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1章 尸变真相/恐怖女主播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【还有之前那个老公杀死自己怀孕老婆,然后自杀的事儿,我好多年前好像在报纸上看过,说是那个老公有精神病!】

我更加懵逼了,环山中学的这个鬼物搜罗那么多真实发生的灵异事件,用来考验别人,到底是为什么?

他图什么啊?

对了!是恐惧!

我们这些人在鬼空间所经历的恐惧,会成为它的能量之源,让它越来越强大。

这也是鬼物总喜欢吓人的原因,人类受了惊吓之后,阳气会受损,更容易被附身,而有些鬼物也能吸收恐惧,壮大自己。

夜越来越深,值班室里传出低沉的鼾声。我本来想先去封印这些尸体,但血字说的是杀死诈尸的僵尸,我如果强行改变剧情,不知道会有什么后果,还是谨慎点为妙。

转眼之间就到了半夜子时,一天之中阴气最盛的时候,那一轮血红色新月特别的刺目。

我教了薛皓天一个小法子,封住口鼻,这样僵尸就闻不到我们身上的生人味儿了。

忽然,这屋子里鬼气涌动。六具尸体齐齐睁开了眼睛。

就在这时,我们又听到值班室里有声音,看门的老王穿着拖鞋出来上厕所了。

僵尸们闻到了生人味儿,都齐齐转向了老王的方向,其中一个平伸的手臂撞到了旁边的架子,发出沉闷的声响。

老王听到了声音,停下了步子,小心翼翼地朝这边走了过来。

不能让他过来!

我朝薛皓天使了个眼色,薛皓天会意,就在老王伸手撩起白色的帘布。想要进来的时候,他猛然出手,一个手刀打在老王的后颈,老王眼睛一直,就倒了下去。

他迅速将人拖到外面藏好,忽然,那个丑道士一脚踢开了值班室的门,拿着铃铛大步冲了出来,大叫道:“谁在偷我的尸体?”

没想到,这赶尸匠还是有点本事的。

僵尸们再次闻到了生人的味道,全都看了过来,我急了,高声道:“快走!”

那赶尸匠看向我,气急败坏地说:“就是你偷我尸体?年纪轻轻一个小姑娘,做什么不好,做贼!我现在就抓你去派出所!”

他伸手朝我抓来,我往旁边一闪,忽然从白色的帘布后面跳出了一具僵尸,将他扑倒在地。

“啊!”他惨叫一声,拼命挡住僵尸的脖子。高声问,“你对这些尸体做了什么?”

“你这些尸体尸变了!”我拔出桃木剑,一剑刺进那僵尸的后背心,僵尸身体一僵,直挺挺地翻滚在地。

他从地上爬起来。惊疑地望着我,说:“你,你也是同道中人?”

“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,先把这些僵尸解决!”说完,我又抓起一把朱砂,往几个跳过来的僵尸脸上一洒,僵尸脸上立刻冒起浓烟,他们的速度也慢了下来。

赶尸匠惊讶地问:“你这些朱砂在哪个药店买的?怎么功效这么强?我买的朱砂根本不好用。”

“这是特制的。”我高声道,“小心你身后。”

他是个半吊子,那点功夫根本不够用。躲避得十分狼狈,薛皓天回来了,我将桃木短匕扔给他,他一刀一个,将这些刚刚尸变,还很弱小的僵尸全部解决。

“厉害,厉害啊。”道士竖起了大拇指,赞叹道,“不知道两位是哪里的前辈高人?”

我没有回答,反而问:“你叫什么?”

“我叫张天德。”他连忙说。

“你仔细想想。在你出发之后,有没有发生过什么奇怪的事?”我问。

他仔细想了半天,迷茫地说:“没遇到什么事啊,只是有一件,不知道算不算。”

“什么事?”

他说:“我在前面那个镇上休息的时候,殡仪馆里停着一具尸体,但那天晚上没人办丧事。我问值班的老头,他叫我别管。半夜的时候,我听见灵堂后面有声音,去看了一下。也没有发现什么。”

我心中一动,与薛皓天互望了一眼,看来问题就出在那具神秘的尸体上。

“那个小镇在哪儿?”

我问到了地址,和薛皓天一起打了个出租车,来到那座名叫方家镇的小镇。

这个小镇比青阳镇还要萧条。只有一些行将就木的老人坐在门口晒太阳。

我们打听到了方家镇的殡仪馆,今天也没有办丧事,里面很安静,一个老头正在扫地。

“请问,是老方吧?”我上前问。

他警惕地看了我一眼:“你们有什么事?”

“两天之前。是不是有个赶尸匠带着六具尸体在这里借宿?”我问。

老方眼中的警惕更浓:“我记不得了。”说完就往屋子里走。

薛皓天走上前去,按住他的肩膀,说:“老方,别急着走,跟我们聊聊吧。”说着。便将两张红票子塞进了他的手中。

他犹豫了一下,将红票子放好,说:“你们想要问什么?”

薛皓天笑道:“我们只是想知道,当时和那六具尸体放在一起的棺材里,装的是什么。”

“还能是什么。当然是尸体。”老方没好气地说。

“那尸体是谁家的?现在在哪里?”

老方犹豫着不肯说,薛皓天又塞了几张红票子,他吞了口唾沫,眼中露出贪婪的光,说:“那是方山的老父,三天前死了,死得有些不明不白,他偷偷送过来的,说在这里停灵三天,也不办丧事,今天一早运去火葬场了。”

“火葬场在哪里?”

我们马不停蹄地赶往火葬场,湘省流行土葬,火葬场只有一座,而且平时都没什么人。

我们到的时候,火葬场的工作人员正准备打开棺材。旁边站着几个年轻男人,看穿着打扮像地痞流氓。

据老方说,死者名叫方文,他儿子叫方山,从小被惯坏了,长大后好吃懒做,只知道跟社会上一些不三不四的人鬼混,一没钱了就跟自己的老父要钱。

方文本来还有点积蓄,这么一来二去,就被掏空了。

“等等!”我大叫道。“不要打开!”

那些混混都回过头来,其中一个穿着花短裤的男人一脸凶恶地说:“你们是谁?我老爸烧不烧关你们什么事?”

“你爸的尸体有问题。”我说,“棺材不能轻易打开,你们出去,我们来处理。”

方山脸色一变,说:“你们算哪根葱?给老子滚,不然信不信我打得你妈都不认识你?”

说着,那些混混就围了上来。

薛皓天脸色一沉,正要上前,被我伸手拦住了。我说:“好,就让他们开棺,我倒要看看,到时候他会不会求着我们救他。”

方山对我们根本不屑一顾,朝火葬场的工作人员吼道:“还愣着干什么,赶紧推进去烧了!”

工作人员连忙推开棺材盖子,招呼着方山来一起将尸体抬出来,方山不愿意,那工作人员道:“我一个人抬不动,不然你叫个人来帮忙。”

方山看了看四周。他那些混混朋友都当做没看到。

他骂骂咧咧地伸手去抱老父的肩膀,就在他弯腰进棺材里之时,老父的脸与他面对面,忽然睁开了眼睛。

“啊!”他尖叫一声,一屁股坐在了地上。

棺材里的方文一下子立了起来。

他不是活人那样缓缓站起身。而是像根柱子一样,直挺挺地就立了起来。

其他那些混混被吓得四散奔逃,一下子就不见了踪影,方山坐在地上,脸色惨白,双腿发抖,根本站不起来。

方文直挺挺地转过身,直勾勾地盯着方山。

“爸……爸……”他战战兢兢地说,“不管我的事啊,我,我不是故意的,谁叫你拦着我,不让我拿盒子里的钱,我,我只是推了你一下,我不是要你死啊!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