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5章 情敌见面/恐怖女主播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救援队的船到了,唐明黎急匆匆地跳下船,冲到我的面前,似乎有很多话想问我,但最终出口的却是一句:“没事就好。”

我看着他眼中的关切,心头终于好受些了。

“我很好,还晋级了。”

唐明黎惊道:“二品中级?”

我点头,他用看怪物一样的眼神看着我,说:“以前我不相信天才和气运,现在我信了。”

我上了船,居然看见了华夏的军舰,军队乘小艇登录。我惊讶地问:“这是干什么?”

“雪岛上有至宝出世,再加上岛上动植物变异,有不少灵植和灵气充足的异兽,华夏肯定要先来占领开发。”唐明黎道,“再过几天,华夏的高手们大都会前来寻宝,这是一场殊死的较量,估计会有一场腥风血雨。”

他侧过头来对我说:“君瑶,你先回山城市去,我还有些事情需要处理。”

“什么事情?”我忍不住问。

他的嘴角勾了勾,说:“除了华夏军方,许多顶级的大家族也会前来,争夺岛上的资源。”

我瞬间懂了,他是代表唐家来的,接我只是顺便。

我并不觉得难过,他和我只是朋友关系,愿意顺道接我已经很不错了。

“那你小心些。”我最后看了一眼雪岛,正准备走进船舱,却看见尹晟尧站在甲板上,用探究和不悦的目光望着我们。

不住为何,我觉得后脊背有些发凉。

他大步走过来,目光在我脸上一扫,说:“唐少,我们似乎还有一场赌局,择日不如撞日,就今天吧,咱们切磋一下。”

唐明黎惊道:“你……居然是化劲中期了?”

“怎么?没有胆量?”他似笑非笑地说。

唐明黎眼底闪过一抹怒意,我连忙拉住他,小声道:“别去,他是在激你。”

唐明黎宠溺地摸了摸我的头。说着:“没关系。君瑶,我都知道,但如果我今天不敢应战,就要背一辈子的骂名。”

男人总是把面子看得很大,但在我看来,这些没有什么意义。

唐明黎脱下了外套,说:“既然如此,咱们就来好好地狂欢一场吧。”

尹晟尧嘴角带笑,说:“乐意奉陪。”

两人身形猛地一起,狠狠地相撞,然后开始拆招,两人的速度,出拳的力度,都是非常强的,快如光影,打得难舍难分。

救援船上的战士们都聚集了过来,兴致勃勃地看他们打斗,有的甚至开始对赌,看谁的赢面大,输的人要洗对方袜子一个月。

尹晟尧毕竟比唐明黎要高一个等级,内力更加深厚,两人只拆了十来招,唐明黎便落了下风。

尹晟尧抬手一掌,打在他的胸口。他的肋骨立刻发出细微的咔擦声,朝后飞了出去。

尹晟尧冷笑道:“看来这次是我赢了。”

唐明黎捂着胸口,目光阴冷而不甘地瞪着他:“那咱们就走着瞧吧,看最后鹿死谁手。”

尹晟尧嗤笑一声,转身便走,唐明黎的眼底。闪过一抹森然的杀意。

“明黎。”我扶住他,担心地说,“你的肋骨断了,快坐下吧。”

唐明黎侧过脸来,面容变得柔和,轻轻地揉了揉我的头,说:“这点伤算不得什么,你赶快回家,记住我的话,无论别人问你什么,你都不要承认。”

我点了点头,乘坐救援船回到了华夏。刚刚下船,几个身穿黑色大衣的人便挡住了我的去路。

“是元女士吗?”领头的那个戴着墨镜,语气冰冷地说。

我皱起眉头,小林连忙走上来,挡在我面前,拿出自己的证件,道:“几位是什么人?”

“我们是邹家的人。”墨镜男人冷声道,“我们家主想要见元女士一面。”

小林冷笑了一声:“邹家?秦岛市的邹家?请转告你们家主,元女士是我们特殊部门要保护的人,现在元女士不太方便。”

说完,我俩便要走,墨镜男人再次拦住我们:“抱歉。这样我无法向家主交代。”

小林的脸色一冷:“邹家是想跟特殊部门作对?”

话音未落,两个人就从我们身后走了出来,面容冰冷地与这些人对峙。

这两人正是雷电系异能者陈德凯和火系异能者叶先落。

墨镜男人还想说什么,陈德凯大步走上前去,按住他的肩膀,一道电流从他的手臂窜了出来,墨镜男人浑身发麻,颤抖不已,仰面倒在了地上,不断抽搐。

小林走上前去,说:“请回去转告邹家主,谁如果对元女士不利。就是和我们特殊部门作对。别忘了,我们隶属于军队,隶属于国家。你们最好掂量一下,国家的怒火,你们能不能承受。”

邹家只不过是个先头兵,他们的背后有无数想要打我主意的人。小林这话,不仅仅是对邹家说的,更是对那些有企图的人所说。

国家出面保护我,谁敢对我下手?

不过,我找到了这么一座宝库般的雪岛,毫不藏私地上交给国家,国家保护我,也是理所应当。

回到山城市之后,我先去医院看了看弟弟,然后才回到家休息,小林全程护送,到了我家门口。脸上有些犹豫。

“小林,你是不是有什么话要跟我说?”我问。

小林很不好意思:“其实……那个……元女士,我在暗劲巅峰卡了很多年了,一直没能突破到化劲,你看……”

原来如此。

小林帮过我很多忙,算是我的朋友。我帮帮他也是应该。

“你跟我进来吧。”我带着他进了屋,然后郑重地拿出一只玉瓶,悄悄交给他,说:“小林,这瓶玄元液是最后一瓶了,它的材料非常珍贵。也非常难找,我也是因缘际会之下才找齐,请你务必替我保密,不然今后有别的什么重要人物来找我要,而我有拿不出来,就不好了。”

小林是聪明人,自然明白,他接过玉瓶,郑而重之地贴身放好,说:“元女士,你放心,你对我的大恩大德。我永世铭记。”

说完,他朝我深深鞠了一躬。

很快,我就听叶先落说起,小林宣称自己的境界松动了,跟上面请了长假,去深山之中寻找突破。

我又炼了一些丹药,打电话叫薛少和胡青鱼的人来取,胡青鱼派来的人还是他家那位老管家,接了药就走了,而薛家的人迟迟没有来。

奇怪,看时间,薛少再不吃药,又要寒气入体了吧。

敲门声响起,我打开门,看见一位翩翩青年站在门前,身上穿着一身得体的薄款大衣,脸上带着温和的笑意。

年轻人长得很俊美,身材高挑。身材纤秾合度,应该属于穿衣服显瘦,脱衣服有肉的类型。

“薛少?”我轻声道。

薛少愣了一下:“你居然一眼就认出来了?”

在这之前,我只见过薛少两面,那时候他被《玄阴诀》的寒气折磨得生不如死,形销骨立。看起来就跟个木乃伊差不多,十分可怕,与现在的他简直天差地别。

我笑道:“别忘了,我是医生,你的病是我诊治的,我一眼就看出你修炼《玄阴诀》,所凝聚在丹田内的阴寒之气。这阴寒之气已经到了极限,再不吃丹药,又要寒气入骨了。”

我将丹药递给他,他接过来一口吞下,然后朝我弯了弯腰,说:“元女士。我是特意来感谢你的。自从得到你的救治之后,我的身子越来越好,连武功都恢复了。两天之前,我的《玄阴诀》已经炼成了第一重,修为也突破到了化劲初期,我能有今日。全都依靠元女士的妙手回春。”

我微笑点头,算是接受了他的谢意。

“元女士,我有个不情之请,希望您能答应。”他说。

“薛少有什么事,尽管开口。”我道,我现在在风头浪尖上。正是需要朋友和靠山的时候。

“我想请元女士,去金陵做一场捉鬼直播。”他说。

“金陵?”我皱了皱眉头,那边的特殊部门我不熟啊,还有个跟我有仇的陆家,我过去会不会惹来麻烦?

薛少薛皓天似乎知道我在担心什么,连忙说:“元女士放心。我们薛家在金陵还是有点地位的,不管是陆家,还是什么别的宵小,都不敢在我们眼皮子底下为非作歹。”

我沉思了一阵,道:“你先说说,你想我直播的,到底是一个什么灵异事件,我再考虑要不要去。”

薛皓天说:“我读大学的时候,有个室友,名叫陈飞,和我关系非常好,只不过大学毕业之后,他前往欧洲留学,我们就很少联系了。但是,三个月之前,我母亲在金陵城见到了他,但他非常慌张,像是在逃避什么东西。”

说到这里,薛皓天的脸色有些阴沉:“我母亲当年也见过陈飞几次,很喜欢他,便下车问他发生了什么事,需不需要帮助。陈飞拉着我母亲的手,口中大叫‘有鬼’,然后像是看到了什么东西,受到了莫大的惊吓,冲进了商场的男厕所。”

“我母亲让保镖进去找他,却发现他已经死了。”薛皓天眼中闪过一抹难过之色,“他死得非常凄惨,四肢断裂,身首分离,整个厕所都是他的血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