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6章 大神们的打赏/恐怖女主播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我一抬下巴,将神识化为一只无形的手,将它紧紧抓住,它悬浮在半空,拼命抖动挣扎,眼看着就要逃走。

“暴君!”我大声道,“快,用火烧!”

唐明黎的速度极快,掏出一只金属打火机,啪地一声点燃,朝着恶魔书本扔了过去。

与此同时,我抓出一把朱砂,朝着恶魔书本一扔,轰地一声巨响。整本书都熊熊燃烧起来。

那火焰之中,传来凄厉的惨叫声,我又抓出一把朱砂扔过去,火焰猛地一窜,那惨叫声渐渐地弱了下去,直到再也听不见。

直到火焰熄灭,这本书只剩下了一个烧焦的书脊,我一脚踩上去,狠狠碾压,让它再也无法超生。

我盯着地上的烟灰,说:“不管你在国外多么不得了,进了我华夏,是龙你得盘着,是虎你得趴着。我华夏,绝对不是你能撒野的地方!”

【主播说得好,扬我国威!打赏一个皇冠!】

【前面的真抠,看我打赏一个白银皇冠!】

【白银皇冠也敢拿出来现,我打赏一个黄金皇冠!】

【前面的土豪请收下我的膝盖。】

【收下膝盖+1】

门外响起警笛声,我关上直播,和唐明黎一起出去。来的还是小林,他朝我竖起大拇指,说:“不错,最后那一句话霸气。”

我噗呲一笑,说:“爱国热血,我的男观众最喜欢了。”

“我也喜欢,所以我给你打赏了一个皇冠。”小林哈哈笑道。

“破费了。”

“对了。”我说,“直播里出现的那个黑衣人,你们见过吗?”

小林脸色严肃起来:“这个人我调查过了,他的资料在我们内部系统里的等级非常高,我没有权限查询,不仅是我,连我们部长都没有。”

我和唐明黎的脸色都凝重起来,这个人对我感兴趣肯定不是因为我的容貌,我身上肯定有什么吸引他的地方。

会是什么呢?

我们闲聊了几句,便告辞回家,李玉祥那一屋子的破烂自然有特殊部门来解决。

回去的路上,唐明黎忽然抓住我的手,真诚地说:“君瑶,跟我回家好不好?我们住在一起,我也好时刻保护你。”

我有些慌了,想要将手抽回来,唐明黎却拉着不肯放手,目光灼灼地望着我。

“君瑶,你觉得我哪点不好,你尽管说。”他说,“我对你是真心的。”

我深吸了一口气,抬起头来,深深地望着他的眼睛,说:“明黎,那你告诉我,从一开始你花钱雇我的时候,你对我就是真心的吗?”

唐明黎愣住了,久久沉默不语。

我的心一阵阵揪痛,我知道,这一天迟早会来。

我将手抽回来,低着头说:“我知道,那时候我长得那么丑,你不可能看得上我的。这也没关系,但我想知道,你一开始来接近我,到底是什么原因?”

唐明黎面露难色。继续沉默。

我低低地叹了口气,说:“明黎,我们之间有太多的秘密,作为朋友,我可以接受这些秘密,但作为恋人,我无法接受。对不起。”

我打开车门。想要下车,唐明黎忽然抓住我的胳膊,说:“君瑶,我们……我们还能做朋友吗?”

“我们一直都是朋友。”我对他露出一道浅浅的笑容,然后快步消失在人群之中。

唐明黎一直凝视着我的身影,目光中满是悔恨与眷恋。

“君瑶。”他静静地说,“对不起。”

天气有些冷了,我将运动服的领口紧了紧,独自走在寒风之中。

即使唐明黎从一开始就是带着目的接近我,但至少这几个月来,他对我是很好的,只是我无法说服自己,接受他所隐瞒的一切,走出那一步。

我的心很坚强。也很脆弱,我害怕被自己最亲的人伤害。

算了,反正我从来没想过能嫁出去,一个人也挺好的,现在的首要问题,是变强。

回到家后,我看阴长生还在线上,便问他鬼子有什么用,为什么那个黑衣人要带他走。

阴长生说:“那个黑衣人受伤了,需要鬼子疗伤。要不然他早就杀了暴君那小子,把你给带走了。”

“什么?”我惊道,“阴前辈,您怎么不早说呢?”

“早说也没用。”阴长生说,“他受了伤。你们俩加起来也不是他的对手,何必自己去送死?”

我沉默了,烦恼地抓了抓头发,说:“我身上到底有什么东西,让他对我那么感兴趣?”

阴长生沉默了,没过多久便下了线,我看了看这次的战绩,打赏居然达到了六百万,比上次整整多了三百万!

观众果然还是喜欢看打得热闹,更猎奇的直播,我最后那句热血的话,也换来不少热血少年的打赏。

再看几位前辈给我的打赏,正阳真君给我留言,说给我寄了一份法术玉简。黄卢子给的自然是丹方,是适合二品修道者补元气的丹药——补元丹,效果比培元丹要好上几倍。

黄山君和阴长生给的,居然是法器!

法器对于修道者来说,和神兵之于武者是一样的,有了一件法器,就有了一种保命的手段,任何一件法器都足够让修道者们大打出手。

我居然一下得俩,太划算了。

我满心地激动,没过多久,包裹就送到了,我打开一看,黄山君给我的是一把小手指大小的小剑,里面还有一张纸条。用毛笔写的,说这是一把飞剑,让我滴血认主,随时带在身上。

这飞剑的力量十分之强,连四品的修道者都能杀死,丹劲武者和四级异能者,都不在话下,但必须用本命元气催动,用过一次之后,本命元气受损,至少要养个几个月才能恢复。

也就是说,这把飞剑,是我的保命底牌,轻易不能使用。

我立刻割破手指。将血滴在飞剑上,飞剑亮起一道淡淡的金光,然后化为一道流光,钻进了我的身体之内。

真是神奇,我竟然感觉自己和这把剑合二为一了,仿佛它本来就是我身体的一部分。

我将另外一个盒子打开,这盒子里是阴长生给的,看起来像是一面旗帜,有方巾那么大,上面织满了奇奇怪怪的花纹。

那些花纹很古朴奇特,看起来像妖魔鬼怪,盒子里也没有介绍,不知道这东西是管什么用的。

我给阴长生留言,问他旗帜有什么用,他一直都没有回我。

不管有什么用,先收好再说。

我找出之前九灵子前辈送给我的功法,现在我已经晋级二品,可以练习这部功法了。

我将玉简放在额头,神识探入其中,发现这本功法名叫:《大玄天诀》,这名字真是霸气啊。

我继续往下看,这世上的功法,一共分为天、地、玄、黄四等,这部功法居然位列地等,虽然比不上天等,却是地等之中排名前十的功法。

最重要的是,它能够一直修炼到九品,在晋升更高的等级之前,不用换功法。

这点好,省事、方便。

我在心中默默地感谢了九灵子,便根据功法中所说,开始修炼起来。

我的体内一阵阵发热,每一根经脉都暗流涌动,身体像泡了个热水澡一样,暖融融的,特别舒服。

等我修炼结束之后,睁开眼睛,发现皮肤上有一层厚厚的污渍,散发出难闻的酸臭味。

之前我用药浴泡澡的时候,也曾经排出过体内的杂质,但这一次排得更加彻底,等我将体内杂质全部排完,就能百病不侵了,修炼起来速度也更快。

我去厕所清洗了一下,觉得神清气爽、身轻如燕。

我又拿出了正阳真君给我的法术玉简,这个玉简中详细讲解了一些修道者的初级法术,比如控火术、控水术之类,还有一些更高深些的阵法和符箓。

我如饥似渴地读了起来。

一直看了一天一夜,居然一点都不觉得困,我掐了个法决,弹了个响指,啪地一声,手指上居然窜出了一朵青色的火焰。

我心下大喜,一直练习了很久,才能凝聚出一朵拳头大的火焰。

怪不得在之前那个小册子中,正阳真君说,学法术不易,这确实太难了。

我差点把窗帘给点燃,只能放下控火术,开始练习控水术,水不能自动生成,只能吸取现有的水,然后凝聚成水箭杀人,或者化为绳索,勒人脖子。

我将所有基础法术都学了一遍,这才算是真正入了门,成为一个修道者了。

在家中如饥似渴地闭关了一个星期,不接任何电话,直接留言:闭关中,请勿打扰。

直到我出关。看到唐明黎给我的留言,说他回家里去了,过段时间再回来,让我注意安全。

除了他之外,还有一个人也给我留了言,是个陌生号码。

“君瑶,我是桂姨。还记得我吗?我回国来了,挺想你的,回村里问,才知道你和你弟弟搬走了,电话是跟你上个房东拿的。有没有时间,出来一起吃个饭啊,听到回电话给我。”

桂姨?她居然回国了?

桂姨是我妈的好闺蜜,中学的时候是同桌,两人好得跟一个人似的。桂姨的成绩比较好,考上了大学,我妈没考上,后来嫁给了我爸爸。桂姨则嫁了一个公司老总,跻身上流社会。

但桂姨并没有因此瞧不起我们,还是经常和我妈交往。我爸和我妈离婚的时候,还是桂姨出面,才没让我妈净身出户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