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7章 鬼面虫蛊/恐怖女主播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我本来想低调地吃饭,却总有人过来跟我搭讪,我又不好不理,便勉强保持着笑容,跟他们有一搭没一搭地说话。

这些人的目光都带着试探,总是有意无意地问起丹药的事情,我一概微笑不语。

就在这个时候,李丰的手机忽然响了,她接了之后脸色剧变,对方特派员说:“市中心的莲花商场出事了。我要求将元君瑶女士暂时分配给我们,帮忙我们解决案件。”

方特派员皱眉道:“出了什么事?严重吗?”

“非常严重。”李丰眉头深锁,脸色发黑,“已经有将近百人病倒,防疫部门封锁了商场,但情况很糟糕,不是普通的疫情,有可能是蛊毒。”

方特派员脸色剧变,站起身道:“是金蛊宗?”

李丰点头:“很有可能。”

方特派员看向我:“元女士,你意下如何?”

都已经有上百人中毒了,我还能说什么?

“我愿意去。”我点头道。

胡青鱼连忙说:“我们山城分部有保护元女士的义务,我们要求一同前去。”

李丰本想拒绝,但方特派员道:“多个人多份力量,你们一起去吧。”

他脸色凝重道:“今天是我们特殊部门一季度一次的会议,他们选在这个时候下手,是对我们的挑衅,一旦有需要,在场的所有人,都必须参加绞杀金蛊宗的行动。”

我们立刻坐车前往莲花商场,商场外面已经围起了警戒线,警戒线内立起了透明的塑料隔离带,无数身穿生化服的人来来去去。

商场外面围满了看热闹的路人和家属,特别是这些家属,对着维持秩序的警察大吵大闹。

我们下了车,全都穿上防护服。走进隔离区,一个同样穿防护服的男人迎了上来,李丰问:“小秦,情况怎么样?”

“很糟糕。”小秦脸色阴沉凝重,说,“病倒的人已经达到了两百,所有和他们接触过的人,都有感染的危险。”

小秦告诉我们,今晚是莲花商场店庆打折,人流如潮,第一个病人是在一家服装店犯病的,他忽然肚子胀大,疼痛难忍,开始腹泻和呕吐,吐出来和拉出来的都是密密麻麻的虫子。

很快有了第二个、第三个病人,防疫部门的人来调查,发现这些病人都曾在星客咖啡店里喝了咖啡,他们离开之后,所接触到的每一个人都已经犯病了,而这些人所接触过的。也有犯病的危险。

李丰脸色一沉,说:“他们这一天内所接触到的人,很多都已经离开了商场,你的意思是,疫情很可能会传遍整座春城?”

小秦低下了头。李丰面如死灰,这可是事关数千万人生死的大事啊。

“立刻将这件事情上报。”李丰道,“恐怕要请总部派中医国手才能解决。”

我上前道:“可以让我先看看病人吗?”

李丰看了我一眼,说:“小秦,这位是元女士,你带她去吧。”

小秦惊讶地打量我,激动地说:“你就是那位……你好,我是你的粉丝。”

李丰瞪了他一眼,他立刻收敛起情绪,说:“元女士。这边请。”

我跟着他进了巨大的医疗帐篷之内,里面用塑料隔了很多个隔间,每个隔间里面都躺着一个病人,肚子大得仿佛怀胎十月,疼痛的低吟一声接着一声,还不时有虫子从床上掉下来。

我快步走过去,捡起一条虫子,仔细看了看,又去解病人的衣服。

“喂,你。说你呢,你干什么?”一个医生冲了过来,想要拉住我,“你是谁?在这里瞎捣什么乱?”

小林立刻上来拦住他,说:“这是医生,在检查病人。”

“医生?哪个医院的?医师?还是主任医师?”那个医生毫不客气地说,“先出示你的证件。”

小林立刻拿出了他的军官证:“这是我们的医生,请放尊重点。”

我根本没有管他,解开蓝白条纹的病服,发现病人的肚子上有一条长长的黑线,从胸口开始,一直到丹田处。

我深吸了一口气,打开了生化服的头盔。

那个医生急了:“你干什么?找死是不是?”

小林按住他的肩膀,面色阴沉:“别动。”

我脱下生化服,从包里挖出一块特制朱砂。涂在手上,然后按住了病人的肚子。

病人的肚子之中突然蠕动了一下,出现了一条蛇的形状,有婴儿手臂那么粗。

那个医生吓了一跳:“这,这是怎么回事?”

“鬼面虫蛊。”我沉声道,“没想到他们居然敢在闹市区用这种阴毒的蛊虫,简直是丧心病狂!”

“鬼面虫蛊?”胡青鱼等人面面相觑,他们也算见多识广了,但从来没听说过。

那个医生焦躁不安地说:“这,这不可能,这一定是你的障眼法!我们给病人做过胃镜肠镜、X光、CT,甚至还给一个病人做了剖腹手术,在他们的肚子里什么都没有发现!”

“现代医学是发现不了蛊毒的。”我说,“不然你们以为那些虫子是从哪里来的?”

医生抓着自己的头发,这些让他几十年来的世界观都崩溃了。

我不理他,拿出手机,悄悄地开了直播间,不过不对所有人直播,只点开了“天”字按钮。

第一个进来的是黄卢子,第二个是正阳真君,我满心激动,真君终于出关了。

正阳真君道:“丫头,你进阶了?一品中级?速度有点慢啊,不过现在凡间灵气淡薄,也算不错了。”

我假装去看另外一个病人,然后低声道:“真君,您这次也晋级了吧?”

正阳真君笑道:“我现在的修为,要晋级哪有那么容易,不过,倒是有些收获。你这边是怎么回事?”

我将涂了朱砂的手在一个病人的肚子上抚过,肚子涌动出蛇形,正阳真君怒道:“鬼面虫蛊!谁这么阴毒?”

“这人在闹市区对很多人下了鬼面虫蛊,如今已经有两百人中了蛊毒。”我咬牙道。

“真是混账!”正阳真君怒喝,我道:“就怕一传十、十传百,到时候几千万人都要受害。”

话还没说完,忽然角落里躺着的一个病人忽然浑身抽搐,口吐白沫起来,那白沫之中还带着许多虫子,看起来就像是尸体上的蛆似的,非常恶心。

我连忙走过去。在他身上几个大穴输入灵气,暂时将他体内的蛊虫压制住。

“他怎么样了?”胡青鱼问。

我脸色阴沉道:“他应该是最先发病的那位病人吧?鬼面虫蛊开始发作了,这只鬼虫会啃食他的内脏,直到将他的肚子全部吃空,然后从口中爬出来。”

几人都变了脸色。胡青鱼连忙问:“有没有什么解蛊的办法?”

“你们先出去一会儿,让我仔细想想。”我将几人打发出去,然后问:“黄卢子前辈,我在您的玉简之中见过鬼面虫蛊的案例,您曾经用九环解毒丹解了鬼面虫蛊。但玉简中并没有九环解毒丹的丹方,我能不能用您需要的东西跟您换丹方?”

黄卢子冷淡地问:“你能给我什么?”

我连忙问:“您想要什么?我尽量去找。”

正阳真君不满地说:“黄卢子,别忘了,你可是医生,医生就该救死扶伤。这话还是你自己说的。”

黄卢子哼了一声:“你见过哪个医生治病不收钱吗?”

我说:“给诊金是应该的,黄卢子前辈,您想要什么,尽管吩咐。”

黄卢子沉默了片刻,说:“听说……凡间现在流行辣条?”

我顿时有些懵。

什么?黄卢子前辈想吃辣条?

我呆了半晌,才小心翼翼地说:“前辈,辣条是垃圾食品,不健康的。”

“你管我!赶快去找来!”

“是,是,我这就去找。”我连声答应,生怕他反悔,转身走出门去,对胡青鱼说:“胡部长,麻烦你去买一箱辣条来。”

胡青鱼也懵逼了:“什么?你现在还有心情吃辣条?”

我严肃地说:“我从小就喜欢吃辣条,吃了辣条。我的头脑才会更清醒。”

胡青鱼嘴角抽搐了两下,对小林说:“赶快去找!”

“是。”小林立刻跑出去找辣条去了,没过多久,他便抱着一箱子最贵的辣条回来了,正好被李丰看见,她皱起眉头:“你们在干什么?别告诉我辣条能治病。”

“这些辣条是给我吃的。”我说。

李丰脸色立刻黑了半边,其他几人也满脸怒气,一个穿军装的中年男人怒道:“乱弹琴!别人连命都快保不住了,你居然有心情吃吃喝喝?”

我看向这位军官:“这位是?”

胡青鱼说:“这位是曾上校,莲花商场已经被军方接管了。”

曾上校冷冷地瞥了我一眼,眼中有几分厌恶,说:“闲杂人等都退下去,不是医生就不要在这里瞎胡闹。”

胡青鱼说:“曾上校,元女士已经查出了病因。”

“哦?”曾上校毫不在意地问,“病因是什么?”

“鬼面虫蛊。”我说,“一种古老而阴毒的蛊毒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