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7章 义诊/恐怖女主播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但是,我实在是不想和他见面了。

逛完了街,我打车回家,开车的是个女司机,她老往我唇上看,犹豫了好半天才说:“姑娘,你这口红的颜色好漂亮啊,在哪里买的啊,一定很贵吧?”

“是我自制的。”我笑着说。

“真的啊?”她很惊讶,“这么漂亮,比那些大牌都不逊色呢,虽说我没什么钱,但三四百以内,一定会去买一支。”

我心中一动,要不。我可以多研究几种颜色,在我的绝色粉黛推出新品?

一个品牌,只有一种产品,就是那产品再好用,也无法做大做强的。

“师傅。去中药一条街吧,我去抓些药。”我说。

“好嘞。”司机答应一声,很快我就到了这条街道,这里一整条街都是仿古建筑,全是中医药馆。街道本身的名字很少有人提起,都称它为中药一条街。

荟珍阁也在这条街上,虽说这家店铺的老板不怎么样,但他家的东西很不错,我也就不计较了。

到这里之后。我才发现街道上人山人海,跟农村赶集似的。

我走进荟珍阁的店铺,奇怪地问:“掌柜,这是怎么回事?今天怎么这么多人?”

掌柜笑呵呵地说:“元女士,你听说过名医李笙吗?”

我一脸茫然,掌柜说:“李笙出自中医国手秦至真秦大师的门下,是秦大师的三弟子,常行走于北方,在北方各省非常有名。这是他第一次到南方来,消息三天前就传遍了山城市,很多人都慕名而来,想要求他诊病呢。”

又是秦至真秦国手。

我跟这位大师还真是有缘。

“今天来了这么多人,他能诊得过来吗?”我问。

“当然诊不过来。”掌柜道,“所以今天是现场抽签的方式,抽出十个病人,由李医生诊病。”

我倒是对这位李笙李医生有了几分好感,至少他没有谁出价高给谁看病。

反正我也不急着回家,便打算留下来看看。

李笙在对面的惠民阁坐馆,惠民阁店门前放着一个很大的红色箱子,惠民阁的老板亲自来抽签,很快十个名额就抽出来了,抽到的人自然兴奋得不得了,而没抽到的个个唉声叹气,只恨自己的运气太差。

就在这个时候,一个一位老太太推着一张轮椅走了过来。轮椅上坐着一个十岁左右的小男孩,那小男孩面色枯黄,嘴唇发紫,光着脑袋,瘦得形销骨立。一看就没几天活头了。

那老太太身上穿的衣服虽然名贵,但洗得有些发白,但气质非常好,一看就是富贵人家出身。

“唉,又是赵老太太和他孙子。”掌柜叹了口气,说,“要我说,这是何必,明知道那孩子命不久矣,何不让他快快乐乐地走。这样折腾又有什么意义?”

我问:“这位老太太很有吗?”

“可不是。”掌柜说,“赵老太太的儿子是做木材生意的,本来生意做得很大,家里很有钱,但是三年前,她儿子儿媳带着小孙子一起去东北山里买木材谈生意,却得了怪病。她儿子还没来得及回家就死在了东北,儿媳虽然带着孙子回来了,没过一个月就没了,只剩下这么一个孙子。”

“听说那赵老太太拿出了一大笔钱。买到了一棵百年的人参,给小孙子续命,他才能活下来。这些年,她带着孙子走遍了大江南北,看过无数的中医西医。甚至连藏医、傣医都看过不少,却没有任何起色,连病因都找不到。”

我叹了口气,说:“听着倒是很可怜。”

“唉,这人呐,只要得了病,哪有不可怜的。你看看医院里那些重症病房,个个都惨。”掌柜感叹道,“不然为什么佛说,人要受生老病死之苦呢。”

我仔细看人群中那对祖孙。心中暗暗有些吃惊,这个难道是?

那祖孙俩已经来到了前面,找到了一个抽中的人,哀求道:“这位大姐,你能不能把这个名额卖给我?我急着给孙子看病,多少钱我都出。”

周围的人一听,都动了心,急忙去找那些抽中的人,都想能买到名额。

但今天来的,大都是得了重病或者疑难杂症的,谁也不愿意将自己的名额让出来。

那个中年妇女对赵老太太说:“这个名额我可不能卖。你孙女等着救命,我儿子这病也不轻啊。唉,老太太你也别怪我心狠,你孙子是你的心头肉,我儿子也是我的命啊。”

赵老太太将那十个人挨个问了一遍。都不愿意卖,她急得快哭了,噗通一声跪倒在惠民阁的门口,高声道:“李医生,我听说你是医德高尚的名医,求求您救救我的孙子吧,老太婆在这里给你磕头了。”

惠民阁的老板连忙伸手搀扶她,说:“老太太你别这样,不是李医生不肯治,实在是今天来的人太多,李医生治了你,其他人怎么办,人人都要治,李医生又怎么治得过来?唉,只能说你跟李医生没有缘分,回去吧。”

“不。”赵老太太跪在门口,坚定地说,“如果今天见不到李医生,我就跪在这里不起来。”

惠民阁的老板也没有办法,说:“既然你要跪,我也不拦着,但李医生是不会给你看病的。”

说罢,他也不再搭理赵老太太了,去张罗着让抽中的人看病。

那十个病人挨个进了惠民阁,又个个面带笑容地出来,可见这位李医生的医术确实很高明。

我沉默了半晌,忽然对掌柜说:“掌柜,借一张纸,一支笔。”

我拿过纸笔,在白纸上写下两个字:义诊。又问掌柜借了一张桌子并一张椅子。在荟珍阁门口坐了下来。

我的这个行为立刻引来了很多人的注意,不少人围了过来,对着我指指点点。

“这姑娘长得真好看,可是年纪这么轻,看起来也不像中医啊。”

“是不是荟珍阁老板请来的模特,想要乘此机会炒作一下?”

“有可能,不过他这么做,不是跟惠民阁的老板打擂台吗?得罪了惠民阁老板事小,得罪了李医生可就不得了了。”

荟珍阁的掌柜连忙出来澄清:“各位,你们可不要误会。这位元女士不是我们请来的模特,恰恰相反,她可是我们家的大客户,经常在我们家买珍贵药材的。不信你问问其他中药馆,元女士经常来买药。几乎每个中药店都和她做过生意。”

这时,人群中有人道:“这位女士在中药一条街算得上是个名人了,平时出手,买的都是珍贵中药材,分分钟几百万上下。”

众人都露出了惊讶神色:“既然是有钱人,也不可能是骗子啊。”

“这可说不准,现在很多年轻人,不图钱,就图个刺激,说不定她是看今天李医生坐馆,来的人多,所以想出出风头呢。”有人阴阳怪气地说。

我一看,那居然是个漂亮女人,怪不得别人都说,只有漂亮女人最看不得漂亮女人。

我高声道:“我今天是义诊。不收一分钱的诊金,信的可以来,不信的,也不强求。”

那边惠民阁的老板看了我一眼,露出不屑的眼神,根本不把我放在眼里。

我在这里坐了足足半个小时,看得人多,却连一个过来问诊的都没有,那赵老太太也依旧跪着,我也不着急,气定神闲地坐着。

就在这时,一个混混模样的人走了过来,满脸嬉皮笑脸,说:“美人儿,要不,你给我看看?”

我看了他一眼,转过身去,说:“你这脏病我不看,自己去医院看泌尿科吧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