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6章 当面对质/恐怖女主播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鲁总嘿嘿笑了两声:“我嘛,这次的确是花了点小心思,不过呢,我这心思,花在了别的地方。”

“什么地方?跟兄弟们说说吧。”另外一个生意人开口道,“让我们也学学。”

鲁总摆手道:“这个你们学不来,是靠机遇的。”

就在这时,包房的门开了,侍应端着一盘子酒走了进来,说:“鲁总,一位先生让我将这个交给您。”

说着,他从盘子下面抽出了那幅卷轴。递到了鲁总的面前。

鲁总一见到那东西,脸色立刻就变了,吓得一下子就把画卷扔了出去,大喊:“鬼!有鬼!”

另外几个生意人都用看神经病一样的表情看着他:“鲁总,你没事吧。”

“给我把这玩意儿拿走!拿走!”他高声大叫。

侍应慌忙捡起画卷,转身朝门外走去,刚走到门边,唐明黎就从他手中拿走了画卷,缓缓地走了进来。

鲁总一看到唐明黎,脸色变的更难看了,惨白得像一张白纸。

“你你你,你怎么还活着?”他惊恐地指着唐明黎,说。

唐明黎冷笑一声:“怎么?你想我死?”

鲁总颤抖了一下,他毕竟在生意场上混了这么多年,刚才不过是突然看见美人画,有些失态罢了。

他深吸了一口气,立刻恢复了正常,换上了一张笑脸,说:“唐少,原来是您啊,刚才我看岔了,把您看成了一个我过世多年的一个朋友,才说出这种话来,请您见谅。”

唐明黎冷笑道:“哦?这么说来。你以前害死的人,还不止我一个?”

鲁总露出真挚而奇怪的神情:“什么?我害死人?唐少,您是不是弄错了?我鲁达开都是正正经经的生意人,从来不做违法犯罪的事情。”

唐明黎拿起那幅画,说:“那么,这个东西。你怎么解释?”

鲁总道:“这……这好像是我送给您的那幅画?您是不是听说了什么传言?那些话都信不得的,唐少,这都二十一世纪了,我们要相信科学啊。”

唐明黎笑了,他的笑容很淡,却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毛骨悚然。

“鲁达开,你这颠倒黑白和无耻的程度,真是令人叹服啊。”唐明黎淡淡说,“既然你不见棺材不落泪,我就成全你。忠叔。”

一直隐藏在暗处的忠叔刹那之间便冲进了包房之中,朝着他的膝盖一踢,清脆的骨头碎裂声响起,鲁达开发出一声杀猪般的惨叫,扑通倒在了地上。

“你,你敢对我动手?”鲁达开叫嚣道,“我妈是中海市卢家的人,你不过是郭家一个拖油瓶,就算郭老爷子器重你又怎么样?你们郭家敢跟卢家斗吗?”

我站在唐明黎的身后,默默地想,郭家的确不怎么样,但是唐家呢?

唐明黎的家族唐家在首都,他来到山城市之后,就隐藏了自己唐家大少的身份,只以郭家继承人郭天峰的外甥身份示人。

在山城市这个地界上。很少有人知道他的真实身份。

但是,我知道,他背后的家族,一定十分强大,强大到能跟药王谷分庭抗礼。

鲁达开这次死定了。

另外几个生意人都惊恐地看着我们,有个还想强出头。被另外两个拉住了。

唐明黎缓缓地走到他的面前,俯下身,道:“你的母亲,不过是卢家旁支子弟的女儿,在卢家根本没有任何地位,你凭什么认为卢家会为你出头?”

鲁达开抖了一下,他一直以卢家的名义,在山城市作威作福,只要一扯出卢家的大旗,哪怕是政府,都要给他几分薄面。

没想到,唐明黎居然知道他的真实身份。这下子,等于把他的底裤都扒了下来。

那几个商人惊讶地望着他,眼中闪过了几分鄙夷,他们想尽了办法巴结他,不就是因为他卢家外甥的身份吗?现在没了这层身份,谁会把他放在眼里?

“我虽然是卢家旁支,但毕竟是卢家的亲戚。你明知道我的身份,还对我动手,就是不给卢家面子。”鲁达开急中生智道,“就算是为了家族颜面,卢家也一定会出手替我报仇!”

唐明黎冷笑道:“不过是区区一个卢家而已,在我眼中也不过蝼蚁一般。我倒要看看。他们卢家,会不会为了一个你,就与我作对。”

他转过身:“忠叔,废掉他的四肢。”

忠叔冷冷地走向他,他见唐明黎是真的要动手,吓得连忙说:“等等!”

唐明黎道:“你还有什么话要说?”

“我可以告诉你,让我送画给你的人是谁。”鲁达开说。

唐明黎嘴角微微上勾,说:“早这样,你就不必受皮肉之苦了。”

“是,是郭天雄。”他说,“郭天雄听说我拍下了那幅美人画,找到我,说只要我将画送给你,他就把城东那块地低价卖给我。”

周围几个生意人互望一眼,原来那块地是这么来的。

唐明黎冷冷地瞥了他一眼,说:“忠叔,带上他,去见郭老爷子。”

忠叔抓住他的后衣襟。将他扛在肩膀上,疼得他大呼小叫。

唐明黎转身拉住我的手,低声道:“跟我去郭家,你也是受害人,他们该给你一个公道。”

今天是中秋节,郭老爷子的儿女们都回来过节。其中便有郭天雄父子,郭暄的右手还打着石膏,吊在脖子上。

郭老爷子还有两个女儿,都已经出嫁多年,孩子都二十多岁了,一家人济济一堂。看起来十分热闹。

郭老爷子也很高兴,吃完了饭,一家人就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说话。

郭天锋自然也在,郭家的长女郭明玉朝他看了一眼,笑道:“天锋啊,听说你马上就要当上集团的总裁了?恭喜你啊。”

郭天锋淡淡笑道:“谢谢大姐。”

“哼。”次女郭明夏冷哼了一声,说,“爸,不是我说你,天锋虽然也是郭家人,但毕竟不是咱们这一脉的,你把总裁的位置传给他。还把他当继承人培养,这不太好吧,你把大哥放在什么位置啊?”

郭明夏因为在家中最小,从小就非常受老爷子疼爱,小时候就把老爷子当马骑,长大了也没大没小。现在又嫁了本市市长的小儿子,风头正劲,因此说起话来也很硬气。

郭老爷子脸色一沉,道:“夏丫头别胡说八道。”

郭明夏说:“我哪里胡说八道了?爸你不知道,我这段时间见了那些太太夫人们,她们都嘲笑我。说爸你被一个外人迷了心窍了,自己的亲儿子不要了,去照顾别人的儿子。”

郭老爷子的脸色更难看了,郭明夏用充满敌意的目光看了郭天锋一眼,说:“还有的人诋毁爸你的名誉,说他是你的私生子……”

“住口!”郭老爷子打断了她的话,狠狠地一杵龙头拐杖,怒道:“都给我住口!夏丫头,我以前是太宠你了,才养成你这无法无天的性格。你公公跟我说了好多次了,你在外面丝毫不给自己男人留面子。也就阿俊脾气好,要是换了个人。你们家的屋子都要掀了!”

郭明夏白了一眼身边的男人,这个男人的性格的确很好,什么都让着她,但她喜欢的是霸道的男人,这种娘娘腔的,她越看越烦。

“爸。我说的都是真心话。”郭明夏继续说。“你可得为我们郭家的脸面着想。”

郭天锋继续眼观鼻鼻观心,仿佛这一切都与他无关。

郭老爷子被气得浑身发抖,正要动怒,忽然佣人进来说:“老爷子,唐少回来了。”

郭老爷子心头跳了一下,不知道怎么回事,平日里听到唐明黎来,他都很高兴,今天却觉得浑身发冷,眼皮一直跳,似乎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。

唐明黎拉着我的手,快步走了进来,脸上带着一抹冰冷的笑意:“老爷子,抱歉,我来晚了。”

郭天雄父子都露出了惊恐的神情,郭暄却深深地望着我,眼中有着几分憎恨,又有着几分痴迷。

郭老爷子露出和蔼的笑容:“不晚不晚。快坐吧。”

唐明黎拉着我在郭天锋身旁坐下,郭明夏白了他一眼,说:“哼,还说不是照顾外人,他姓唐,又不姓郭,有什么资格坐在这里?”

郭老爷子又急又怒,大声道:“今天过节,你再说这些话,我别怪我把你赶出去了。”

郭明夏不说话了,却看着自己指甲上的镶钻装饰品,一副爱搭不理的模样。

唐明黎看向郭天雄父子,冷笑道:“三位的脸色似乎有点不好?”

郭天雄沉着脸不说话,郭旭反应极快,连忙说:“我爸最近身体不好,所以脸色也不太好。”

“是吗?”唐明黎冷笑道,“老爷子,有一件事情,我本来不想今天说,毕竟今天过节,但如果我不说,不知道郭天雄父子,还会干出什么事来。”

郭老爷子一惊:“又发生了什么事?”

唐明黎对门外道:“带进来吧。”

忠叔拎着鲁达开大步走了进来,鲁达开此时意识虽然清醒,但疼痛让他脑袋昏昏沉沉,心中对唐明黎恐惧到了极点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