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6章 死亡邀请函/恐怖女主播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我脸色有些凝重。

薛皓天继续说:“警察来之后进行了勘察,当时厕所里除了陈飞之外,什么人都没有,而且我家保镖发现他的尸体时,距他进厕所不到半分钟。想要在半分钟之内,不声不响地将他残杀分尸,并从七楼的窗户逃走,至少得是个丹劲武者,或者四级异能者,但这样的高手。又怎么会出手杀一个普通人?”

“我妈受到了很大的惊吓,她很自责,总觉得自己没能救得了他,对他有愧。”薛皓天叹息道,“所以她派了人去详细调查,陈飞是两个月前才回国的,在一家跨国公司担任部门经理,事业如日中天。但事发之前的一个星期,他突然失踪了。”

“失踪?”我追问。

“他没有给公司请假,公司派人去找他,也没有找到人,为此公司还报了警。”薛皓天脸色深沉地将一张照片递给我,“我母亲动用了一切的力量调查,发现他开着一辆套牌车,到了金陵市的这个地方。”

我接过照片,上面是一座废弃的中学,房子很老旧了,墙上画着一个个大大的拆字。

“这是金陵的环山中学。”薛皓天说,“十年前就废弃了,一直说要拆,却一直都没能拆掉,有传闻说,这学校里闹鬼,而且是很凶的鬼。”

薛皓天叹息道:“当时我身患重病,不知能活多久。没有精力管这件事,但一直放在心上,病好些之后,我亲自派人调查,发现在十年之内,时常有人独自走进这座废弃的学校,在里面生活一个星期,然后惊慌逃出,最后离奇死亡。”

他将一份卷宗递给我,里面有很多死亡现场的照片,那些照片极度血腥,每一个人都死得残酷而离奇,连特殊部门都惊动了,派人去调查过,却什么都没能查出来。

我摸了摸下巴,这倒是一个完美的题材,有噱头,能吸引人眼球,但危险系数也很高啊。

“元女士,我希望这次。能够和你一起参加直播。”薛皓天语出惊人,我吓了一跳,说:“你可是薛家的大少爷,如果你有个什么意外,我可不好向薛家交代。”

“这个元女士倒不必担心。”薛皓天说。“我们家是武道世家,我家养育子女,都是散养,家中上上下下,没有一个是温室里的花朵。小时候,我爷爷还带着我到深山的练功,餐风宿露,常常十天半个月都不见个人影。”

说到这里,他的目光变得坚毅:“陈飞是我的好朋友,查清他死亡的真相。这是‘义’;为母亲排忧解难,不让她被内疚困扰,这是‘孝’,我如果不孝不义,还怎么敢自称习武之人。”

我顿时对薛皓天肃然起敬,多了几分好感,习武,不是为了好勇斗狠、争权夺利,而是为了匡扶正义,这才是武道、这才是武德。

薛家能够成为金陵的顶级武道世家。是有原因的。

何况,他身为薛家的大少,让他参加我的直播,便说明我和薛家有千丝万缕的联系,其他家族要对我下手,便要掂量掂量。

我答应下来,和他商量好了三天后出发,这三天里,我做了各种准备,炼制了不少丹药随身带着。还制作了一些新的阵旗,鼓鼓囊囊地放了一大登山包。

我心中暗想,东西多了真麻烦,要是能有一只乾坤袋就好了。

因为我刚刚经历了空难,薛皓天特意包了一节豪华车厢。我们坐高铁前往金陵市。

豪华车厢里的设施应有尽有,薛皓天用上好的英国骨瓷泡了一壶英国红茶,长桌上摆满了各种精美的糕点,我俩喝了一个下午茶,一路有说有笑。

中途我去上厕所,却发现厕所坏了,怎么都打不开,只得去了其他车厢的厕所。

我刚将厕所门关上,忽然看见旁边的洗手台上放着一张邀请函。

那邀请函做得很别致,我忍不住拿了起来。翻开一看,里面居然是那种立体剪纸,我的照片跳了出来,而照片的身后,有一个鬼怪纸人。手中拿着一柄斧头,正朝我的脑袋砍了下去。

我大惊,手一抖,邀请函掉落在地,眼前的景色骤然变换。我发现自己的双手被绑住,吊在一间肮脏的屠宰场里,空气中充斥着刺鼻的血腥味和腐臭味,四周挂着一些人类的残肢,房间角落里还堆着一些染血的衣服和鞋子。

这是什么地方?我怎么会在这里?

啪嗒、啪嗒。

门外传来脚步声,似乎是那种钉了金属脚掌的皮鞋。

脚步声越来越近,在门外停了下来,我心中慌张,拼命地挣扎,却怎么都挣不开那条绳索。

咔哒。

门把转动。斑驳的木门缓缓地开了。

一个鬼影出现在了门边,正是之前在邀请函里看到的那个纸人!

他身上笼罩着一张巨大的黑布,遮住了全身,只有一双惨白的手,拿着一柄血色斑驳的斧头,一步一步地朝我走来。

冷静,元君瑶,你一定要冷静。

我本来在火车上,却转瞬之间来到这里,还被绑了起来,什么等级的鬼魂才有这么强大的力量?

不对!

我看向鬼影背后的房门,门半开着,外面漆黑一片,什么都看不到。

我恍然大悟,这里的一切都不是真实的。我并没有在一瞬间被人抓走,那份邀请函之中带着一缕鬼气,鬼气侵入了我的大脑,让我看到了恐怖的幻觉。

我看着离我越来越近的鬼影,嘴角勾起一抹冰冷的笑容。

“我可是开了灵识的修道者。在我面前玩这一套,你是班门弄斧。”说完,我闭上了眼睛,将神识猛地释放出来,四周的一切顷刻之间便被冲散,我依然站在厕所里,手中拿着那份邀请函。

我这才看清,邀请函上并没有我的照片,只是一个女性的纸人,我之所以会看成自己。也是被鬼气所迷。

我将邀请函翻过来,看到上面有一行字:“立刻到环山中学接受考验,只有经过考验的人才能活下来。如若失败,幻觉中的一切都会变成现实,你会被砍成肉酱而死。”

环山中学?

我立刻回到豪华车厢。把刚才的经过讲了一遍,薛少的脸色很难看。

“看来,之前所有死去的人,都曾经收到过这样一封邀请函。”我说,“他们在环山中学所住的一个星期。是在经受考验,而最终,没有一个人成功。”

所有人都死了!

薛皓天脸色阴沉道:“这件事恐怕没有这么简单。”

他叫来乘务员,让她调一下摄像头拍下的录像。

为了确保安全,高铁上都安装了摄像头。乘务员很快就将录像送了过来。

在录像之中,我上厕所之前三分钟,曾有一个中年女人也来上过厕所,但她的举止十分怪异,穿着一件深赭色的羽绒服,戴着兜帽,将脸遮了个严严实实。

薛皓天对乘警道:“立刻去找这个女人。”

乘警们答应一声,很快就展开了搜索,没过多久,便有人来说,人已经找到了,在第三节车厢,为免打草惊蛇,还没有开始行动。

我和薛皓天便亲自走了过去,一进这节车厢的门,我就感觉到有些不对。

这是……鬼气!

我对薛皓天道:“有古怪,清场。”

薛皓天点了点头,让乘警将车厢内的乘客都带了出去,我俩警惕地来到那女人身边,她坐在靠窗的位置,戴着羽绒服的兜帽,垂着脑袋,似乎睡着了。

我用桃木剑挑起她的兜帽,她身子一歪,倒了下来,跟在我们身后的乘警只看了一眼,就脸色发白,转身跑厕所呕吐去了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