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6章 最佳新人奖/恐怖女主播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与此同时,电梯门发出叮咚一声脆响,门开了。

门外站着几个普通客人,他们满脸震惊,我迈腿走出去,他们立刻惊恐地散开,仿佛我是个杀人不眨眼的魔鬼。

我拿出电话,打给胡青鱼:“这里有两个杀手,来处理一下。”

胡青鱼很快就来了,金灵羽也跟了过来,我这才知道,她居然是春城分部的部长。

我在西南地区的特殊部门似乎是个名人,听说我遇刺,很多参会人员都过来围观,那个成年女人被带走。金灵羽的两个手下检查了小女孩的尸体,说:“部长,根据我们系统库里的资料,她是杀生门最著名的杀手之一,代号不死老妖。是个一级巅峰的精神力异能者。”

精神力异能者?

围观的人都露出惊讶的神色,那两个手下又朝我看了一眼,说:“她也是被精神力杀死的。”

众人再度震惊。

“你是精神力异能者?”金灵羽皱眉道。

“不是。”我淡淡地看着她,她在威胁我之后,我就遇到了刺杀,是巧合吗?

“这难道是修道者的‘神识’?”马万江说,“我曾听说过,修道者会开启神识,和精神力差不多,但还是第一次见到一品的修道者,有这么强的精神力。”

他微笑道看向胡青鱼:“我记得你们山城分部的那个一品修道者,还没有开启神识吧?”

春城的部长是个中年女人,她若有所思地说:“一般二品修道者才会开启神识,在一品就能开启的,都是天赋秉异的。将来成就无可限量。”

胡青鱼说:“各位,现在不是讨论元女士天赋的时候。我们特殊部门在这里开季度工作会,却出现了杀生门的杀手,还对我们的人下手,这也太嚣张了。”

说着,他看向那个中年女人,中年女人严肃地说:“这是我们春城分部的失职,各位可以放心,我一定会加强安保,绝对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再度发生。”

我冷冷地看向金灵羽,说不定在背后策划的人,就是她。

众人各自散去,小林说什么都要跟我一起出门,说是保护我的安全,我特别无语。

我匆匆买了日常用品回来,也没有闲心到处闲逛了,第二天一早,季度工作会正式开始,主持的是来自于首都总部的一位特派员,姓方。

我跟着胡青鱼走进会场。发现山城市的位置在最角落,这个位置是按照以往的业绩和分部的实力划分的,山城市长期垫底,从来都坐角落。

和政府部门的会议一样,刚开始都是冗长的领导讲话。我仿佛又回到了学生时代,听得我昏昏欲睡。

领导讲完了话,就是各个分部做报告,这个总算是有点意思,听了一圈下来,果然是山城分部的实力最弱,处理的灵异案件也最少。

第三个环节是表彰,业绩最好的分部是贵城分部,最差的是春城分部。

这个结果一公布,众人都有些惊讶。往年都是山城垫底,今年山城居然追上来了?

春城的那位中年女部长脸色很难看。

然后便开始给个人颁奖,什么最佳贡献奖、最佳领导奖,都没有山城市的份儿,直到最后一个奖项。

“现在是最佳新人奖。”方特派员拿着话筒说,“今年各分部都进了不少新人,但其中表现最好,业绩最高的,非山城分部的外围探员元君耀莫属。”

掌声响了起来,小林卯足了劲儿鼓掌。我一路走上领奖台,周围投来不怀好意的目光。

方特派员满脸堆笑,对我特别和蔼:“小元啊,好好努力,将来前途无量啊。”说着,将一尊白玉奖杯、一本证书和一个玉盒交到了我的手中。

我打开玉盒一看,眼睛立刻就亮了。

百年份的人参!

原来兴趣缺缺的我立刻握住了他的手,双眼放光地说:“特派员你放心,我一定会好好干,争取年年都拿最佳新人奖。”

下面一阵哄笑,胡青鱼等人扶住了额头,真特么的丢人。

我回到座位,看着这百年人参,爱不释手,没想到还有这样的收获。

接下来就是资源的分配了,春城那位部长立刻道:“我云省境内有个神秘莫测的金蛊宗,总部下了命令,今年年底一定要打掉他们在春城的分部,如果削减我们的资源,恐怕对行动不利。”

说着。她目光不善地看向胡青鱼:“山城市一向安定,也没有什么邪恶门派,哪里用得了那么多资源?何况他们还有个会炼丹的元女士。”

胡青鱼冷笑一声:“李丰,你不要找借口,去年我山城市要除掉杀人不眨眼的异能者刘培志的时候。你怎么不说分我们一点资源?那可是个三级冰系异能者。”

顿了顿,他又说:“至于元女士的事情,呵呵,李部长,你家里那么有钱,不如特殊部门不给你发工资了如何?”

李部长冷哼一声:“上面已经说了,这两年西南地区以除掉金蛊宗为重,你们要跟上面的命令作对吗?”

胡青鱼毫不妥协地说:“你们春城的底蕴深厚,少这点资源,不过是九牛一毛。何况你们明明知道要除掉金蛊宗,在第三季度还不认真做事,又怪得了谁?”

山城分部往年一直被其他分部压着,他们挤兑山城分部的时候,从来不留情面,胡青鱼自然也不会留情面。

“胡青鱼,你欺人太甚。”李丰拍桌而起。

胡青鱼也愤然而起,怒道:“李丰你别输不起!”

李丰是个三级巅峰的冰系异能者,一怒之下,手一挥,六根尖锐的冰锥凭空出现。朝着胡青鱼迎面刺来。

周围的人都一副看好戏的模样,胡青鱼虽然也是三级巅峰,但他所表现出来的实力,却远远没有三级巅峰,在上半年的西南地区比武之中。胡青鱼和李丰打了一场友谊赛,被李丰打得落花流水,为此,山城分部大半年都抬不起头。

暗中有一些传言,说胡青鱼受了伤,境界跌落。

因此周围这些分部,才敢肆意打压山城分部。

马万江摸了摸下巴,说:“看来今天胡青鱼又要出丑了。”

胡青鱼目光一冷,精神力席卷而出,将那六根冰锥绞了个粉碎。

李丰大惊:“你,你怎么……”

胡青鱼眼神凌冽,下巴往上一抬,一股磅礴的精神力朝着李丰卷了过去。

李丰脸色骤变,匆忙后退,就在这个时候。忽然一只手伸了过来,挡住了这一击。

这雷霆一击,居然被轻而易举地化为无形。

方特派员笑呵呵地说:“哎呀,大家都是一个部门的,这么剑拔弩张的又是何必呢?今后还要联合执行任务,抬头不见低头见,闹大了多不好。”

我微微皱眉,这个方特派员,李丰袭击胡青鱼的时候他不出手,胡青鱼反击他出手了。看来是李丰一伙的嘛。

胡青鱼看了他一眼,说:“我跟李部长只是切磋而已,怎么会伤了和气呢,李部长,你说呢?”

李丰脸色苍白。嘴角勉强勾起一道笑容,说:“胡部长说的对,只是同事之间的切磋而已。”

方特派员和气地说:“那咱们还是按照往年的规矩,按照业绩来分配资源,大家没用意见吧?”

李丰不再说话了,只是眼底闪过一抹怨毒。

她有意无意地瞥了我一眼,让我打了个寒颤,仿佛被毒蛇盯上了一般。

会议扯皮扯了一个下午,晚上举行晚宴,表面上看来一团和气,下面却暗潮汹涌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