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4章 注定是仇人/恐怖女主播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刚跑了两步,我就听到尹晟尧传来一声闷哼。

他受伤了?

他为了救我,被白蛇所伤,我一个人逃跑,是不是太不是东西了?

但他是我的仇人啊,是他害得我弟弟成了植物人,他向我抵命也是应该的,我本来就像乘机杀了他。

我咬了咬牙,继续往前走,但怎么都迈不开步子。

可恶,元君瑶,你最好不要后悔。

此时,尹晟尧骑在白蛇头顶,浑身浴血。我拿起桃木剑,足尖一点。朝着白蛇刺了过去。

打蛇打七寸!

我算准了巨蛇七寸,将全部灵气灌入剑尖,噗呲一声,刺穿了它的蛇皮。

没想到它的皮居然这么坚硬,只堪堪刺进去了一寸。

但毕竟是要害。巨蛇痛得在水中乱舞,我被扫进水里,撞到了岩石,背后痛得钻心。

尹晟尧抓着他的鳞片,从蛇头上滑下,来到七寸之处,朝伤口猛地打出一拳。

这一拳,他用了化劲期的全力,通过伤口直透巨蛇体内,将巨蛇的内脏给搅了个粉碎。

巨蛇居然发出了一声诡异的哀鸣,如同一根巨柱般倒入水中,掀起漫天水雾。

“元君瑶!”他从蛇身上跳下,过来搀扶住我,“让我看看你背后的伤。”

“没事,皮肉伤而已。”我挤出一丝笑容。

“听话!”他不容我拒绝,将我硬是翻了过来,检查了一下伤口,被岩石刺伤了,划了一道极深极长的口子,好在并没有伤到内脏。

他松了口气,嘴角露出一抹放心的笑容,然后直直地朝我倒了下来。

他晕过去了,我伸手一摸,他身上全都是血。

干脆把他扔在这里算了,我回来救他,已经是仁至义尽,总不能还让我给他治伤吧?

我推了两把,居然推不开。

“你怎么这么重啊!”我咬牙把他拖出了水,犹豫了好一阵,才拿出毛巾,给他清洗伤口。

这座岛屿诡异得很,多一个人,就多一份生的希望。

我这样说服自己,认命地给他疗伤。

七彩琉璃鱼已经半死不活了,给他伤口敷了药。我便找了一块尖锐一点的岩石,杀鱼去鳞。

这里生不了火,我就片了一条条的鱼片,在石板上码好,然后去背包里找找。看有没有盐之类的调味料。

盐没找到,但找到了一小瓶老干妈,我拿回来正打算开吃,却发现鱼肉已经少了一半。

“尹晟尧!”我怒道,“谁让你吃我的鱼的!”

尹晟尧已经醒过来了,靠着岩石,品味着一块鱼肉,说:“这种鱼看起来不怎么样,吃起来味道倒是不错。”

“混蛋!”我怒吼。

尹晟尧一脸理所当然:“我给你留了一半。”

我气得胃都疼了,他怎么这么无赖?

“剩下的你要是不吃。我就吃了。”他说。

我立刻像母鸡护崽一样端起石盘,跑到一边,一口一口地将肉全部吃掉。

就在这时,尹晟尧忽然皱起眉头,双腿盘起,开始运转体内的内劲。

他身上血气翻涌,脸色潮红,头顶有缕缕白气,这是要晋级的预兆。

真是便宜他了。

我恨恨地想,如果我现在过去朝他天灵盖打上一掌。他根本没有反抗之力。

就在我犹豫要不要过去的时候,我的丹田之中忽然热了起来,我也连忙盘腿运功,将鱼肉所带的磅礴灵气全都消化。

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我忽然觉得丹田之中发出啵地一声响,就像开香槟时的声音,强大的灵力从丹田中涌出,灌满了我的四肢百骸。

晋级了!

我晋升到了二品中级!

我心中窃喜不已,稳固了修为之后,睁开眼睛。发现尹晟尧正切开白蛇,从里面挖出一颗蛇胆来。

他将蛇胆递给我,说:“能杀掉这头异兽,你那一剑功不可没,这枚最珍贵的蛇胆你收着吧。”

我拿起蛇胆来看了看。心中暗惊,这是传说中的白蛟胆,那白蛇居然是白蛟,三品的异兽!

这次真是赚大了,白蛟胆也是炼制筑基丹的重要材料,这下子,筑基丹的材料就齐了。

我将它珍而重之地放进了玉盒之中,却听尹晟尧道:“剩下的就归我了。”

我暗暗骂了一句:守财奴!

他手法娴熟地剥掉蛇皮,分解蛇肉,我们便吃了几天的生蛇肉。后来我灵气恢复了,便用灵力生火,终于吃上了熟食。

过了一个星期,特殊部门通过直播间告诉我,他们终于找到了雪岛,正赶过来。

唐明黎听说我和尹晟尧困在了一起,急得抓耳挠腮,每天我直播近况的时候,他都要上来关心我,让我感觉自己是只小白兔,好像随时会被尹晟尧这头大灰狼叼走一样。

蛇肉已经吃完了,肉中灵力浓厚,我感觉自己已经接近二品高级,只差一个契机。

我和尹晟尧回到之前的洞穴,以灵气和内力开路,劈山断石,花了一个上午,终于打通了道路,再次看到了阳光。

我抬起头,双臂张开,呼吸着新鲜的海风,心情无比舒畅。

尹晟尧深深地望着我,眼中满是眷恋与不舍。

“时间过得太快了。”他喃喃自语。

我回头看了他一眼,这几天与他相处下来,我觉得他不像是会开车撞我弟弟的那种人。

难道……这其中有什么误会吗?

或许那辆车并不是他的。又或许,当时开车的并不是他?

我深吸了一口气,鼓足了勇气走向他,说:“尹先生,其实你从一开始就知道我的身份吧?”

尹晟尧沉默了片刻,点了点头。

我握紧了拳头,一字一顿地问:“我弟弟……不是你撞的,对吗?”

我充满了期待,这几天同吃同住,我已经不由自主地把他当成我的朋友了。

我希望。他能告诉我真相,让我从仇恨之中解脱。

尹晟尧再次沉默了,他的眼中闪过一抹挣扎,然后一寸一寸地爬上了深沉的痛苦。

“是我撞的。”

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:“你,你说什么?你再说一遍?”

他像是下定了决心。望着我的眼睛,一字一顿地说:“你弟弟是我撞的。”

我觉得浑身发冷,哪怕在这冰天雪地之中住了这么多天,我也从没有觉得这么冷过。

鼻子发酸,眼泪沿着我的脸颊滑落。我拔出桃木剑,对准了他的咽喉。

“我再问你一遍,你想好了再回答。”我咬牙道,“真的是你撞的吗?”

“对。”他点了点头,说得斩钉截铁,“君瑶,我说过,我可以补偿你们,把他交给药王谷,我会用尽一切办法来治疗他,倾尽我的一切也在所不惜。”

“住口!”我大喝,眼泪流得更凶了,但我的面容冷若冰霜,“我说过,你补偿不了!除非,用你的命!”

他皱起眉头:“我不能死,我有我应尽的责任。”

我冷笑一声:“我这把剑只要往前轻轻一送,就能结束一切。”

尹晟尧抓住我的剑,说:“如果你要杀我,我一定会尽全力抵抗。你杀不了我。”

“那只是现在!”我高声道,“要么你现在就杀了我,如果你放我走,我总有一天会回来找你报仇!”

“好。”他说,“我等着你。”

我闭上眼睛,抽回了桃木剑,转身而去,再也不看他。

他以为他能骗得了我,但我没有他想的那么蠢。

我弟弟肯定不是他撞的,但是撞我弟弟的那个人,肯定和他有很深的关系,这一层关系,能让他替对方承认下这卑劣的罪行。

是他的父母?姐妹?还是兄弟?

不管是谁,他都不会允许我报仇的,所以,我必须先打败他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