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7章 国外凶宅/恐怖女主播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后来我妈嫁了个人渣,桂姨本来极为反对,但我妈没听她的,执意结婚,桂姨冷了心,也就渐渐和她疏远了。

但她可怜我,三不五时地来乡下看我,还给我带好吃的好穿的,我外婆很懂得感恩,每次总是把家里新下的米之类的土特产送给她。

一来二去。桂姨和我们就很熟了,我小时候最喜欢桂姨了,只要她来了我家,我就有糖吃。

不过,在我读高一的时候,他们一家就出国了,据说是去美国定居,从那以后,我就再没有见过他们。

我高兴地回了电话,桂姨也很高兴。约我晚上一起吃饭。

当年桂姨也曾替我联系了许多医生,想要治好我的病,今晚我打算不戴帽子和口罩了,让她也高兴高兴。

我拿出上次买的那条黑色的裙子,才想起那只珍珠发卡,说好了要还给尹晟尧的,后来就给忘了。

我将发卡放回去,将头发理了理,高高兴兴地出了门。

一路上都有人偷偷地看我,有的女孩还低声说:“她皮肤好好,真想知道用的什么化妆品。”

我心中暗暗偷笑,什么化妆品都比不上修炼功法更美容养颜,当然,炼邪功的不算。

这家一剪梅中餐馆环境很雅致,每个包房都用多宝架隔开,架子上还放着不少装饰品。

我一眼就找到了桂姨,她身边还坐着一对年轻男女,是她的双胞胎儿女,男的叫胡迪,女的叫胡桃。

桂姨本来就是美女,她的基因特别强大,这一对儿女都长得非常漂亮。

“妈,咱们真的要跟那个丑丫头吃饭?”胡迪不满地说,“我怕我会吃不下去啊。”

胡桃给了他一拳,怒道:“说什么呢?再胡说小心我揍你!”

胡迪翻了个白眼:“我只是实话实说。”

胡桃伸手去打他的嘴:“你还胡说!”

桂姨瞪着眼睛说:“打得好,看你还敢不敢再胡说八道。你这小子,小时候就常欺负君瑶,现在都这么大了,还不知道长进。”

胡迪再次翻了个白眼,没有说话。

我等了一会儿才进去,免得尴尬。

小时候,桂姨来看我们,常常带着这双儿女,胡桃当年是个假小子,爬树下河。什么都敢干,还帮我狠狠打那些朝我扔石子儿的小孩。

而胡迪一直很高冷,眼睛里总是带着不屑,到了我家,就坐在院子里玩游戏机。连门都不进。

我推门进来,笑道:“桂姨,桃子,我来了。”

三人都直直地望着我,一脸茫然。

“你是?”他们小心翼翼地问。

“我是君瑶啊,我的脸治好了。”我笑着说。

三人都一脸震惊,桃子站起身,将我上上下下地打量了一遍,说:“你,你真的是君瑶?”

“真是我。”我说。“你十岁的时候来我家玩儿,我带你去摘桃子,树枝把你裙子刮坏了,你吓得不敢回家,咱们就在山里待了一夜,让桂姨和我外婆一阵好找,回家之后,咱俩都被狠狠地揍了一顿。”

桃子激动地抓住我的胳膊:“真的是君瑶!没想到你脸好了,居然长得这么漂亮。”

我捏了捏她的脸蛋,说:“你也是。没想到你越来越好看,我都不敢认了。”

桃子侧过头去,得意地看了一眼胡迪,似乎在说:看吧,谁说咱们君瑶长得丑了?

胡迪直勾勾地望着我,眼珠子都快从脸上掉下来了,好半天都没回过神来。

桃子拿手挥了挥:“好了,回魂了。”

胡迪这才回过神来,脸上居然浮起了可疑的红色。

我们各自落座,互相说着这些年的遭遇。听到我说起弟弟成了植物人,他们不胜唏嘘。

就在这时,我发现,他们一家三口都印堂发黑,身上萦绕着一缕缕鬼气。

我微微皱了皱眉头,桂姨他们是沾染上了什么鬼东西?

我旁敲侧击地问了问,桂姨脸上浮起愁容,才说起他们在美国的遭遇。

桂姨的老公公司在国内,经常两个国家来回跑,桂姨他们移民美国后。在洛杉矶住了几年,但桂姨有失眠的毛病,受不了大城市的喧嚣,就在加利福利亚州的小镇买了栋别墅,离洛杉矶只有两个小时的车程。

这栋房子很古老。据说有两三百年的历史了,虽然老旧一点,但前一位屋主大修过,里面的环境和设施还是很好的。

胡迪和桃子都比我小一岁,刚刚考上大学。已经去了洛杉矶的大学读书,桂姨一个人住在那栋古老的房子里。

房子开始闹鬼了。

刚开始的时候,桂姨经常看见屋子里有陌生人,他怀疑是小偷,就在屋子里安装了摄像头。

有一天她看到一个小女孩,拿着一只红眼睛的兔子娃娃在她家里,她过去询问,女孩什么都不说,她转身给她拿吃的,女孩就不见了。

诡异的是,摄像头里什么都没有录到,只录到她一个人自言自语。

她还以为自己得了精神病,去医院看过,开了药,但这种情况越来越严重。后来竟然出现了一个拿斧子的人,戴着一只牛头面具,在屋子里追杀她,害得她从楼梯上摔了下来,现在手还不太好使。

后来。她才从邻居那里了解到了真相。

原来这栋房子,是当地有名的鬼屋,据说每一任屋主都会出事,有的是离奇死亡,有的是神秘失踪。

桂姨吓坏了,想到家乡有很多能人异士,便想回来请个大师过去,帮她把房里的鬼物赶走。

我惊奇地问:“既然如此,你们将房子卖掉,另外买一栋别墅就好了啊。”

桂姨有些尴尬,桃子大大咧咧地说:“我爸的生意最近出了点问题,周转不灵,根本没钱再买房子了。”

我点了点头,说:“那你们找到大师了吗?”

“找到了。”桂姨道,“据说是山城市赫赫有名的周大师。”

周大师?好耳熟啊。

对了,之前在夜店那次的直播之中,那个邹老板请来驱除女鬼,结果他连修道的门都没有入,还口口声声要拜我为师的人,不就是周大师吗?

我脸色有些冷。行骗行到我桂姨家来了。

我不动声色地说:“我倒是听说过他,你们什么时候去见他?我陪你们一起去吧。”

桂姨点头道:“好,明天我叫小迪来接你。”

我看了胡迪一眼,他居然又脸红了。

吃完饭,桂姨带着我出去逛街。带我进名品街,想给我买些好衣服,我没有扫他们的兴,跟他们一起逛了个够,但最后,我偷偷地去付了账。

桂姨脸色有些奇怪,她偷偷拉住我的手,说:“君瑶,你老实告诉我,你在做什么工作?”

我茫然地望着她,她郑重地说:“君瑶,咱们可以穷,但不可以为了钱出卖女人最重要的东西。”

我愣了一下,才反应过来她说的是什么,有些啼笑皆非,说:“桂姨,你放心吧,我哪是那种人。”

说着,我从包里拿出两块纸包,说:“这是我做的手工皂,全天然无添加的,可以美白养颜。现在我就在淘宝上卖这个,生意还不错。”

包着手工皂的纸是特制的,里面还有一朵一朵的小花,粗糙,却自有一种朴素天然的美。

桂姨拿在手中就爱不释手,拆开一看,手工皂做成花朵的形状,有一股令人迷醉的香味。

她一下子就相信了。

第二天一早,胡迪就开着一辆路虎神行者来了,他打扮得很帅气,对我十分热情绅士。

我看着献殷勤的他,想起他小时候对我的不屑和鄙夷,心中有些不是滋味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