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7章 唐明黎的身世/恐怖女主播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这个男人根本不按常理出牌,就是个恶魔,他只想赶快把事情说完,好逃出生天。

郭天雄看到他,脸色更难看了,郭旭按住他的肩膀,朝他摇了摇头。

郭明夏首先叫了起来,说:“这不是鲁先生吗?他怎么成这样了?唐明黎,难道是你打的?”

唐明黎冷淡地说:“是我。”

郭明夏说:“你也太无法无天了!鲁先生可是中海卢家的人,你居然把他打成这样?你想死自己去死。别连累我们郭家啊!”

郭老爷子却没说话,他知道,以唐明黎的身份,别说打了卢家一个外戚子弟,就是打了卢家的继承人,卢家也只有带着自己的孩子上门磕头道歉。

“老爷子。”唐明黎道,“前几天我遇到了一些事情,差点丧命。鲁先生,你来说吧。”

鲁达开已经被吓得精神有些崩溃了,急忙说:“两星期前,我在香港买到了一幅美人画,那幅画有很多传说,据说自古以来都是用作暗杀的,谁要是将这画放在自己家中,不出三天,就会消失得无影无踪。”

郭天雄冷声道:“胡说八道,世上怎么会有这种东西?简直是无稽之谈。”

鲁达开根本没有理他,继续说:“郭天雄知道我花大价钱拍下了这幅画,就找到了我,说愿意用城东那块地跟我换。只要我将这幅美人画上送给唐少。”

“什么?”郭老爷子勃然大怒,看向郭天雄,“居然有这样的事?”

郭天雄立刻说:“污蔑,这是赤裸裸的污蔑,我和鲁先生是正常交易。为了替旭儿交罚款。我才将那块地低价贱卖。爸,你不能因为这个人的一面之词,就相信我会用这种方法害人啊。”

郭旭平静地说:“俗话说,捉贼拿脏,捉奸拿双。你有什么证据说我父亲要害你?就凭鲁先生说的话?呵呵,鲁先生都被你弄成这样了,说不定是你屈打成招呢。”

郭明夏也帮腔,道:“爸,旭儿说得有道理,现在是法制社会,什么都要拿证据说话的。唐明黎你把人打成重伤,这是故意伤害,是要坐牢的!”

鲁达开连忙说:“不,不,不,这伤不是他打的,是我不小心摔伤的。”

郭旭走过去,将鲁达开从地上扶起来,让他在沙发上坐好,说:“鲁先生。你不要怕,这里是郭家,郭老爷子也在,有他为你做主,你不用担心。”

他朝鲁达开使了个眼色。鲁达开心中很犹豫,如果承认了这件事情,他一辈子的名誉也就完了,今后还有谁敢跟他做生意?如果不承认,唐明黎又绝对不会饶了他。

唐明黎的手段,他是领教过的。

所以,他低着头,不发一言。

郭旭乘机说:“爷爷,你也看到了,鲁先生并不是心甘情愿来告发我父亲的。全都是因为唐明黎的逼迫,您可一定要相信我父亲啊。”

唐明黎不紧不慢地说:“老爷子,你绝对我如果要对付他们,需要用这种手段吗?”

郭老爷子脸色阴郁,沉默不语。

唐明黎道:“看来你们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啊,既然如此,你们要证据吗?我这里有的是证据。”

说着,忠叔拿出了一张存储卡,插进一个手持显示器里,里面居然播放起了郭天雄与鲁达开的对话。

两人如何预谋害死唐明黎。每一字每一句都清清楚楚地出现在众人的面前,鲁达开和郭天雄的脸色都变得惨白无比,而郭老爷子的脸色却越来越难看,仿佛恨不得将郭天雄给活活打死。

视频播完之后,唐明黎说:“郭天雄,你没想到吧,在你跟鲁达开密谋的时候,其实他已经将整个过程都录了下来,为的就是将来继续威胁你。这张存储卡,就是从鲁达开的保险柜里拿到。”

郭天雄后退了两步,无力地跌坐在沙发上,郭老爷子气得脸色发白,怒气冲冲地吼道:“你,你们做的好事!”

郭明夏说:“爸,这不也只能怪你?谁叫你偏心外人?大哥可是你的亲儿子。还是唯一的儿子。”

郭老爷子骤然站起,怒气冲冲地吼道:“你们懂什么?你们知不知道,我们郭家之所以有今天的成就,就是因为有明黎!”

郭明夏不以为然地冷哼了一声,说:“他算什么东西?一个武夫而已。”

话还没说完。郭老爷子就冲过去狠狠打了她一个巴掌,她一下子就被打懵了。

“爸,你,你居然打我?”从小到大,最疼她的就是父亲。他连一句重话都没有说过,今天居然为了个小杂种打她?

郭老爷子气得浑身发抖,郭天锋连忙过去将他扶住。

郭老爷子好半天才缓过气来,说:“你们,你们什么都不知道,什么都不懂!郭天雄,从今天开始,你和你那两个儿子,不再是我郭家的人,我们分家吧。”

郭天雄满脸震惊。高声道:“父亲,我是你亲儿子,你居然要跟我分家?你百年之后,谁给你送终?”

郭老爷子冷着脸说:“实话告诉你们吧,天锋的确是我的儿子。”

虽然心中早就有所猜想。但郭老爷子亲口承认,也让众人受惊不小。

郭老爷子叹息道:“我对不起天锋他们母子三人。他们的母亲和我是大学同学,在学校的时候,就已经在一起了,准备毕业之后就结婚。但后面发生了很多事。我不得不离开她。那个时候我并不知道她已经怀孕了,后来她生下了一个女儿,就是明黎的母亲。”

他顿了顿,又道:“直到你们母亲过世之后,我才知道有这么一个女儿,后来又有了天锋。我本来想娶露露过门,哪里知道她得了绝症,在她弥留之际,我和她拿了结婚证,虽然没有举行婚礼。但她也是我的合法妻子。”

他的儿女们全都被这一连串的真相打了个措手不及,长女郭明玉道:“爸,这么大的事情,你怎么不告诉我们啊?”

郭老爷子冷笑道:“我敢说吗?你,你。还有你,你们要是知道我还有别的儿女,你们会不出手吗?知子莫若父,你们真的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是什么样的人吗?”

郭明玉满脸委屈,说:“爸,你知道,我不是这样的人。”

郭老爷子冷笑道:“玉丫头,不要认为我不知道,我年轻的时候,对家里一个年轻女佣人很好。我对她根本没有男女之间的情谊,只是看她可怜,多照顾她一点,但她有一天擦窗户的时候,从二楼摔下来摔死了,你说。这是不是你干的?”

郭明玉悚然变色,郭老爷子道:“孽障,都是些孽障啊。都怪我,是我没有教育好你们。罢了罢了,我年纪已经大了,不想再折腾了。天雄分家出去,这个家主之位,我也转交给天锋,他的身份,我会找时间开宗祠,将他的名字写在我的名下。”

他顿了顿,道:“明黎,你看如何?”

唐明黎侧过头看向我,说:“我可以不计较,但我的这位朋友也差点丧命。”

“元女士,是我教子无方。”他对我道,“这样吧,我手中还有一棵一百六十年的风见草,元女士,我就送给你作为赔礼,你看可以吗?”

风见草?我心中暗喜,还是一百六十年的,这年份可以用来炼制二品或者三品的丹药了。

我点头道:“既然郭老爷子这么有诚意,我就收下了。”

郭明夏道:“等等!爸,就算这小孽种真是你的后代,你也是他的长辈,怎么能这么低声下气呢?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