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9章 黄卢子的打赏/恐怖女主播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我现在无权无势,似乎加入协会也不错?

等等,我还是继续往下看,说不定后面还有坑呢。

我一直往下看,直到看到一条,说如果协会派给的强制任务无法完成,可以用丹方或者灵药来补偿,否则就要遭受严厉的惩罚。

这条超级坑爹啊,如果高层觊觎谁手中的丹方,就给他安排根本无法完成的任务,他不就只能乖乖就范?

而且这还规定了,炼丹师协会。一旦加入,就绝对不能退会,否则视为背叛,会被整个协会排挤,在华夏无法立足。

这样的协会,我如果加入我就是脑子进水了。

“元女士觉得如何?”万钟音眼中闪过一抹得意,对于很多炼丹师来说,丹方是万金难求的,而协会里只要有积分就能兑换丹方,是最大的诱惑,一般人都受不了这样的诱惑。

我将文件合上,露出惋惜的神情,说:“万先生,这些条款的确诱人,只可惜家师有严令,我不敢不遵从。不然我不是成了欺师灭祖之辈了吗?”

万钟音脸色有些难看,他堂堂的协会干事,未来的高层。亲自来请,你居然还敢拒绝?

但我只要一口咬定是师父的命令,他就毫无办法,因为炼丹师这个行当,也是非常尊师重道的,要是有人欺师灭祖。那就别想在这个圈子里混了。

万钟音说:“不知尊师是哪位?我亲自上门拜访,说不定能让尊师也入会。”

我心中很不满,不仅觊觎我,连我师父都觊觎上了,你们也太贪了吧。

“家师已隐居多年,不方便见客。”我尽量保持着笑容,将紫砂茶杯轻轻放在茶几上,站起身道,“多谢你的灵茶。”

万钟音脸色一沉,道:“喝了我的灵茶,还想走?”

任正德出现在门口,挡住了我的去路,我心中大怒,转过头说:“万先生,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

万钟音站起身,冷声道:“今天你不管愿不愿意,都必须加入炼丹师协会。”

我怒道:“你们协会还有强迫人入会的?”

万钟音冷笑道:“对于不识抬举的人来说,的确需要一些特殊的手段。”

我气愤地说:“你就不怕传出去让人笑话?”

“这里只有我们几个人,谁会传出去?”他眼底闪过一抹残忍,“你有个植物人的弟弟吧?我的人已经去了医院,将他接到炼丹师协会的总部治疗。我们协会有无数的炼丹师,只要你愿意入会,治好你弟弟只是迟早的事,如果你不愿意,呵呵。”

他意味不明地阴笑了两声:“你应该知道后果。”

我眼底露出几分杀意:“你敢动我弟弟。”

万钟音双手展开,得意地说:“这世上没有我不敢做的事情。这就是炼丹师协会的特权。”

我眯着眼睛看了他半晌,忽然笑了:“我本来以为,是我想多了,没想到真的派上了用场。”

万钟音脸色一沉:“你什么意思?”

“枉你还自认为是炼丹师。”我嘲讽道,“居然没有发现。你已经中毒了。”

万钟音一惊,立刻按住自己手腕上的脉搏,沉默了片刻,忽然笑了:“你不要故弄玄虚,我根本没有中毒。”

我身子微微前倾:“你确定?”

万钟音鄙夷地望着我,说:“我师父是当世国手秦至真。我是他的关门弟子,你向我下毒,我会不知道?”

怎么又是秦至真?我是不是命格与他犯冲?

我毫不客气地说:“你以后不要再说自己是秦国手的弟子了,免得玷污了他老人家的名声。”

万钟音俊脸上满是怒容,目光仿佛要在我戴着口罩的脸上割一万刀:“你敢看不起我的医术?”

“你摸摸自己的檀中穴。”我讽刺地说,“不用我来告诉你,檀中穴在什么地方吧?”

他沉默了片刻,手放在檀中穴上,轻轻一按,忽然露出痛苦和惊讶的神色,再次按住自己的脉搏,这次的脉象发生了变化。是中毒之兆。

他不敢置信地望着我:“你,你是怎么做到的?”

我目光冷淡,说:“你对自己的医术太自信了,却没有想到,人外有人,天外有人,这世上医术比你好的大有人在。从我进来的那一刻起,我就已经下了毒,当时在这屋子里的所有人,都已经中毒。”

我看了看时间,说:“还有五分钟,毒性就会发作。如果你让我顺利离开。我会神不知鬼不知地用解药给你们解毒。如果不能,那我只能让你们毒发了。”

万钟音脸色铁青,良久,他才挤出一丝阴险的笑容:“别忘了,你弟弟在我的手中。你对我下的毒,我迟早能解,但是你弟弟的命,一旦没了,可就什么都没了。”

这时,我手机震动了一下,拿出一看,顿时露出了笑容。说:“这些是不是你派去的人?”

我将手机伸到他的面前,里面是一张照片,几个穿着黑西装的人躺在地上,被揍得鼻青脸肿。

万钟音脸色更难看了。

我收起手机,道:“既然你这么有自信,能够解开我下的毒,那肯定是看不上我的解药了,再见。”

我转身便走,任正德还想拦,却觉得自己的檀中穴剧痛无比,四肢发软,一身的内劲居然全都使不出来。

身后传来哐啷一声,美女手中的紫砂茶壶落在地上,摔了个粉碎。

万钟音扶着墙壁才堪堪站住,他恶狠狠地望着我,说:“元君瑶,你真的要跟炼丹师协会作对?”

“我早已说过,这是家师严令。”我沉声道,“但你们却想抓走我的弟弟,胁迫我入会,这样的协会,就算没有家师的命令,我也绝对不会入的!”

说罢,我拂袖而去。万钟音声音冰冷如刀,阴狠如蛇:“你会后悔的,到时候我们会让你哭着求着入会。”

我没有搭理他,出了门,一辆悍马H2停在门口,唐明黎道:“上车吧。”

我笑道:“谢谢你帮我解决炼丹师协会派来的那些人。”

“小事而已。”他说,“炼丹师协会是有些麻烦,我可以动用家族的力量……”

“我不能什么都靠你。”我打断他,揉了揉有些生疼的太阳穴,“明黎,你放心,我会自己解决的。”

如果唐明黎动用了家族的力量,就等于昭告天下,我是唐家的人。

我现在还不想和任何一个家族捆绑在一起,那太麻烦了。

回家之后,我看阴长生在线,便跟他聊了起来。最近我经常跟他聊天,不过通常是我说。他听。

但他似乎很喜欢听我讲我的见闻,特别是风土人情,明星八卦之类的,偶尔也开口点评一下。

他问我今天怎么来得这么晚,我便没有隐瞒,将炼丹师协会的事情说了,阴长生冷笑两声,说:“这个协会好大的脸啊,黄卢子,你怎么说?”

一直不在线的黄卢子一下就上线了,我满头黑线,他不会是一直在窥屏吧?

黄卢子想了想。说:“炼丹师协会?是不是以前的药帮?”

我点了点头,说:“我查过这个炼丹师协会,他们在宋代的时候建立,网罗了全华夏大部分的炼丹师,称为‘药帮’,在建国之后才改为炼丹师协会。”

黄卢子闻言,大怒:“这些混账东西,当年建立药帮,是用来给炼丹师提供庇护的,现在居然被这些混账东西用来巧取豪夺!”

我惊奇地说:“黄卢子前辈,您难道曾是炼丹师协会的成员?”

阴长生说:“他是药帮的创始人之一。”

黄卢子哼了一声,说:“阴长生。你也别嘲笑我,谁家没几个不肖子孙。”

这时,正阳真君也上线了,说:“黄卢子,你的徒子徒孙为难我们元丫头,你怎么说?”

我有些无语。原来都在啊。

黄卢子沉默了片刻,说:“丫头,以这些人的性格,绝对不会善罢甘休,这样吧,我给你一件东西,你拿着它,量他们也不敢动你。”

我心中大喜,连忙说:“多谢黄前辈!”

不一会儿,门外响起了敲门声,门口放着一只玉盒,打开一看,里面是一块铁做的牌子。

那牌子很古色古香,还带着一股淡淡的药草香味,上面铸刻着一个“药”字。

我将铁牌翻过来,后面是:此牌一出,谁敢不从。

我眼角抽搐,这话也太中二了。

黄卢子道:“丫头,到时候炼丹师协会的人再来找你,你不用给我面子,直接给我削他们,狠狠地削!反了他们了!”

正阳真君道:“到时候让丫头直播不就行了?”

“对。”黄卢子道,“一定要直播,让咱们看看,是哪些人品差劣的人混进了我的药帮!”

我答应了下来,不到三天,炼丹师协会的人就来了。

我炼了几天的丹药,家里的药材见底了,便出门去买,刚走进一家中药材店,几个身穿黑西装的男人冲了进来。

那几个人身材高大,目光如炬,身上的血气十分旺盛,居然全都是暗劲高手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