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7章 你们都要死/恐怖女主播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田玉华更怒了:“你警号多少?我要向你们局长投诉你!”

那个警察侧过身,淡淡说:“请吧。我们不想给你上手铐,请配合。”

媒体们都兴奋起来,像见到了粪便的苍蝇,拿着相机对着她不停地拍。

她脸色阴晴不定,旁边一个下属低声说:“总裁,现在这么多媒体,您动怒不合适。不如到了警局之后,再跟局长说。”

田玉华深吸了一口气,高声说:“真金不怕火炼,我就跟你们走一趟,你们迟早要把我平安送回来。”

在闪光灯的不断照耀之下,她上了警车,到了警局,一问之下,才听说局长出差去了,今天刚走。

她心中纳闷,怎么早不走晚不走。偏偏这个时候走?

有人偷偷提醒她,这次她踩了雷了,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,又犯了事儿,估计是逃不了牢狱之灾了。

她脸色大变,想尽了办法跟人借了手机。往自己的家族打电话求救去了。

两天之后,我接到了胡青鱼的电话,他歉意地说,西川省充南市风家来了人,想要请我吃顿饭。

风家,就是田玉华的外公家。她的后台。

胡青鱼说,他欠风家一个人情,因此才来做说客,如果我不同意,他就帮我推掉。

别人的面子可以不给,但胡青鱼的面子还是要给的。

我一口答应下来,跟唐明黎商量了一下,他陪我一起去赴宴。

风家请客,自然不会寒酸,是在山城市最好的素斋馆,我是第二次来了,这次的素斋宴席比上次的还要豪华,每一样菜都做得十分精致。

风家来的,有两个人,都是年轻人,一个名叫风明振,一个叫风明义。

而在两人的身后,站着两个身材高大的保镖,一个是二级异能者,一个是化劲初期的武者。

我一看见他们,转身就走。

风家两人脸色一变,风明义骤然站起,高声道:“元女士,我们请你吃饭,你连桌都没上,转身就走,这是不给我们面子吗?”

我冷声道:“我不跟将死之人一起吃饭。”

“什么?”两人更是大怒,风明义脾气暴躁,先炸了,“元女士,你太无礼了!你知道得罪我们风家的后果吗?”

我冷笑了一声,说:“我就直说了,田玉华之所以来挑衅我,不就是你们风家在背后指使的吗?用一个外围的亲戚打头阵,试试我好不好欺负,如果我好欺负。就会被你们吃得连渣都不剩。”

风家两人都沉着脸,虽然被我说中了,但绝对不会承认。

风明振道:“元女士你想太多了,我们完全没有这个意思。这次我们是带着诚意而来,希望能够与你和解。”

我说:“无所谓了,反正三天之内。你们都要死。”

说完,我看向胡青鱼,道:“胡部长,抱歉了。”

胡青鱼摇头道:“我只负责请你来,其他的事情我管不了。”

我点了点头,带着唐明黎一起离开,他并没有多问什么,只是眼中有着几分疑惑。

三天之后的清晨,我被电话铃声吵醒,胡青鱼沉声道:“元女士,风家两兄弟死了。”

我轻轻叹了口气,说:“我已经警告过他们了。”

胡青鱼沉默了半晌。说:“风家认为是你下的手,这次他们不会善罢甘休。上面已经决定了,请你暂时到特殊部门里避一避。”

我问:“你不想知道,是谁下的手吗?”

他沉默不语。

我说:“你不会真的以为是我杀的吧?”

“难道不是?”

“当然不是。”我说,“我没有那么傻。何况我也不是那种一言不合就取人性命的人。他们之所以会死,是风家惹上了大麻烦了。”

“什么麻烦?”他问。

“那天晚上,风家兄弟带了几个保镖?”我问。

胡青鱼愣了一下,说:“只带了一个,是个化劲高手。”

我无奈地说:“当时我进了包房,看到他们身后有两个人。”

胡青鱼倒抽了一口冷气,当时他根本没有看到别的人。

其实,当时我开着“天”字直播。阴长生前辈说有兴趣,想看看风家人到底想要干什么。

我一进门,阴长生就立刻道:“快走,如果想活命,头都不要回,立刻离开。”

回家之后。我也问了阴长生,那人到底是谁,阴长生却不肯说,但他告诫我,不要去招惹他,免得惹来杀身之祸。

我说:“胡部长,风家的事情,你不要插手,这个人,我们都招惹不起。”

胡青鱼苦笑道:“现在风家认定是你做的,已经派了人来抓你了。”

话音未落,便听见一声巨响,门被一脚踢开,几个穿着黑西装的高大男人冲了进来。

这些人,居然都是暗劲高手。

看来风家的底蕴果然深厚。

我拔出桃木剑,将长剑挡在胸前,道:“正好,前些天那些打手太弱,我就用你们来练练手。”

说罢,我手腕一转,将全部灵力灌注在剑身之中。

赵客缦胡缨,吴钩霜雪明。

剑光如飞,带起一道道白芒,那些暗劲高手都露出惊诧的神情。

这一招用完。放倒了三个。

还有三个。

第二招。

银鞍照白马,飒沓如流星。

桃木剑上迸出一道道星光,如同流星一般围绕着我飞舞,三人大骇,迅速后退,我眼中射出寒芒,一剑刺出。

明明只是很朴实的一剑,没有任何花哨的剑招,却让他们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惧。

当漫天的星光熄灭之后,剩下的三个暗劲武者全都倒在了地上。

我已经手下留情,不然此时他们全都成了尸体。

这就是《侠客剑谱》的力量,实在是太强大了。

就在这时。叶先落和陈德凯带着几个特殊部门的探员冲了进来,他们是胡青鱼派来救我的,却看见了这样的场景。

他们目瞪口呆。

我将桃木剑一收,高声道:“回去告诉你们风家家主,杀死那对兄弟的另有其人。”

话音未落,就听见一个低沉的声音:“你还是亲自跟我说吧。”

我一抬头。看见门外走来一个身穿黑色唐装,手中杵着一根龙头拐杖的老人。

那老人长发及胸,红光满面,走起路来龙行虎步,周身的气势惊人。

叶先落脸色凝重,说:“风家家主。没想到您亲自来了。元女士是特殊部门要保护的人,还请您给特殊部门一个面子。”

老人的背后跟着一个身材高大的中年男人,我看不透他的修为,但他给人的感觉深不可测。

化劲中期?还是后期?

风家家主冷声道:“我给你们面子,谁来给我风家一个面子,把我家那两个小子还给我?”

他顿了顿,又道:“还有志光,他是阿智唯一的儿子,就算不为我那两个小子,为了志光,我也不能饶了她。”

原来这个高手名叫阿智,当时跟在风家兄弟身边的那个化劲初期的高手,是他的侄儿。

阿智冷冷地望着我,眼中满是仇恨。

我叹了口气,说:“看来,你们认定是我做的了?”

风家家主冷哼一声,我说:“两位怎么不想想,我才刚学武术不久。怎么可能轻易打得过那位化劲初期的高手?”

阿智沉声道:“本来我也不信,但看到你刚才那两招,我却不得不信。”

我看向叶先落,说:“先落,跟我说说,风家兄弟是怎么死的,那位叫志光的保镖,又是怎么死的。”

叶先落说:“风家兄弟和许志光,全都是被人一掌拍碎天灵盖而死。”

“这就对了。”我说,“风家兄弟也就罢了,能够一掌拍碎化劲初期高手的天灵盖,这样的实力,至少是个丹劲的高手吧。”

阿智冷笑一声:“谁知道是不是你请来的杀手?”

我淡淡地瞥了他一眼,说:“阁下名叫阿智,但今天的表现,却名不副实。”

阿智脸色一黑:“你说什么?”

我高声道:“风家家主,请问,你们风家有没有得罪什么厉害人物?”

风家家主杵着拐杖,昂首而立,说:“我风家这百年来,得罪了无数的对手,但笑到最后的,总是我们风家。”

我轻声叹了口气,道:“这次你们恐怕笑不了多久了。”

阿智眼中闪过一道怒火:“大胆贱婢,居然敢威胁我们家主!”

说罢,猛然出手,朝着我一掌拍来。

我心中大惊,感觉到了死亡的威胁,化劲巅峰!他居然是化劲巅峰!

怎么办?我要死了吗?

就在这个时候,忽然一个人影冲了进来,抬手挡住了这一掌。

“当!”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,挡在我面前的人被打得往后飞了出去,我连忙伸手抱住,居然和他一起撞在了墙上,背上痛得撕心裂肺,肋骨至少断了三根。

而此时。阿智也后退了几步,握住自己的手掌,那只手在不住地颤抖。

“你,你手臂上戴的什么?”阿智怒道。

我焦急地搀扶着唐明黎,说:“你没事吧?”

唐明黎脸色有些发白,嘴角却带着一抹笑容,他撕开衣袖,露出一截金色的护臂,那护臂之上雕刻着精美的花纹,有流光闪烁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