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8章 我能治/恐怖女主播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周围爆发出一阵哄笑,那混混的脸一下子涨得青紫,恼羞成怒,怒气冲冲地对我吼道:“你这个小贱人,行骗行到你爷爷头上了,看我今天不把你那张漂亮脸蛋撕烂。”

说着,他朝我冲了上来,挥手朝我脸上一耳光打来。

我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,他挣扎了两下,居然挣脱不开。

我用力一捏他的手腕,他痛得满脸皱成一团,缓缓地蹲了下去:“姑奶奶饶命,饶命啊。”

我将他往地上一推,说:“除了泌尿科,你还该去挂个肝胆科。现在去看还来得及。如果再拖几个月,你就准备后事吧。”

说完,我坐回椅子上,再不看他。

他脸色发青,转身就跑。

“咦。看她说得到似模似样啊。”有路人低声道。

“呵呵,她不过是玩了次深沉,你还真相信她说的啊。”

“说不定刚才那个混混就是她找来演戏的呢。”

“就是,哪有看人一眼就能看出人家得什么病的?中医还讲究个望闻问切。”

人们议论纷纷,仍旧没有一个人上来。

我仍然不着急。就这么眼观鼻鼻观心地坐着。

忽然,我听到一个稚嫩的声音说:“姐姐,你能给我看看吗?”

众人转过头去,发现赵老太太那个小孙子,自己推着轮椅走了过来。

赵老太太一直跪在那里。都没有发现孙子离开了。

我脸上带着一丝淡淡的微笑,本来以为,至少要看过两三个病人,让大家对我的医术有一点信心之后,赵老太太和这个小男孩才会让我诊治,没想到,他居然自己先过来了。

我和蔼地说:“小弟弟,你看大家都不相信姐姐,为什么你还要让姐姐给你看病呢?”

那小男孩有些不好意思地说:“我看姐姐一个人坐在这里,如果一直没有人来看病,姐姐你多尴尬啊,所以才过来的。”

周围围观的人都露出了怜悯的神情,多善良的小孩子,可惜了,得了这么一个病。

我站起身,来到他的面前,轻轻摸了摸他光溜溜的脑袋,说:“那姐姐就给你看看。”

他点了点头,将瘦成了皮包骨的手臂伸了出来。

我给他两个手都把了脉,心中已经有了计较,就在这个时候,他奶奶发现了,连忙跳了起来,因为跪了太久,腿脚有些不利索。一瘸一拐地跑过来,拉住了自己的小孙女,对我说:“姑娘,我小孙子不懂事,你别跟他计较啊。他这个病很难治的。我们还是不麻烦你了。”

说罢,推着轮椅就往惠民阁那边走。

我高声道:“他这病,我能治。”

赵老太太步子一顿,惊讶地望着我:“你,你说什么?你能治?真的吗?”

我点了点头,说:“当然是真的,既然小弟弟这么信任我,我当然应该把他治好。”

赵老太太有些迟疑了,求医问药这么多年,她也遇到过不少骗子。但如今她的孙子眼看没有几天活头了,倒不如破罐子破摔一下,说不定能有起色呢。

我走到她的面前,轻轻握住她的手,说:“小弟弟,让姐姐治好你,好吗?”

小男孩点了点头,我正要说话,忽然听见一个低沉的声音说:“等等!”

我愣了一下,抬头一看。见一个穿着白色绣龙唐装的人从惠民阁里走了出来。

这人看上去五十岁左右,实际年龄应该已经超过了六十,虽然没有留胡须,却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,气质卓然。让人一看就很信服。

看来,这位就是李笙李医生了。

李笙大步来到我的面前,看了小孩子一眼,目光在我身上一扫,冷声说:“这孩子的病不简单,你这年轻小姑娘还是回家抱孩子吧,不要耽误了人家的病情。”

什么叫回家抱孩子?歧视女性?

我的脸色冷了下来,说:“既然如此,李医生想来是能治好这孩子的病了?”

李笙抓起小男孩的手,把了一会儿脉。眼中闪过一抹失望和叹息,说:“他这病,我治不好。”

众人都很惊讶,惠民阁的老板更是急得抓耳挠腮,李笙可是德高望重的名医啊,当着这么多人的面,说自己治不好这个病,这是砸自己招牌的事啊。

医生也是人,不是神,再有名的名医,也不可能治得了所有的病,因此这些名医都是很爱惜羽毛的,这种病不会轻易去治,免得砸了自己招牌。

这下子,我反而对这位李医生增加了几分好感。他能够直言不讳地说自己不会治,说明他是个实事求是的好医生,而不是那种沽名钓誉之徒。

“其实,刚才我在店里,已经看到这孩子了。”李笙叹息道,“他的病太奇怪,我确实治不了。我之所以出来,就是不想你们被庸医骗了钱。”

他顿了顿,道:“这孩子……你还是把他带回去吧。”

他这话,等于判了小孩子死刑了。

赵老太太身体摇晃了一下,差点没有站稳。

周围的人群都不由得露出了赞赏的神色,称赞李笙的医德。

我说:“李医生,我都还没说我的诊断结果,你为什么就断定我是骗子呢?”

旁边一个围观群众说:“这不明摆着吗?人家李医生都治不了,你一个小丫头能治好?如果不是看你长得漂亮,这里这么多病人,早就动手打你这个骗子了。”

我根本没有理他,径直来到小孩子的面前,说:“小弟弟,你叫什么名字?”

“我叫小奥。”他说。

“小奥,你是不是身体虚弱,每天晚上十二点就会头痛欲裂,全身涨红,眼睛泛红光,还会大小便失禁,见到什么都咬,你那几颗门牙就是这样咬断的吧?而且,你发起病来,连手臂粗的木头,都是能咬断的。对吗?”

小奥点了点头:“是的,姐姐,你怎么知道?”

旁观的人说:“他奶奶带着他四处求医,他的症状很容易就能打听到。”

我轻轻拍了拍他的手,说:“小奥,你的双腿是不是从三年前出事的时候开始,就没有感觉了?”

小奥点了点头。

我写了一个药方,转过头,对荟珍阁的掌柜道:“这张卡里有五百万,你把里面的药材全都买来。”

围观的人们都露出了不敢置信的神情。你见过哪个骗钱的人自己先掏五百万的?除非能骗到更多的钱。

但是,赵老太太的儿子虽然曾经很有钱,但这么多年寻医问药,又没有什么进项,丰厚的家产早就花得不剩什么了。

怎么看都不划算啊。

荟珍阁的掌柜拿着药方去了。很快就把药材凑齐,我到他家后堂熬药,将一缕淡淡的灵气注入其中。

很快,药熬好了,我将那碗药端出来,说:“小奥,来,把这碗药喝掉。”

“等等。”李笙拦住我,“你怎么能随随便便就给小孩子吃药?”

我侧过头看了他一眼,说:“你不是说小奥已经没救了吗?既然如此,喝一点我的药有什么关系?”

李笙居然无言以对。

小奥说:“我愿意喝,我相信姐姐,姐姐是好人。”

李笙冷哼了一声,挥手道:“既然如此,随便你们吧。我倒是枉做小人了。”

小奥接过药碗,仰头一口喝了下去。

药一下肚,他便觉得双腿开始发热,露出了痛苦的神色。

“奶奶……”他抓着轮椅扶手,小脸蛋皱成一团,“好疼,我的腿好疼。”

“哈哈,小姑娘,你的药把人家给吃坏了。”一个路人幸灾乐祸道,“我看你拿什么去赔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