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1章 家门不幸/恐怖女主播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彭会长眼尖,脸色一变,大喝道:“住手!”

那些暗劲高手生生停了下来,彭会长道:“都给我退下。”

暗劲高手们悄无声息地退了出去,彭会长杵着拐杖站起身,缓缓来到我的面前,仔细看了看那块铁牌。

他激动地指着铁牌,说:“你,你怎么会有这个东西?”

我勾了勾嘴角,高深莫测地说:“你不必知道。”

彭会长脸色阴晴不定,变幻莫测,罗德万似乎认不得这铁牌。站起身道:“会长,这是什么东西?”

彭会长没有回答他,他高声道:“彭会长,您可不能因为一块铁牌子。就放了她啊,我们协会的颜面何存啊。”

我微微抬起下巴,说:“这块铁牌,是药帮最高权力凭证。你们不认识,但彭会长不会不认识。”

我提高了音量:“彭会长,见此牌如见祖师爷,你居然不行礼?”

彭会长一惊,连忙抱拳,深深弯腰,行了一礼:“弟子彭宇衍,见过祖师爷。”

那四个理事都惊得站起身来,虽然彭宇衍只是个副会长,但从来没人见过他向人行礼,即使面对会长的时候,也只是互相见礼罢了。

今天,他居然向一块铁牌行礼?

这是什么东西,居然有这么大的能量?

“等等。”那个穿中山装的男人突然想到了什么,说,“‘此牌一出,谁敢不从’这句话好耳熟啊,对了,在入会之时,我们所拜的祖师爷排位后面,不就有这两句话吗?”

“你这么一说,我也想起来了。”那旗袍老太太起身道,“我看过祖师爷的传记,里面说过。他有件信物,是一块铁牌。铁牌前面是一个‘药’字,铁牌后面就是这句话。难道……这就是祖师爷的信物?”

“不可能!”罗德万叫了起来,“这个丫头家里八辈儿贫农。怎么可能有祖师爷的信物?”

老太太道:“八辈儿贫农怎么了?我家也是八辈儿贫农,你看不上贫农?别以为你祖上是爱新觉罗的旁支,就认为自己高人一等了!这丫头年纪轻轻炼丹术就这么好,肯定是祖师爷的后人。”

罗德万脸涨得通红,我要真是祖师爷后人,他们这乌龙可就闹大了。

祖师爷不仅是炼丹师协会的创始人之一,更是古代的大炼丹师,是所有炼丹师心目中的英雄和圣人。

我如果真是祖师爷后人。他们不仅不能对我下手,还要把我供起来,谁和我过不去,就是和全华夏的炼丹师过不去。

我脸上带着一抹神秘莫测的笑容,目光在他们脸上扫过,说:“这令牌,乃家师所赐。”

众人顿时心领神会,想来我师父就是祖师爷的后人。按照华夏传统的规矩,我也是祖师爷传人。

彭会长连忙说:“原来元女士竟是祖师爷的传人,刚才是我们冒犯了,还请元女士海涵。”

我笑道:“彭会长不把我扭送到警察局了?”

彭会长连忙摆手:“不敢、不敢。”

我又道:“那万钟音怎么办?”

彭会长道:“万钟音胆敢私自做主,向元女士的弟弟下手,这种品行,怎么能做我炼丹师协会的干事?等我回去之后,立刻将他驱逐出协会。”

罗德万还想说什么。但看了看这块铁牌,始终没能说得出口。

“那……我还需要加入炼丹师协会吗?”我问,“这丹方,你们还要不要?”

彭会长连忙说:“既然元女士是祖师爷的传人,那就是自己人,有没有入会的手续都没关系,也不必用丹方当入会费,我们协会会一直是你的坚实后盾。”

我微微一笑,说:“这怎么好意思呢?”

彭会长摇头道:“对于祖师爷的后人来说,这点待遇实在是太微不足道了,你如果正式加入协会,至少是一个理事的身份跑不了的。”

我叹了口气。道:“太可惜了,家师不让我加入任何组织,不然当个理事也不错。”

那旗袍老太太笑着道:“尊师肯定是知道你身份特殊,怕你年纪小。突然这么多人捧着,把你的性格给捧坏了,不利于将来在炼丹一途的发展。”

我心中暗道:这就是权势的威力啊,他们会自动给你找理由,圆你的谎话。

我将铁牌收了起来,道:“既然都是一场误会,那我就先回去了,诸位请便。”

彭会长亲自把我送到了门外。吩咐人将我平安送回家中。

我走之后,罗德万见另外三人都散去了,悄悄来到彭会长面前,说:“彭会长。不过一块铁牌而已,说不定是假冒的呢。”

彭会长冷哼一声:“你以为那是普通的铁牌吗?那铁牌是用极为特殊的材料,以极为特殊的手法制作而成,哪里是随随便便就可以假冒的?”

罗德万又说:“就算她真是祖师爷的后人又怎么样?我们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地……”

“闭嘴!”彭会长怒喝,“你以为自己很聪明?你难道没看出来吗?那丫头的师父绝对是个厉害角色。我们要是对他的弟子做出什么事,她师父必定会来找我们寻仇,到时候传扬出去,我们迫害祖师爷后人,这个罪名是你背还是我背?”

罗德万被骂得抬不起头来,彭会长冷哼一声,说:“这个女人不好惹,天知道她背后都有些什么大人物撑腰,不许再去找她麻烦,知道了吗?”

罗德万眼皮跳了跳,说:“那万钟音……”

“哼,那个万钟音。以为自己天赋好,有个好师父就无法无天了。”彭会长道,“这次让他吃吃苦头,磨炼一下也好。把他送回他师父那去吧。”

炼丹师协会之内也分派系。万钟音是罗德万这一系的,万钟音被赶出了协会,他就损失了一个左膀右臂。

他很不甘心,转身之时。眼底发出一股阴冷怨毒的光,脸上的肥肉都跟着抖了三抖。

我回到家,打开群,说:“黄卢子前辈,我今天装得怎么样?打脸打得爽不爽?”

黄卢子叹了口气,说:“真是家门不幸啊,我药帮已经沦落成了这副模样,真是让人心寒。”

“这有什么可奇怪的?”阴长生道。“这世间向来如此,你看孔夫子,他的儒家思想被后人扭曲成什么样了?也不独你药帮一家。”

黄山君酸溜溜地说:“我那个黄天门都断子绝孙了,我还没说什么呢,你叫什么苦。”

“行了,你们也别互相挤兑了。”正阳真君说,“黄卢子,赶紧的,你说重重有赏,到底赏了没有?没有就赶快。”

“这个不需要你来提醒。”黄卢子给我发来了一个文件,打开一看,居然是一个丹方。

风行丹。

这种丹药吃了之后,能在半个小时内将速度提高五十倍,绝对是逃跑的利器。

黄卢子道:“丫头,你修为低微,名声又大,肯定会引来很多人觊觎,有这个傍身,总比落在别人手里强。”

“多谢黄前辈。”我急忙道谢,然后便喜滋滋地去炼丹了。

风行丹也是一品丹药,其他药材还好,就是这个追风草比较难找,我跑遍了整个山城市,才终于找到了一棵,只够炼一炉。

没有炼丹炉,只能继续苦哈哈地用高压锅炼,成单率只有五成,不过都是中品丹药,我也就认了。

我上网查了一下账户余额,只剩下两三万块钱了,炼丹真是太费钱了,那棵追风草才不过二十五年的年份,就敢开口问我要三百万的高价。

可是,谁叫这玩意儿难找呢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