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3章 威名远扬/恐怖女主播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先落把他们送去了医院,应该没问题。”小林道,“你要不要去医院?我开车送你。”

我摆了摆手,说:“我没什么事,就是灵气耗损过度,回去修养一些时日就行了。”

小林热情地说:“我送你回家。”

“不用。”唐明黎道,“接我们的车已经来了。”他将我抱得更紧了一些,“我们想过过二人世界。”

我嘴角抽搐了两下。脸颊飞起红晕,低下头不说话。

小林一副“我懂”的表情:“那就不打扰二位了,阴阳和合也是恢复灵气的最好最快的方法。”

等等,什么阴阳和合,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?

唐明黎却露出意味不明的暧昧笑容,转身走进了停在一边的黑色路虎。

“现在……可以放开了。”我红着脸说。

唐明黎凑过来,在我耳边低声道:“不试试吗?”

“试什么?”

“阴阳和合啊。”他朝我眨了眨眼睛。

我立刻像只受惊的猫儿一样跳到一旁,惊恐地说:“别别别开玩笑,我我我我不是随便的人。”

“我也不是随便的人。”他摸了摸下巴,“不过我有时候随便起来不是人。”

我翻了个白眼,说:“那你‘随便’过多少女孩?”

唐明黎义正言辞地说:“我‘随便’也要看人的,那些庸脂俗粉怎么能入我的眼?”

“我不算庸脂俗粉吗?”我胡乱问道。

“如果你都是庸脂俗粉。这世上哪里还有出尘脱俗的好女人?”他认真地说。

我无语:“你这也太夸张了。”

他还想说什么,我立刻转移了话题,直到回了家,我才松了口气。

我心里有些乱,其实我对唐明黎是有一点好感的,也很感激他对我的帮助,也能看出他对我有意,但是我不敢轻易地走出那一步。

我已经被伤害侮辱了这么多年。我不想在感情上再被伤害一次。

说到底,我还是对自己没有信心。

我总觉得唐明黎接近我的意图不单纯,女人在这种事上的直觉总是很准。

算了,不管了。

我将这件事抛到了脑后,打开黑岩TV,发现我直播的录像还放在首页,点击数超过了五亿。

我清点了一下打赏,车祸死者家属们的打赏都超过了十万,再加上其他人的,全加起来有两百八十多万,这个数字还在不断增加,因为空刷的人很多。

空刷是我才学会的词,意思是主播没有直播的时候,死忠粉丝也给打赏。

看来这次突破三百万是没问题了。我也正式晋级黄金级的主播。

黄金级主播,别说整个黑岩TV了,就是整个华夏网络都屈指可数。

而且在打赏的人之中。我还看到了好几个纯英文的留言,打赏的账户也是国外的,说明我已经有了很多外国观众,据说海外留学的观众说。外网上有人专门给我的直播做同声翻译。

只不过,国外的观众对我褒贬不一,有的骂我是女巫,应该下地狱。

我一笑置之,谁搭理他们啊。

我的好友群中,这次只有九灵子一人看直播,其他人都还在闭关。九灵子没有给我打赏,但他之前教我在胸口画的那个符箓。已经是最大的赏赐了。

这可是能杀死厉鬼的符箓啊!

接下来的几天,我除了在家中修炼、炼药,研究药方之外,就是到之前的那个茶楼去给胡青鱼按摩治疗。

这天治疗结束之后,我接到了荟珍阁的电话,说我订的那一包金针已经做好了。

现在中医所用的金针银针只有中药店能买到了,想找到好的更难。我便托荟珍阁的老板帮我找找,钱不是问题。

我立刻前往荟珍阁。胖老板见了我,满脸的笑容:“元女士,你来啦,来,来,看看这包金针,包你满意。”

我打开盒子,将布包展开,细细一看,果然是好针。

“老板,你这针在哪里买到的?”我高兴地说,“要多少钱?”

老板笑呵呵地说:“不要钱。”

我一愣,说:“不要钱?那要什么?”

老板说:“元女士,有人想要见你,不知道你愿不愿意与他见个面?”

我脸色一沉,说:“老板,你出卖我?”

“不不不,元女士,绝对没有这个意思。”他连忙摆手道,“元女士。这位是我家老板的世交之子,他得了恶疾,几乎看遍了全球最好的医生,都治不好。但他不知道在哪里听说你的医术十分高超。所以想请你帮他看看。”

胖老板拍胸脯说:“这位少爷说了,只要你答应帮他治疗,不管能不能治好,这包金针,他双手奉上。”

我微微眯了眯眼睛,盯着胖老板看了很久,胖老板依旧笑呵呵的,没有半点的心虚。

我捏了捏手中布包,这套金针真的很好,我很想要。

“好吧,我可以见见他。”我说,“不过。我不做任何的承诺。”

“当然,当然。”他说,“那位少爷的车就在外面等着,您如果愿意。现在就可以去。”

门外停着一辆低调的黑色轿车,一位西装革履的中年男人迎了上来,微微弯腰道:“元女士,请。”

上了车。我警惕地问:“你家少爷是什么人?”

中年男人微笑道:“我家少爷姓薛,我姓陈,女士叫我老陈就行了。”

姓薛?这说了跟没说有什么两样?

“薛少是哪里人?”我又问。

中年男人道:“金陵人。”

“金陵?”我的脸色再次黑了下来,“你们和陆家什么关系?”

中年男人似乎早就想到我会问,不温不火地道:“元女士请放心,我们和陆家不是一路,恰恰相反,我们的姻亲家族和陆家还有些矛盾。”

我眯起眼睛。这个人说话做事都滴水不漏,是个难对付的角色。

黑色轿车一路开进了城北的华金山,山上有一座寺庙华金庙,车子缓缓停到寺庙的停车场。老陈带着我进了后面的厢房。

华金寺有七百年的历史了,这些房屋都修葺过,虽然还是古代的样式,但是安上了电灯和下水道,甚至还有空调。

老陈上前敲门:“少爷,我带元女士来了。”

“请她进来吧。”屋里传来虚弱的声音,老陈打开门,禅房里的床榻上躺着一个年轻人,那年轻人身上盖着被子,屋里开着空调,非常的炎热,估计有三四十度,但那年轻人在厚厚的被子里瑟瑟发抖,仿佛置身于寒冬腊月之中。

我微微眯起眼睛,若有所思。

“元女士,抱歉,我这个样子,没法起来。”他朝我点了点头。

我一看,吓了一跳,这年轻人应该不满三十岁,但形容消瘦,整个脸颊都凹进去了,眼眶深陷,嘴唇惨白,看起来十分凄惨。

我走近了几步,发现他额头上居然凝了一层淡淡的冰霜,他就像一个巨大的冰块,让四周的温度都下降了好几度。

“看来你病得真的不轻。”我在他身边坐下,严肃地说,“我想知道,你是怎么知道我的?”

薛少笑了笑,说:“大名鼎鼎的恐怖女主播,曾经治好了陆家陆启林的隐疾,手中掌握着几种灵丹,元女士,你最近在华夏风头很盛,无论是世俗界,还是在武道界、异能界、修道界,都在谈论你。”

我冷冷地望着他,握紧了拳头。

薛少道:“元女士,你不要担心,我对你没有恶意的。上面有大能量的人保护你,一般人不敢动你,甚至连你的身份都不知道。而我,也是因为家里有点能量,才能知道你的消息,前来求医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