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2章 和尹晟尧被困荒岛/恐怖女主播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他说得好有道理,我竟然无言以对。

【咦,这不是邪恶酒店那个人吗?】

【好像是姓尹对吧?很帅的一个人。】

【没想到他会回归,他也会成为常驻吗?】

我关掉了直播间,想要走出去,脚步一软,差点跌倒。

他伸手来扶我,被我甩开了,我扶着墙,一步一步地走出去,桂姨一家倒在地上,我摸了摸他们的脉搏。还好,都还活着,只是昏过去了。

尹晟尧跟在我的身后,默默地望着我。

“你为什么会来美国?”我问,“总不能真的在跟踪我吧?”

“如果我说,我是来美国找一种灵植,你相信吗?”尹晟尧说。

我冷漠地望着他,他说:“黑迷草,有人在这附近见过它,我需要它来帮助我进阶。”

黑迷草,一种生长在极阴之地的灵草。

原来他并没有跟踪我。

真是孽缘。

“你就这么恨我?”他轻声问。

我沉默。

他在我身后低低地叹息,说:“不管如何,这屋子已经不能住人了,我送你们去酒店。”

这次,我没有拒绝。

桂姨几人很快就醒了过来,我却因为耗损了本命元气而在医院躺了半个月。

这半个月里,桂姨和桃子每天都给我送熬好的鸡汤来,把我都养胖了。

从进医院之后。我就没再见过尹晟尧。

半个月后,我登上了回华夏的飞机,刚刚坐下,便又看到了尹晟尧,他整个人的气质都完全不一样了,眼中折射出万丈神采。

“你突破了化劲?”我惊道。

“我找到了黑迷草。”他说,“就在那栋房子后面的沼泽里。”

老天真是不长眼。我在心里默默地道。

他的位置就在我身侧,这也太巧合了吧?

飞机起飞之后,我就装睡,他在我耳边低声说:“上次的事情是我不对。”

我没搭理他,他顿了顿,说:“我可以补偿你。”

“你补偿不了。”我冷冷道。

他面色一窒,无言叹息。

气氛变得有些诡异,我们坐的是红眼航班,夜深人静,飞机来到了太平洋的上空,忽然颠簸了一下,广播说是气流的问题,我心中却有一种不祥的预感。

不可能的,飞机是世上最安全的交通工具,不可能这么容易就坠机的。

没过多久,颠簸就平息了,我刚刚松了口气,忽然砰地一声巨响,有什么东西击中了机翼,飞机猛地倾斜,机舱里一片尖叫。

刚才那是什么东西,为什么我感觉到了一股强大无比的灵力?

“小心!”尹晟尧抓住了我的手,我想抽出来,却被他握得死紧,根本抽不动。

哗!

机舱的一块飞了出去,同时好几个乘客也跟着飞了,飞机居然在天空中开始解体了!

尹晟尧将我拉进怀中,说:“这飞机保不住了,记住,抱紧我。”

话音未落。整个飞机便分解成了两半,我们一下子就飞到了半空之中,下面是大片大片的云海。

我和尹晟尧一起,以极快的速度跌落。

我咬紧牙关,双手在胸前结了个法印,用御风之术。不停地将我们的身体往上托。

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或许只过去了几分钟,或许过去了许久,我们重重地冲进了海水之中,咸苦的海水灌入口中,让我差点窒息。

尹晟尧抱住我,将我拖到了海面:“你没事吧?”

我咳了两口水:“没事。”

他看了看四周,说:“那边有座岛屿。”便带着我一直游上了岸,我躺在沙滩上,觉得全身无力。

我本来就本命元气耗损,还没有彻底复原,现在又强行使用了大量灵力。已经完全脱力,连动都动不了。

冷,刺骨的冷。

我抬起头,却看见一座皑皑的雪山。

怎么可能?太平洋上的小岛,应该是热带雨林气候,怎么会有这么大一座雪岛?

尹晟尧将我抱起来,说:“不能躺在这里,我们很快就会被冻僵。”

他在海岸边找到了一处崖洞,带着我钻了进去,然后推来一块巨石挡住了洞口,找来干燥的枯枝树叶生了堆火,我这才觉得暖和了一些。

“你好好待在这里。我去海上看能不能找点能用的东西来。”他走之后,我清点了一下身上的东西,还好桃木剑和桃木短匕都随身带着,背包里还有不少丹药,应该能撑过去。

我每次遇到尹晟尧,都不会有什么好事。

过了几个小时,尹晟尧扛着一只巨大的箱子回来了,这箱子应该是某个乘客的,它的主人已经变成了大海上的一片尘雾。

尹晟尧拿了一条毯子递给我,我紧紧裹成一团,他迟疑了一下,说:“湿衣服要脱下来烤干。别得了肺炎。”

说着,他脱下了自己的湿外套,露出了精壮的小麦色肌肤。

我侧过脸去,说:“我没事。”

我晋升二品之后,身体经过改造,轻易不会得病。

山洞之中。火焰跳动,我俩都没有说话,气氛变得尴尬而诡异。

我太累了,躺在火堆旁,沉沉地睡了过去。

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我从梦中醒来,发现尹晟尧不在,便摸出一瓶补元丹,吃了几颗,将《大玄天诀》运行了几个周天,身体才舒服了一些。

很快,尹晟尧回来了,手中提着两只兔子,我惊奇地看着这兔子,足有一头狼那么大,居然有这么大的兔子?

尹晟尧将兔子扔在地上,我不由得皱起眉头,兔子的两瓣牙齿无比尖利,连爪子都长出了深深的倒钩。

“这是什么品种?”我惊问道。

“这是异兽。”尹晟尧说,“这世上有许多诡异的生物,我们统称为异兽。异兽大多是变异而成,这种兔子本来是生活在亚热带,这座岛屿上所有的植物也是亚热带植物,但它在一夜之间变成了雪岛。连岛上的动植物,都发生了变异。”

我奇道:“为什么会这样?”

“或许是妖孽诞生,或许是有异宝出世。”

我心中一动,异宝?

“不过,我劝你不要轻举妄动。”他似乎看出我心中所想,“能引起山川变动的妖孽或是异宝,必然十分强大,我们太弱小,不是去寻宝,是去找死。”

说得好有道理,我再次无言以对。

这座岛上没有信号,我只能打开了直播间,说:“观众朋友们,如你们所见,我是倒霉催的女主播,我在从洛杉矶回国的途中遇到了飞机失事,好在我还活着,只是漂流到了这么个鸟不拉屎的雪岛之上。岛屿离飞机失事的地方不远。麻烦请帮我们报警,多谢了。”

直播间里瞬间就被弹幕淹没。

【什么?主播居然在那架飞机上?】

【昨天看到新闻的时候,我就有预感,没想到主播真在那飞机上啊。】

【听说飞机直接在空中解体了,这都能活,主播简直是非人类。】

【你们懂什么?主播是二品修道者。能使用一些小法术了,逃命还是没问题的。】

我关掉直播间,尹晟尧将烤得焦黄的兔子腿递给我,我闻了闻,香味扑鼻,还有一缕灵气。

异兽是因天地灵气剧烈变化而产生的变异,体内都有灵气,如果没有毒,吃了对身体只有好处。

我们将一只兔子分吃干净,我正打算起来活动一下,在站起的瞬间,我突然感觉一股热流从下面流淌了出来。

我的脸色一下子变了。

不是吧?我最近是不是犯太岁?

大姨妈居然来了!

尹晟尧动了动鼻子,抬头问我:“你受伤了?”

我脸红得像猴子屁股,摇头道:“没,没受伤。”

“这么重的血腥气,还说没受伤。”他径直走过来,“让我看看伤口!”

我急了,用力推开他:“我每个月都要受一次伤,你看什么看?耍流氓吗?”

他愣了一下,这才反应了过来,古铜色的脸颊上居然浮起了一抹可疑的红色。

“咳咳,这个……箱子里有那个东西。”他从大箱子里摸出一包卫生棉给我,然后躲出去了,我连忙换上,脸红得发烫。

没过多久,他又提了一只很大的鸟回来,还在岸边找到一个飞行员头盔,当做锅具,煮了一大锅鸟汤,说:“你这几天身体弱,喝点汤补一下。”

我小口地喝着汤,尴尬得要死。

忽然,尹晟尧皱了皱眉头,说:“你身上好香。”

“香?”我闻了闻,道,“没什么香味啊。我都好几天没洗澡了,只有汗臭味。”

“不对。”他凑到我的身边,深深地吸了口气,眼中闪过一抹迷醉神色,“很……好闻的味道,就像那天晚上……”

我猛地颤抖了一下,他骤然一惊,才发现自己说了什么,脸色变得很难看。

我握紧了拳头,愤怒、痛苦、悲伤,各种各样的情绪都涌上了心头。

原来,他从一开始就认出我了。

既然如此,他为什么还要故意接近我?耍着我玩儿吗?像猫戏弄老鼠一样,狠狠戏弄一番,然后杀掉?

我乘着他收拾汤锅,骤然跳起,拼尽全力推开巨石,冲出了门去。

“元君瑶!”他惊道,“外面危险!”

和你在一起才危险!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