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5章 为什么要杀我?/恐怖女主播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叶先落叹息道:“我们山城市以前只是个地级市,本来是没有分部的,后来直辖之后才建立,底蕴就比其他分部要薄,再加上我们这边的成员实力低微,被周围几个分部的联合打压,业绩已经连续几年垫底。业绩低,分得的资源就少,唉,再过两天就是第三季度的聚会了,西南地区的分部都会派人参加,估计我们又是垫底。”

没想到特殊部门之内也是丛林社会,弱肉强食。

不过也可以理解,公司里面不也都把资源给了业绩最好的团队吗?

陈德凯的伤情稳定之后,叶先落便带着他离开了。第二天一早,胡青鱼居然亲自登门道谢。

我给他倒了杯茶,淡淡道:“胡部长,俗话说,无事不登三宝殿。你今天来,恐怕不是道谢这么简单吧?”

胡部长笑道:“元女士果然聪明,我也就不拐弯抹角了,我希望,这次季度会,元女士能以山城市分部的身份参加。”

我说:“但我并不是山城分部的人。”

“元女士可以挂名,不进编制,不受约束,只是外围人员。这样的外围人员,每个分部都有,他们的业绩,也都算在分部名下。”胡青鱼道。

我明白了,山城分部的业绩不佳,但我在这两个月内屡屡杀死鬼物,有我的加入。山城分部就不再垫底。

胡青鱼叹息一声,说:“我知道这事有些强人所难,但元女士你想想,你在山城市生活,我们分部负责保证你的安全,如果我们资源稀少,无法让手下成员进阶,实力只会越来越弱,到时候又怎么保护你呢。”

说得好有道理,我竟然无法反驳。

的确,我需要山城分部这个官方部门来帮我挡着那些觊觎我的恶狼。

“可以。”我同意了,“季度会什么时候开?”

“就在两天之后。”胡青鱼道,“今晚就要准备去春城了。”

当晚,我们就坐上了前往春城的飞机,一同去的还有金队长和小林。

春城,城如其名,四季如春,我们一下车就换上了薄衣服,住进了春城最好的五星级酒店之一——春城之南酒店。

特殊部门季度会议,就在这座酒店内举行。

刚走进酒店大堂。就听见一个揶揄的声音说:“哟,这不是胡部长吗?”

我们齐齐转过头,看见一个身穿皮夹克,戴着墨镜的男人,戴着三个年轻人走了进来。

胡青鱼脸色一沉:“马万江。”

马万江正是蓉城分部的部长。三十多岁,雷系异能者。山城和蓉城两个分部之间的矛盾由来已久,两个部长更是互相看不惯。

金队长目露凶光,小林低声跟我说:“那个长得很瘦的男人就是刘和平,陷害了陈德凯的就是他。”

我看了一眼那个瘦男人,他长得不高,身形瘦削,目光阴冷,被他瞟一眼,就会觉得浑身起鸡皮疙瘩。

马万江笑嘻嘻地说:“胡部长。好久不见了啊,这段时间你们山城分部还好吗?”

胡青鱼冷笑道:“托你的福,山城分部蒸蒸日上。”

“是吗?”马万江笑道,“那你们这个季度的业绩一定不错,下个季度能争取到更多的资源了。”

胡青鱼冷冷地瞥了他一眼,说:“到时候你就知道了。”

我们正准备走,马万江忽然将目光落在我的身上:“这位戴帽子和口罩的,就是大名鼎鼎的元女士吧?”

我们步子一顿,马万江说:“看来元女士已经成为山城分部的一员了,怪不得胡部长的这么有底气。据说元女士献了一个八珍解毒汤给咱们特殊部门。就凭这个解毒汤,山城分部就能得到大量积分,提高业绩。”

特殊部门是按照积分来计算业绩的,解决灵异案子之后,按照案子的难易程度,给予相应的积分,积分越高,业绩就越好。

马万江往前走了两步,微笑道:“元女士,有没有兴趣到蓉城来居住?我们蓉城分部的实力很强,比山城分部更能保护你。”

这种当面挖人的行为,让胡青鱼勃然大怒,他脸色阴沉,目光森然道:“马万江,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

“我的意思很明显了。”马万江说,“以山城分部那种实力,元女士留在山城市根本不安全,上次在长江之上,元女士就遭到了杀生门的袭击。”

山城分部的人都感觉很难堪,我笑道:“多谢马部长的关心。我在山城市住得很好,暂时还不想搬家。”

马万江耸了耸肩,说:“元女士,你可以再好好考虑一下,你改变主意之后。随时都可以来找我们,我们的大门永远向你敞开。”

去房间的路上,胡青鱼的脸色一直很难看,小林低声对我说:“元女士,别相信他们的鬼话。”

我笑道:“山城市是我的家乡,不管别的地方怎么样,还是自己的家乡好。”

小林和金队长都松了口气。

按照规矩,每个分部的部长住的都是豪华套房,普通人员住的是商务单间,我本想下楼买点日用品,刚走进走廊,就看见一个女人迎面走来。

“你就是元女士?”那个女人挡住了我的去路。

我上下打量她,她身高有一米七几,身材十分火爆,身上穿着黑色的紧身衣,紧身衣低胸,露出深深的事业线。

“我是,你是哪位?”我警惕地问。

女人道:“我是贵城分部的金灵羽,你手中的那种补充气血的丹药,有多少我全要了。”

我嘴角抽搐了两下。这位大姐真霸道。

我淡淡道:“金女士,那种丹药非常珍贵,又不是大白菜,论斤卖。”

金灵羽沉着脸说:“价钱好商量。”

“这不是钱的问题。”我说,“我现在手头没有丹药。等有了,你再来买吧。”

说完,我绕过她而去,她冷冰冰地叫住我:“在春城,你要小心一点,这个地方挨近边境,情况复杂,最容易出事。”

我微微眯起眼睛,这是在威胁我吗?

我回过头去冷淡地望了她一眼,走进了电梯。

电梯一直往下,来到十楼的时候,进来了一个女人,手中牵着一个十来岁的小女孩,小女孩手中拿着只冰淇淋,一边走一边吃。

我本来在低头玩手机。忽然感觉到一种阴冷的寒气,立刻抬起头,从电梯门的反光中,看到站在我身后的女人目露凶光,袖子里有一把匕首掉出,朝着我的后背刺了过来。

我骤然转身,她的一刀刺了个空,我开始和她过招,这个女人居然是个明劲巅峰的武者,这里空间狭小。我的拳法虽然不怎么样,但拳头里带着灵气,一拳打出去,都带着一股风。

“咔擦。”我一拳打在她的胸口,清脆的骨裂声响起。她惨叫一声,猛地吐出一口鲜血。

我冷声道:“你是谁?为什么要杀我?”

女人抬头望着我,忽然发出凄厉阴狠的笑声。

就在这时,我似乎感觉到了什么,侧过头看向那个小女孩,她目光如刀,嘴角勾起一抹充满杀意的笑容。

接着,我便感觉一股力量冲进了我的脑海之中,如果换了普通人,挨了这么一下,会立刻变成白痴,严重一点会当场死亡。

但我是修道者,我的神识被强行打开之后,又比普通修道者要强上许多倍,我猛然一睁眼睛,她的精神力攻击被我骤然化解,反噬回去,她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,脑袋往后一仰,重重地摔在电梯墙上,摔倒在地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