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1章 诡异的美人画/恐怖女主播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现在是和平年代。”尹晟尧说,“那么多吸血鬼,不可能说杀就杀,只要他们不作恶,华夏政府便容许他们存在。”

我扶额:“那我还真倒霉,上个厕所就能遇到一个作恶的吸血鬼。”

我对他挤出一丝笑容:“真巧啊,你这是要回药王谷了吗?”

“我是来找你的。”他看着我说。

我不自觉地后退了一步,说:“尹少找我有什么事?”

“听说你在春城干了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?”他说。

我皱眉:“这么快,大家都知道了?”

他从衣服里取出一张杏色的卡片,递给我道:“你炼出了一品丹药九环解毒丹,炼丹师协会想邀请你入会,让我来给你发邀请函。”

我接过卡片。那卡片做得古色古香,非常漂亮。

“不要接受邀请。”他忽然道。

“啊?”我有点懵,他严肃地说:“我是炼丹师协会的成员,所以才替他们来送邀请函,但那些食古不化又贪心无比的老家伙们,邀请你入会不过是看上了你手中的丹方,你如果加入,会被他们吃得连渣都不剩。”

我点了点头。说:“我明白了。”

“你拒绝之后,他们还有后招。”尹晟尧道,“你要小心。”

“知道了,谢谢你。”我说。

“不要认为有特殊部门给你撑腰,就觉得没人敢惹你了。”尹晟尧说,“炼丹师协会在华夏各界都有很高的威望,即使是最高领导人,都要给他们面子。”

我皱了皱眉头。怎么这么麻烦。

尹晟尧走上前来,想要按住我的肩膀,我连忙惊惶地后退一步,他皱起眉头,眼中闪过一抹落寞。

沉默了片刻,他说:“如果……你跟了我,我可以保护你。”

我惊了一下,用看怪物的眼神望着他。

什么?他说什么?

他要我跟他?

我是不是理解错了?他不是那个意思?

“你你你开玩笑的吧?”我结结巴巴地说。

“我没有开玩笑。”尹晟尧微微弯腰,在我耳旁低声说,“你做我的女人,即使是炼丹师协会那些老顽固,也别想动你。”

他的热气喷在我的耳畔,让我浑身发毛。

“我药王谷里的所有药材,你都可以随意取用。”他继续诱惑我,“我们药王谷有上万顷药田,即使是千年人参。都有不少。”

我握紧了拳头,如果换了一个人来,说不定我还真会动心,但偏偏是他。

他是我的仇人!

我又后退了两步。咬牙道:“我虽然没权没势,但也不至于用我自己的身体做交易。”

尹晟尧目光淡淡:“你会改变主意的。”他写了一个号码给我:“等你改变主意了,就打这个电话。”

我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,当着他的面,将那纸条扔进了厕所里:“我不会改变主意。”

说完,我绕过他往外走,却被他一把抓住胳膊,狠狠地推到墙上。

“你干什么?”我怒道。“放开我!”

他低下头,吻住了我的唇。

这是一个掠夺的吻,充满了霸道,我拼命地挣扎着,却无法从他的铁臂之中挣脱。

他的舌头撬开了我的嘴唇,伸了进来,我狠狠一咬,一股腥甜的味道在我口中蔓延。

他终于离开了我的唇。轻轻地喘着粗气,低头望着我,说:“你是不是练了什么媚功?为什么我总是忘不了你?为什么我每天晚上都会梦到你?为什么我看到你,总是情不自禁?”

“那是因为……”我抬手狠狠打了他一个耳光,“因为你是个禽兽!”

说完,我从他手臂之下钻出去,大步跑出了厕所。

一出了门,我的眼泪就止不住地往下掉,忽然,一双手抓住了我的胳膊,我本能地出拳攻击,被他牢牢抓住:“君瑶。发生了什么事?”

我抬起头,看见是唐明黎,眼泪流得更凶了:“我,我没事。”

“都哭成这样了,还说没事?”他抬起下巴,看向我的身后,眼神忽然变得危险。

尹晟尧追过来了。

唐明黎将我拉到了身后,冷冷地盯着他:“你对君瑶做了什么?”

尹晟尧目光中也露出了几分凶光。说:“这和你有什么关系?你是她什么人?”

唐明黎咬牙切齿地说:“她是我的女人。”

尹晟尧的眼中仿佛在顷刻之间刮起了狂风暴雨,他怒极反笑,声音冰冷刺骨:“呵呵,看来。我如果想要她,只有先打败你。”

他的袖子之中忽然蜿蜒而出一道金光,在他手中凝固成一柄蛇形的武器,尹晟尧也拔出了短刀,两人剑拔弩张,眼看着就要打起来。

我正要制止他们,唐明黎忽然动了,手中的短刀直刺尹晟尧的面门。

尹晟尧侧身。短刀擦着他的鼻尖刺过去,迅速抬手反击,唐明黎又反手格挡住他的蛇形刀,两件武器互相撞击,发出清脆的声音。

“你晋升化境了?”尹晟尧微微眯起眼睛,目光落在了我的身上。

唐明黎冷笑一声:“没错,正好压你一头。”

两人交手不到十招,尹晟尧便被唐明黎当胸一拳。打得往后飞去,双脚脚跟在地面划过两道深痕。

他好不容易才稳住身形,捂着自己的胸口,喷出一口血来。

唐明黎眼中的笑容和得意更深了一分,冷冷道:“你还只是暗劲巅峰,以你现在的修为,根本不可能打赢我。”

尹晟尧目光幽深,说:“我会回来,再找你一战。”

唐明黎道:“随时欢迎。”

我抓住唐明黎的胳膊,将他拉到身后,然后坚定地望着尹晟尧,说:“这是我们两个人的事。不要把别人扯进来。总有一天,我会自己变强,然后打败你。”

尹晟尧深深地望着我的眼睛,沉默了许久。然后说:“好,我等你。”

坐在唐明黎的车上,我一直都很沉默,他担心地抓住我的手。说:“君瑶,别怕,有我呢。”

我淡淡地笑了笑,他愿意为我付出。但我不能理所当然地享受他的付出,特别是在我还不敢和他深入交往的时候。

我只能靠我自己。

“明黎,我们准备一下直播吧。”我深吸了一口气,说。“我这次请了两个星期的假,观众肯定都等得不耐烦了。”

唐明黎见我振作起来,似乎也松了口气,说:“正好。我有一个绝好的素材。你听说过美人画吗?”

“什么美人画?”我满脸疑问,“是古代的仕女图吗?”

“不。”唐明黎说:“美人画,是古代一种神秘的法术。据说,专门画美人画的画家们,将妙龄而死的少女们的皮肤剥下来,用特殊的工艺制作成画纸,然后在画纸上画下倾国倾城的美人,这就是美人画。”

“传说美人画画成之后,挂在男人的卧房之中,每到午夜之时,画上的美人就会现出真身,与男人相会。因此,古代之时,很多男人将自己死去的爱人制作成美人画,永远留在身边。”

我皱眉,这不就跟一些邪修差不多吗?那些邪修用死人的尸骨制作法器,然后将灵魂炼制在法器之中,用来害人。

我嗤笑了一声,说:“看来那些男人也并不是真的爱女人,否则,就会放她们进入地府,轮回转世,再世成人,而不是用邪术禁锢在身边。这不是爱,是占有欲。”

唐明黎点头道:“不错,三观很正。”

我笑了笑,问道:“怎么?咱们山城市有这么一幅美人画?”

唐明黎说:“那幅美人画,是我的。”

“你的?”我惊了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