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0章 你们谁敢动我/恐怖女主播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虽然不是化劲,但五个暗劲,现在的我,肯定不是对手。

药店里的其他人见状,全都悄悄地溜走,连药店掌柜也钻进了内堂。

我微微眯起眼睛:“你们是什么人?”

“炼丹师协会。”领头的那个高声道,“元女士,请吧。”

我看了一眼外面那辆黑色的越野车。勾了勾嘴角,悄悄打开了带“天”字的直播间。

我坐上了车,两个暗劲高手分坐在我两侧,我淡淡笑道:“这阵仗还真大,看来炼丹师协会很重视我嘛。”

这些武者们全都不苟言笑,也不说话,车子一路开到了市郊一处江南风格的园林,看起来是某处私人会所。

我跟着一个穿旗袍的美女走进了园林的正厅。这里与电视剧上的古代大户人家的正堂差不多,房梁上挂着牌匾,牌匾之下坐着一个七十多岁的老头,胡子垂到了胸前,身上穿着一件民国的马褂。

两边各摆放着四张太师椅,但只坐了四个人,三男一女,都是六七十岁的老人了。有的穿着马褂,有的穿着中山装,那位老太太穿着一件深绿色的旗袍,看起来倒是很有气质。

黄卢子道:“这些人就是炼丹师协会的高层?连最上首地位最高的那个小子。也只有一百二十岁,现代的炼丹师,技术越来越差了,连个延寿丹都练不出好的。”

我满头黑线,人家肯定是不能和你老人家比的。

黄卢子若是药帮的创始人,那就是宋朝人,活了一千多岁了,这简直就是神仙了吧?

怪不得他称呼那个一百二十岁的白胡子老头为“小子”呢。

那老头子抬着头,威严地道:“你就是元君瑶?”

我点头道:“各位就是炼丹师协会的高层了,失敬失敬。”

“哼。”坐在右侧的一个胖老头冷哼了一声,他深蓝色唐装下面的肉抖了抖,说:“你对我们协会哪有半分的敬意?”

我瞥了他一眼,说:“这位先生是什么意思?我不太明白。”

“不明白?”胖老头瞪着眼睛道,“我们好心好意派干事来请你,你不同意也就罢了,为什么还要对我们的人下毒?”

我嗤笑了一声。道:“原来是这件事啊。那的确该好好说道说道。那个万钟音派人想要劫走我弟弟,逼迫我加入炼丹师协会,这事诸位知道吗?”

胖老头怒道:“那是钟音看你弟弟可怜,久病不愈。想要将他接到协会总部治疗。你居然不领情!”

我冷笑道:“这位先生,不知您怎么称呼?”

“这位是罗德万罗理事。”对面那个穿中山装的老头看起来挺和蔼,解释道。

“罗理事。”我说,“请问,谁会不经过病人亲属的同意,就私自将病人接走的?这是治疗,还是绑架?”

“你!”罗德万还想说什么,上首的那个老头开口了:“好了。老罗,咱们还是言归正传。元女士,你给万小子下的,到底是什么毒?”

我微笑道:“万先生说,他迟早能解开我下的毒,不肯向我要解药,我只得满足他了。”

罗德万火爆脾气,双眼一瞪。又要骂人,白胡子老头抬手制止他,沉声道:“元女士,只要你将毒药的配方和解药交出来,下毒的事情,我们可以不予追究。”

“黄卢子,你这些徒子徒孙的算盘打得真精。”黄山君的声音响了起来,看来是出关了。

“哼。黄山君,你别满口的讥讽,你那个什么黄天门还断子绝孙了呢。”

我无语,这俩人一见面就互相怼。

“彭会长。”罗德万急忙说,“如果您不追究下毒的事情,我们炼丹师协会的脸面何在?以后我们还怎么立足?”

彭会长坚定地说:“这件事有什么后果,我一力承担。”

我看向那个白胡子老头,说:“抱歉,彭会长,我是不会将配方交给你。”

彭会长脸色一沉,罗德万道:“彭会长,你看。她根本不领你的情,既然如此,还跟她说什么废话,直接将她拿下,抓回去关在冰水潭中,看她说不说!”

黄山君继续怼黄卢子:“看看,看看,你这徒子徒孙都是些什么东西?这简直是强盗行径。”

黄卢子脸上有些挂不住。冲我道:“丫头,给我怼他!怼得好了,我重重有赏!”

我在心中默默道:“别慌,咱们慢慢来。”

彭会长淡定地说:“老罗,跟你说了多少次了,现在是法制社会,不要动不动就打打杀杀的,时代已经不同了。”

罗德万哼了一声,不再说话。

彭会长看起来和颜悦色,但眼中的凶意却如刀一般锋利:“元女士,如果你不把毒药的配方和解药拿出来,我就只能把你交给警察了。”

我沉默地望着他,他继续说:“你给人下毒,这是犯法,警察办案,这天经地义,谁都没有话说。唉,丫头,你还年轻,花一般的年纪。那监狱之中关的,都是些凶狠残暴之人,要是把你关进去,你能活几天啊?”

黄山君义愤填膺道:“吾未见如此厚颜无耻之人!这要是我的徒子徒孙,我肯定跳下去一掌拍死他!”

黄卢子急了:“丫头。赶紧把我给你的铁牌拿出来!看看他们还有没有胆子陷害你!”

别着急啊,我还没玩够呢。

我继续淡定,语气云淡风轻:“彭会长,你把我给吓到了。我可不想进监狱。只要我交出配方和解药,你们真的愿意放过我?”

彭会长摸了摸长胡子,说:“除此之外,你还要加入我们协会,这可是好事啊,今后有我们给你撑腰,谁敢欺负你,我们协会都会为你出头。”

我摸了摸下巴,说:“那……会长,你觉得我用哪张丹方作为入会的会费呢?”

彭会长眼底闪过一抹精光,而另外四个理事都露出满意的神色。

他们心中默默地想:彭会长真是高明啊,你一出马,三言两语,就让她缴械投降了。

彭会长想了半晌,说:“入会的会费,就用你那种疗伤药吧。这种药的药效与我们的疗伤丹很像,却比疗伤丹的药效更好。咱们可以研究研究你这药方,改进疗伤丹的丹方,也是为炼丹事业做贡献嘛。”

黄山君再次叫了起来:“什么叫无耻,这才叫无耻啊。我以为我年轻的时候就已经够无耻了,没想到,今天我居然输给了这样一个小辈。”

黄卢子抓狂道:“我看不下去了,丫头,你再不动手,我今后就不看你的直播了!”

阴长生道:“你们闹什么?元姑娘自有安排。”

之前那个穿中山装,和颜悦色的老头说:“你也可以用别的丹方来换积分,有了积分,你就能兑换别的丹药和药方,这对你也有好处。”

我点了点头,然后低头沉思了半晌,说:“各位,我仔细想过了,我……还是不加入。”

罗德万愤怒得拍案而起,说:“你耍着我们玩儿呢!”

另外几人也露出了满脸的怒容,连一向很镇静的彭会长眼中都有了一些怒意。

那穿旗袍的老太太生气地说:“你这小丫头,也太目中无人了。”

那和蔼中山装老头摇头道:“唉,还是太年轻啊。”

彭会长冷冷道:“既然你这么不懂事,我也就不必跟你客气了。来人,把她给我拿下,送警察局!”

之前那几个暗劲高手冲了进来,如同闪电一般朝我抓来。

我手腕一转,铁牌出现在我的手中:“我看谁敢动我!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