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8章 愉快地打脸/恐怖女主播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这个看脸的世界,太让人绝望了。

我们又去酒店接到了桂姨母女俩,桃子一下子就冲上来,抓住我的手,说:“君瑶,你看,我皮肤是不是变白了,还细滑了不少。”

我一看,果然比昨天要白了一些。

“还有,你看我妈。”她拉过桂姨。“她眼角和嘴角的皱纹是不是浅了很多?”

我点了点头,她激动地说:“君瑶,我们昨晚就用了你的手工皂,太神奇了!要是继续用下去,我就要变十八,我妈变二十了。”

我满头黑线:“这也太夸张了。”

“君瑶啊,你这手工皂真的不错。”桂姨道,“可惜我们家不做化妆品生意,不然一定做你这款洁面皂,绝对有市场。”

我心中一动。虽然丹药不能量产,但这些化妆品可以啊,到时候跟唐明黎商量一下,看能不能和他合作,做一个化妆品品牌。

胡迪开车将我们送到了一处高档别墅区,一个穿白色唐装的年轻人迎了上来:“是胡夫人吗?”

桂姨点了点头,恭敬地说:“周大师在吗?”

“在,请跟我来。”

进了一座别墅的门,别墅之后居然有个小池塘,池塘边有一棵大树,一根很粗的树干伸到了池塘之上,一个身穿民国长袍的中年男人盘腿坐在池塘之下,颇有些仙风道骨的味道。

桂姨走上前去,行礼道:“周大师,求您救命。”

周大师坐在那里,一动不动。

白色唐装的年轻人说:“要用诚心打动周大师。”

桂姨咬了咬牙,噗通一声跪了下去,桃子和胡迪也想跪,我急了,拉住桂姨,说:“不要跪他!他不值得你跪。”

“哼!”白唐装重重地哼了一声,冷着脸说,“既然你们信不过周大师,还来做什么?请回吧。”

桂姨也急了:“君瑶,你不要乱说!”又急忙对白唐装说,“师父,求求你,帮我们跟周大师说说情,君瑶还是个孩子,有什么得罪的,还请多担待。”

白唐装用眼白看我,说:“除非她肯跪下道歉,否则,我师父是不会搭理你们的。”

桂姨转头看向我,满脸的乞求:“君瑶。就算你帮帮桂姨好不好?你看看桂姨的手,现在都还在发抖。”

我拉住她,说:“桂姨,你把希望寄托在他身上是没用的,何况他还让你跪下求他。这也太侮辱人了。”

白唐装脸色再次一沉:“你三番四次对大师不敬,就该受到惩罚!”

说罢,他手一翻,一道火焰朝着我的面门扑来。

桂姨大惊,猛地站起身,挡在我的身前,眼看着火焰就要烧伤她的面门。

我大惊,心中生出强烈的愤怒,一抬手,便将那火球给抓住了。

“啊!”桂姨惊叫。“君瑶,你的手!”

“我的手没事。”我啪地一声捏碎了火焰,冲到白唐装的面前,撕开他的衣袖,从里面抽出一根微型的火焰喷射器来。

白唐装大惊失色:“你,你竟然敢……”

我叫喷射器扔给桂姨,桂姨一脸狐疑:“你们……居然真的是骗子!”

话音未落,就听见一个洪亮的声音说:“谁说,我们是骗子?”

周大师转过身来,在阳光下。他气质惊人,一派高人气象,让桂姨又有些迟疑了,甚至想要重新跪拜。

我伸手拦住她,说:“周大师,这才几天不见,你的架子越来越大了。”

周大师浑身一震,仔细地打量了我一下,然后惊道:“你……你是那位高人?”

我目光冰冷,抬手弹出一团火球。那火球落在他所站的树枝上,树枝哗啦一声燃烧起来,他吓了一跳,用轻功飞上岸来,震惊地望着我:“你,你突破二品了?”

我冷淡地望着他,他深吸了一口气,说:“不愧是大门派的弟子啊,别人辛辛苦苦修炼一辈子,连门都入不了。你却能这么快就晋升二品。”

他还认为我是纯阳派的弟子呢。

说着,他朝我深深地行了一礼,说:“周津拜见前辈。”

在修道者的世界里,强者为尊,达者为师。不以年龄论辈分,而是以修为,我修为比他高了那么多,他称我一句“前辈”是应该的。

这时,最震惊的要数桂姨了。她用奇异的目光深深地望着我,就好像从来都不认识我一样。

胡迪和桃子俩人也瞪大了眼睛,无法理解一个名声远播的大师,居然会向我行礼。

这个世界魔幻了吗?

我沉默不语,周大师看向他们,说:“胡夫人,你们既然认识这位前辈,为何还要来找我呢?有她在,什么问题不能解决?”

我看向一旁面如土色的白唐装,说:“这是你的弟子?我一个女人,他却对我脸上喷火,要毁我的容,心思何其狠毒!”

周大师目光一冷,说:“滚出去,从今往后。我不想看到你。”

白唐装浑身颤抖:“师父,您,您不要赶我走啊,这么多年我跟着你,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。”

周大师冷哼一声。威严地道:“别逼我清理门户。”

这话出口,白唐装就知道他不可能回心转意了,咬紧了牙关,看向我,目光有着一丝怨毒。

我微微皱眉,周大师全都看在眼中,怒道:“限你一天之内离开山城市,如果让我知道你还在市里走动,就别怪我心狠了。”

白唐装脸色一白,低头答应了一声,匆匆逃走。

周大师目光幽冷,这种没眼色的东西,我居然将他留在身边这么久,二品修道者,那是能随便招惹的吗?

我心中暗暗道,怪不得这个周大师没什么本事,却还能活到今天,这份眼色,别人就比不了。

周大师恭恭敬敬地将我们礼送出来,桂姨盯着我看了很久。才说:“君瑶,你,你真的是修道之人?”

我点头。

“能抓鬼?降妖伏魔?”

我再次点头:“不过我实力低微,太强的我可对付不了。”

桂姨道:“那你之前为什么不告诉我?”

我苦笑道:“如果我说了,你信吗?”

桂姨无言。的确,她不会信。

她像抓着一根救命稻草般抓住我的胳膊:“那,那你能去美国,帮我抓鬼吗?”

我有些心动了,我还没去过美国呢,就当做去旅游了,捉鬼的时候还能直播,第一次海外直播,观众肯定喜欢看。

我沉吟了片刻,说:“桂姨,要我去帮你除鬼,没问题,但我有一个条件。”

“什么条件?”桂姨道,“你随便提。虽然我们现在钱不多,但还是可以凑凑的。”

“不是钱的问题。”我说,“请让我抓鬼的时候,进行直播。”

直播?桂姨懵了。

我便说,我现在是个女主播,专门直播见鬼,桃子忽然惊叫起来:“你是不是那个恐怖女主播?”

我点头。

“天啊,我居然看到真人了。你现在在国外的社交网站上红透了半边天啊,好多人还特意办理华夏的银行卡来给你打赏。”桃子将我上上下下看了个遍,“奇怪,怎么和直播里的不一样?”

“那只是个障眼法,用来隐瞒身份的。”我淡淡道,“桂姨,你看如何?”

“可以,当然可以。”桂姨连忙点头,“只要能抓住鬼,怎么播都行。”

答应桂姨之后,我在家里准备了几天,便和桂姨一起,登上了前往加利福利亚的飞机。

除了贴身东西之外,其他只能托运,但还是被打开检查了,幸好身边法器少,如果有几件用骨头做成的法器,肯定会吓掉他们的眼珠子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