众们已经炸了,越来越多的人被吸引过来看我闯关,将外面围了个水泄不通。

“她居然闯过第六关了!这也太厉害了吧?难不成药王谷将过关的办法泄露给她了?”

“你这话可不能乱说啊,药王谷这几千年的名誉还是要的,怎么会干这种事。”

“我怀疑,这小姑娘家中有个阵法大师的长辈,她应该是懂阵法的。”

“现在的阵法大师少之又少,这小姑娘命真好啊。”

许洋眼中浮动着异样的光彩,唐明黎却满眼的兴奋和激动。

阁楼上,老李忍不住偷偷看了几眼自家大少爷,心中偷偷想:难道大少爷把阵法的秘密泄露给了元女士?不对啊,每次所布的阵法都不一样,阵眼也有所不同,连大少爷都不可能知道的。

我没空搭理外面那些议论和猜测,缓缓地走进了第七关。

令我惊讶的是,第七关什么都没有,只是一块空地,中间立着一块石碑,石碑上面是一个巨大的文字。

但谁也认不出那究竟是什么字,符箓不像符箓,字不像字。

“黄前辈,这是什么啊?”我问。

“这是你的心魔。”黄卢子说。

我盯着那块石碑,忽然眼前一花,便陷入了恐怖的梦魇之中。

一幅幅画面在面前快速闪过,我看见我脸上长瘤子的时候,我那个渣爹元文在家里摔东西,大发雷霆,还打我妈;我看见小时候进了村里的学校,被全班同学欺负,他们朝我扔石块、臭鸡蛋,往我的课桌里塞老鼠、粪便;还有初中、高中,我所有的难堪、屈辱、痛苦都像噩梦一般缠着我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