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5章 侠客剑谱/恐怖女主播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她顿了顿,又笑道:“我还有个不情之请,希望元女士能够答应。”

“什么事?”我对她眼中那一抹若有似无的轻视有些不满,但还是好脾气地问。

她说:“这次的直播,有些镜头容易让人误会,还请元女士在下次直播的时候能够跟观众解释一下,免得让别人误会我们家天儿。”

我的心一沉,脸上的笑容变得有些勉强:“薛夫人,我的直播是抓鬼直播,不是感情直播。”

薛夫人客气却不容拒绝地说:“我也是怕有损元女士的名声,毕竟我们家在金陵的地位,你也是清楚的。让人误会元女士有攀龙附凤的意思,那就不太好了。”

我的脸色彻底冷了下来,这是在变着法儿地说我攀龙附凤呢。

我淡淡一笑,说:“薛夫人。不知道薛少跟你说过没有,他的病,是我治好的。”

薛夫人愣了一下,奇怪地打量我:“是你?这……这怎么可能?”

当初我让薛少给我保密,他居然连自己的亲生母亲都没有说,这口风相当的紧啊。

我笑得云淡风轻,道:“为什么不可能?觉得我太年轻了,不可能治得了薛少?”

薛夫人看着我不说话。眼中的神色却有些怪异。

我继续道:“薛夫人,薛少有没有告诉你,他这病如果想要痊愈,需要长期吃我给的药?”

我这是明摆着告诉她,你儿子的命还攥在我手里呢,居然就敢指着我鼻子骂我攀龙附凤了!

薛夫人脸色微变,脸上有了几分尴尬的笑容:“这个……倒是听他说过。不过,他说治好他的,是一位高人。”

“真抱歉,我就是那位高人。”我微微抬起下巴,绕过她走出了厕所。

我打心底里不太喜欢这些权贵人家,虽然他们说话都彬彬有礼,看起来很和蔼可亲,但眼中的那一分轻视,语气中所包含的鄙夷和疏离,却是掩都掩不住的。

这就是上流人士对下层人士的态度,客气、有礼,但骨子里瞧不起。

算了,反正以后也不会有太多的交集。

我一出来,就看见站在走廊上的唐明黎。他低声问:“薛夫人找你麻烦了?”

“没有。”我说,“只是随便聊了两句。”

唐明黎不动声色地说:“你别看薛夫人平时待人温和客气,其实性格很强硬。据说薛少上学的时候,曾交过几个女朋友。都是她悄悄给赶走的。”

我忍不住想笑,你也没必要在背后给薛皓天上眼药吧。

“反正只是陌生人。”我耸了耸肩。

我这句话似乎取悦了他,让他脸上一直都带着笑容。

宴会结束离开的时候,薛皓天拦住我,脸色有些不太好:“君瑶,我妈是不是对你说了什么?”

“没有,我们只是随便聊聊。”我说,“薛夫人挺和蔼的。”

虽然我什么都没说。但薛皓天却懂了,严肃地说:“如果我妈有什么冒犯的地方,我替她向你道歉。”

我摆手道:“没有必要,咱们是朋友啊,朋友之间,何必这么见外?”

他的笑容变得苦涩起来,换言之,也只能是朋友了。

我跟他礼貌地告辞。第二天一早就登上了回山城市的飞机。

回到家,我才来得及看这次死亡游戏直播的打赏,或许是因为这次直播持续了好几天,打赏居然已经超过了八百万。

而几位前辈也给了我不少打赏。有给丹方的,有给符箓的,其中最有用的是九灵子给我的一本剑谱。

这本剑谱名叫《侠客剑谱》,名字起得像个武侠小说,其实是一部十分精妙的剑法。

这部剑法居然是以李白的《侠客行》为蓝本,每一句诗,就是一招剑法。

我问了九灵子,他告诉我,李白本来就是一个剑仙,唐朝时,他是当世最强的剑侠,后来得道成仙了。

这首《侠客行》其实是他传下来的一部剑法,只不过这部剑法后来失传了,只留下了剑决。

九灵子说,这部剑法十分精妙,一共十二招,以我现在的修为,能练成三招就受用无穷了。

我便照着剑谱上的字和图,开始练功。

这一练,我才知道这剑法是何等的困难。这第一招“赵客缦胡缨,吴钩霜雪明”,就练得我满头大汗。

我在南山上练了整整半个月,才终于练成。我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,动身回家。

刚回到家,就接到唐明黎的电话,我的手工皂今天就准备上市。先走线上专柜,等炒出了热度之后,再在商场里开设专柜。

我特意打开直播间做了一次宣传,在某宝的旗舰店开店的刹那。流量就高得惊人,第一批上架的各一千块的试用装在半个小时之内全部卖完。

唐明黎也没想到销售居然会这么火爆,立刻通知工厂那边,加班加点生产,但一定要保质保量。

这个手工皂用的材料虽然不及我自己做的好,却都是专门采购的好材料,因此价格比较贵,但抵不住我粉丝们的热情,一上架就脱销。

然后又过了一个星期,微博、微信,还有几个大型的网站上面,就铺天盖地全是用户体验的帖子,清一色地说好。

很多买家还专门发出用前用后的对比照片,有个三十六岁的大姐,用之前的照片显得有四十多岁,用了之后,没有化妆都感觉年轻了不少,眼角的细纹真的减少了很多。

这下子,被圈粉和种草的人更多了,手工皂更加供不应求。

我特意打电话问唐明黎是不是请了水军,他说根本没有,也没那个必要。

手工皂的事情在网络上持续发酵,越来越多的美妆博主在推荐,也越来越多的人在求购,据说在某宝上转卖的价格翻了一倍,还供不应求,甚至出现了不少假货。

唐明黎说,再过一段时间就可以在全国开设专柜了。

我心中高兴,人逢喜事精神爽,又买了不少的药材,回来炼了几炉新的丹药,准备寻找素材开始下一次的直播。

这天一早,我突然接到了一个电话,里面传来一个傲慢的女声:“是元君瑶吗?”

“你是谁?”我奇怪地问。

“我是椿香化妆品有限公司的田总。”那个傲慢的女声道,“我想要收购你手中的绝色粉黛化妆品公司,还有你手中的手工皂配方。你开个价吧。”

椿香化妆品?好像是一个本土品牌,在西南地区名声挺大。

我的绝色粉黛发展的势头正好,我又不缺钱,怎么会卖给你?

我忍不住笑了,说:“你们打算花多少钱收购?”

“一百万。”田总斩钉截铁地说。

我愣了一下,忍不住要仰头大笑,绝色粉黛的网店开店前两分钟的营业额就不止一百万,你一百万就想收购我的公司,还要拿我的配方?

那句话怎么说的?

虽然你长得丑,但你想得美啊。

我笑道:“田总你真爱开玩笑,我还有事,再见。”

挂上了电话,我就出门到旁边的公园去练剑了,练完之后,又接到了田总的电话,她的声音中带着几分怒气,说:“元总,我很有诚意,希望你能认真考虑。”

我勾了勾嘴角,说:“抱歉,我没有卖掉公司的意思,我们公司的其他股东也不会同意。”

电话里传来田总冰冷的笑声:“那你可要考虑清楚,免得惹上麻烦。”

我脸色一沉,这是想威胁我呢。

如果是以前,或许我还真有点怕,但现在有唐少这尊大佛在,我有什么可怕的?

我也冷笑了两声,说:“田总,我这人什么都怕,就是不怕麻烦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