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0章 不见了一个人/恐怖女主播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那个退伍特种兵立刻通知了老板和警察,警察来得比老板还快,出警的两个民警和他一起欣赏了整部影片,当最后一个年轻人被杀,影片结束。

结束之后,居然还有演员表,但只有那几个年轻人的名字,没有杀人狂的。

警察和退伍特种兵都吓坏了,最后决定,每年的这天,除了不开放影院之外,还会安排警力,在影院周围布防,不允许任何人靠近。

没想到,这件事情不胫而走,传得沸沸扬扬,反而让这家影院名声大噪,很多外县。甚至外省的人专门来这里看电影。

但影院老板每一天都过得心惊胆战,他怕哪一天又有几个年轻人失踪,挣的钱还不够赔的。

他又特别迷信,近两年他其他生意越来越差,他认为是影院闹鬼影响了他的运势,请了不少大师来捉妖除魔。都没有结果。

一次偶然的机会,他看见儿子在看我的直播,便给我留了言,说愿意出大价钱请我去他的影院做一场直播。

我让唐明黎跟他联系,唐明黎不愧是半个生意人,敲了那老板一千万,约好三天之后就去龙山县。

我做了充足的准备,坐着唐明黎的黑色路虎来到龙山县,那位姓方的老板亲自来接,热情地请我们吃了一顿当地的特色菜,便领着我们来到了影院。

明天就是一年一度的火灾纪念日了,影院周围布下了很多警力,方老板早就跟警方商量好了,没费什么劲便带我们走进了警戒线。

每年播放真人恐怖片的影厅都不固定,我挨个看过去,只感觉到这电影院里阴气浓郁,让人后脊背发凉,不寒而栗。

来到三号厅的时候,我步子忽然一顿,方老板连忙问:“主播,不,大师,您是不是感觉到了什么?”

我推门进去,这一间放映厅阴气格外浓郁,看来今晚就是这里了。

我让方老板看紧一点,不要让人进来,然后便在影厅里布阵。

那个所谓的真人电影,应该是鬼物所营造的鬼空间,要在鬼空间里杀死它,非常困难,只能在逃离鬼空间之时,乘机将它抓住。

做好了准备,我和唐明黎便坐在座位上,静静地等待。

忽然,他抓住了我的手,低声道:“君瑶,我们好像还从来没有一起看过电影。”

我脸颊有些发红,说:“我们又不是情侣,看什么电影?”

“朋友也是可以一起看电影的。”他认真地说,何况说不定看着看着,就从朋友变成恋人了。

这句话他没有说出口。

我似乎想到了什么,低声道:“我记得。我人生第一场电影,是和弟弟一起看的。安毅暑假在快递公司打工,挣了钱,买了两张电影票,带着我一起看。我已经忘记电影内容是什么了,但我很高兴。至少这世上有人是在乎我的。”

他握我的那只手,收得更紧了。

“君瑶,你现在已经不再是独自一人了。”他说,“我会一直在你身边,支持你的。”

在电影院有些昏黄的灯光下,我看着他那张俊美无匹的脸,我心中忽然生出了一抹冲动。

答应他吧,立刻答应他,不管他是因为什么目的接近我的,他一定能给我幸福的。

我握紧了拳头。

最终,那句话我没有说出口。

或许是从小就被人欺负、看不起,所以我才会这么自卑。对自己没有半点的信心,总是不相信像他这么好的男人,会看上我。

就在这个时候,我忽然听到了极细碎的脚步声,唐明黎也听到了,脸色一沉,朝着影厅外呵问道:“谁?出来!”

“咳咳。”一个年轻警察走了进来,高声道:“你们是谁?怎么在这里?知不知道这里很危险?”

我微微皱起眉头,这个警察……也太年轻了吧?

唐明黎脸色阴沉道:“你不是警察,你是什么人?”

年轻警察有些慌乱,眼神躲闪,说:“谁。谁说我不是警察?”

“张华,跟他们说那么多干什么?”这时,两个年轻人走了进来,一男一女,看起来有点像不良少男少女,男的穿着休闲运动装。戴着一顶帽子,帽檐朝着后面,女孩打着鼻环,一头长发烫成了方便面。

我急忙站起身,高声道:“赶快出去,知不知道这里很危险?”

那个戴帽子的男生嚣张地说:“你们是谁啊?这电影院是我家的,你们有什么资格让我们出去?”

我愣了一下:“你是方老板的儿子?”

“是又怎么样?”他抬着下巴,叼叼地说。

我道:“我是恐怖女主播,你应该看过我的直播,我是你父亲请来的。”

他立刻变脸,激动地说:“原来你就是恐怖女主播啊?那这位就是暴君了,怎么和直播里看起来不一样?”

另外两个年轻人也很兴奋,道:“女主播,我们都是你的观众,今天我们也是来开直播的。”

我脸色更沉了,厉声道:“我在直播里说过,请观众不要模仿。我每次直播,都是在死亡线上走一趟。你们就算不在乎自己的生命,也该想想你们父母!”

话音未落,忽然啪地一声,放映厅里的灯光熄灭了,屏幕亮了起来。

方老板的儿子激动地大喊:“我靠,居然真的有!我还以为是我爹炒作呢。”

我脸色大变,急忙道:“你们快走!再不走就来不及了!”

话音未落,忽然四周的空间荡起一层层的涟漪,我心中大叫一声不好,将离自己最近的那个女孩猛地推了出去。

眼前的场景变了,我发现我们四个到了一片树林之中,夜色深沉,天空中高挂着一轮惨白的明月。

那两个年轻人还在激动地大喊:“我们居然真的进恐怖片里来了,哈哈哈,我们要出名了!我们要成当红主播了!”

“咦?”那个穿着警服,假扮警察混进来的年轻人拿着手机,说,“奇怪。我的手机没有信号了,直播断了。”

我翻了个白眼,说:“都进了鬼空间了,当然会断。我的直播间和你们的不同。总之,反正你们都已经进来了,就跟紧我!但是你们要记住,一旦发生了危险,我不一定能救得了你们。”

两人嘻嘻哈哈的,根本就没往心上去。

我打开了直播间,将前因后果说了一遍,然后冷着脸说:“观众朋友们,我是修道者,学过一些法术,但做这个直播,也是九死一生,请不要模仿!”

【不会吧,真的有傻叉去模仿女主播开见鬼直播啊。】

【唉,黑岩TV上出现了好多开见鬼直播的。不过都没有真鬼,都是用音效一惊一乍吓人,没意思。】

【上次还有人弄特效,被观众发现了。】

【其实,咱普通人要见鬼不是那么容易的,但是总有那么些人要去作死。】

【主播。你别管那两个作死的小年轻了,保护自己要紧。】

我的观众都挺明事理的,我心里好受了一点,唐明黎握住我的手,说:“放心,你只管照顾你自己。其他的交给我。”

我点了点头:“谢谢你。”

唐明黎忽然俯身在我唇边吻了一记,我被吓得整个人都呆住了,那两个小年轻在一旁起哄。

【哇,暴君终于拿出了霸道总裁范儿了。】

【暴君,你这就不对了,你应该直接将主播扑倒。】

【对啊。对啊,我们要福利!】

【你看美国的恐怖片里,哪一部没有床戏啊,没床戏你好意思说自己是恐怖片吗?】

【切,暴君一边儿去,我是站尹先生这一边的!】

【前面你敢拆我CP!有本事放学后别走!】

“你。你别搞突然袭击啊。”我反应过来,立刻跳到一边,他神秘地笑了笑,说:“好,下次我亲你之前,一定先告诉你。”

“你……我不是这个意思!”我气得直跳脚。

唐明黎笑道:“顺便说一下,你的唇很柔软,是我吃过的最甜美的糕点。”

【暴君好会说情话啊,星星眼,我都要被迷住了。】

【前面的傻啊,暴君这话说的,什么叫最美的糕点?难道你吃过很多女人的唇啊。】

【噗,前面的阅读理解满分。】

【这不是见鬼直播吗?怎么变成了八点档肥皂剧了?】

忽然,他脸色一凝,看了看四周:“有声音。”

不知从哪里来的风,扫过树林,发出低声的呜咽,我朝那两个小年轻一挥手:“先找个安全的地方再说,你们跟紧,千万不要走丢。”

两人的直播间虽然打不开了,却还拿着手机和相机,笑呵呵地录着,根本没有想过这里有多么危险。

我们在幽暗的山林之中前行,也不知道走了多久。忽然林中有一群鸟受惊了,成群结队地扑棱着翅膀,冲入了天空之中。

就在这个时候,身后忽然响起小方的声音:“主播,石秀不见了!”

石秀就是那个穿假警服的小年轻,我大吃一惊,看了看四周,急忙道:“什么时候不见的?”

“就是刚才。”小方焦急地说,“他一直跟在我身后的,我本来想跟他拿电池,结果一转身,他就不见了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