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9章 黑蛛果/恐怖女主播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说了不让你试,你偏要试,现在知道厉害了吧?”另一个也说,“你以为医生是这么好当的吗?”

“等等。”有人说,“这孩子的双腿不是好几年都没有知觉了?怎么会觉得疼?”

一时间,偌大的街道一下子就静了下来。

李笙露出了不敢置信的神情,而赵老太太却满脸激动,冲过去抓住他的手:“小奥,你,你的双腿真的有感觉吗?”

说着,她在他的小腿上掐了一下,小奥哎哟了一声,说:“奶奶,疼。”

“真。真的有感觉!”赵老太太浑身颤抖,她的小孙子已经坐了将近三年的轮椅了,有次碰到了火,都没有任何感觉,今天却感觉到了疼。

她顿时便觉得,之前所经历的一切苦难,都值得了。

“这,这怎么可能!”李笙走过来,抓起小奥的手,仔细地把了一会儿脉,然后用震惊无比的眼神望着我,“你,你用的是什么药?他双脚的经脉已经坏死了,为什么现在却有了恢复的迹象?”

我微笑道:“李医生,咱们中医的习惯,是不能问方子的。”

李笙脸色一变,露出羞恼的神色,叹息道:“没想到,我活了六十多年,学了一辈子的医,今天却输在了一个小丫头的手上。”

他不再说话,转身就走。

惠民阁的老板连忙追上去:“李医生,你不要走啊,等等啊。”

赵老太太朝我跪了下来,口中大声道:“神医,你真的是神医啊,老婆子给你磕头了!”

我摆手道:“老人家快起来,这不是折我的寿吗?你如果信得过我。就跟我回去,我一定能将你孙子治好。”

“好,好。”赵老太太激动地点头,“姑娘,你真是活菩萨啊。”

我早就让荟珍阁的掌柜帮我叫好了车,以极快的速度将赵老太太和小奥一起带上了车。

这个时候,周围的人才回过神来。

“居然真的是神医啊。”

“神医,请你看看我的病。”

“神医,您别走啊!”

我让司机一脚油门踩到底,直接逃走了。

其实,从第一眼看到小奥,我就已经发现了,他这种情况,是中毒。

他是中了黑蛛果的毒。

黑蛛果是一种珍贵的灵植,长得很像樱桃,但有一股奶油的香味,这种果子一般都长在深山老林之中,一百年才会成熟。

它是炼制升魂丹的重要材料,升魂丹可以提高修道者的神识,虽然只是二品的丹药,但炼制很难,自古以来都很珍贵。

但是,它有剧毒。

如果普通人不小心误服了,严重的会当场死亡,小奥的父亲吃得最多,很快就死了,母亲吃得少一点,撑到回家,而小奥吃得最少,又有百年人参续命,才能活到今天,不过,如果没有遇到我,也撑不了几天了。

我今天去中药一条街,是临时起意。没想到竟然会遇到小奥,得到了黑蛛果的消息,我的运气还真是逆天啊。

我并没有将小奥带回我的家,而是将他们祖孙俩带去了一家豪华酒店,定了一间套房,然后准备给他针灸排毒。

我问他:“小奥,你好好想想。三年之前,和爸爸妈妈去东北,有没有吃过樱桃?”

小奥仔细想了想,点头道:“那天爸爸妈妈谈好了生意,说带我去山里看雪景,但我们在树林里迷路了,车子也抛锚了,我很累,很渴,爸爸说下车去弄点雪,化成水给我喝。过了一会儿,爸爸就带了一小包樱桃回来了,用手绢包着。”

他的身体还很虚弱,说一会儿就要休息一会儿:“妈妈问爸爸。这些果子是哪里来的,爸爸说在树林里摘的。妈妈不相信,说这么大的雪,怎么会有樱桃呢。爸爸说他尝过了,没有毒的,还吃了好几颗,后来妈妈也忍不住了,吃了两三颗,也给我喂了一颗,那樱桃的味道可甜了。”

赵老太太惊道:“难道那樱桃有毒?”

“不仅有毒,还有剧毒。”我说,“小奥,你能记得是在哪里找到那些樱桃的吗?”

小奥点头道:“记得,那是我跟爸爸妈妈一起。最后去的地方,我一辈子都不会忘的。”

说到这里,他眼中有了一点泪光。

我摸了摸他的脑袋,叹息道:“小奥是好孩子,爸爸妈妈会在天堂看着咱们的。”

我跟他详细问清楚地方,便让赵老太太给小奥清洗身子,然后让他只穿着一条裤衩躺在床上。我拿出金针,眼神一凛,拔出一根,手指一弹,那根金针准确无误地刺进了他额头的穴道。

赵老太太看得心惊肉跳,双手死死地握成了拳头,指甲都刺进了肉里。

我所施的每一针,都带着一丝灵气,那金针竟然自己轻轻颤动起来。

一根一根的金针扎进了小奥的身体,他咬着牙,一声不吭,这三年他已经受尽了折磨,这一点疼痛根本算不得什么。

就在我将金针全部扎完之后,小奥的身体开始泛红。眼珠子也变成了恐怖的红色。

“啊!”他口中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,整个人都开始剧烈地挣扎起来,就像一条放在案板上的鱼。

赵老太太心疼极了,连忙说:“元女士,我孙儿他……”

“别担心。”我说,“他这是在排毒。”

挣扎了几分钟,他渐渐地安静了下来,毛孔里开始流出鲜红的液体。

赵老太太惊道:“元女士,小奥怎么流血了?”

“这不是血,是毒。”我说,“毒排出之后,他的身体就好了一半了。”

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腥甜的香味,像是奶油的味道,让人情不自禁地想要咬上一口。

黑蛛果有奇香。会吸引珍禽异兽,自然,也会吸引人类。

当初小奥的妈妈明明很怀疑,却还是忍不住吃了,正是被这香味所诱惑。

等那些红色液体排完,我收了针,让赵老太太又给他清洗了身体,他沉沉地睡了过去,这次睡得很香。

赵老太太不禁老泪纵横:“三年了啊,这三年来,小奥就没睡过一场好觉。”

我拿出一颗补充元气和血气的丹药,刮下来一点,化在水中给小奥喝下,他的脸色立刻红润起来。

他的身体太弱。不能一下子吃掉整颗丹药,我将药物给了赵老太太,告诉她每天刮下来一点点,化水给小奥喝,两颗丹药吃完,他就能完全好起来。

赵老太太对我千恩万谢,要给我钱,我拒绝了,他们祖孙俩本来钱就所剩无几,我再拿走,他们将来要怎么办?

何况,能得到黑蛛果的消息,就已经是很好的报酬了。

回到家,我收拾了一下东西。便乘车到机场,前往东北。

坐了好几个小时的飞机,此时的东北已经寒冷刺骨,我刚一下飞机,就感觉到一道冷风迎面而来,像刀子在脸上刮一样。

我立刻运起灵气抵挡,身体这才感觉舒服了一些。

我又租了一辆车,前往山中,如今的长白山,已经大雪封山,只能到山下,根本进不去。

“姑娘,我劝你一句,别去了。”开车的司机说。“我看这天气,今晚就要下雪,现在进山,那是有去无回啊。不如这样,你先在山下的小镇里住几天,等雪停了再说。”

我想了想,也是这个道理。我倒是不怕死在山里,就是大雪纷飞,我又不熟悉路,在山中迷了路就不好了。

我在镇上找了家旅馆,一进门,我就感觉到旅馆之中弥漫着一股浓郁的阴气。

这旅馆闹鬼?

旅馆前台是一个中年妇女,正看着电视嗑瓜子。我走上去说:“给我开一间最好的房间。”

如今的我,手头宽裕了,便忍不住想住好一点,真是由俭入奢易,由奢入俭难啊。

中年妇女看起来挺热情,有种东北人的豪爽:“大妹子,我跟你说。在咱们镇上,我这旅馆环境最好,没有那些不三不四的人发小卡片,你放心住啊。”

我满头黑线,点了点头,走进房间,虽说不能和星级宾馆比。却也收拾得十分干净。

“大妹子,我就在楼下,有什么事叫我啊。”

我答应一声,撩开窗帘,往外面看了看,听说北方天气冷,晚上店铺很早就关门了,果然如此,现在才九点多,街道上已经没什么人了。

而在南方城市,夜生活才刚刚开始,满大街的烧烤摊子。

我进浴室洗澡,忽然听到外面有细碎的脚步声,鬼气涌动。心中一凛,立刻拿起浴巾裹在身上,大步冲了出来。

外面一下子安静了,我环视四周,目光忽然落在那面穿衣镜上。

鬼气全都聚集在镜子之中,我走过去,看着镜中的自己,忽然,镜中的我,对着我笑了。

那笑容,阴森恐怖,眼睛中带着几分残忍嗜血,让人毛骨悚然。

我瞬间出手,朝着镜中的女鬼抓了过去。

我的手穿过了镜子,一把掐住了女鬼的脖子,女鬼没想到我居然是个修道者,露出惊恐的目光。

她忽然放出鬼气,我掐她脖子的手结出了一层淡淡的冰晶,她想借此逼我放手,好逃之夭夭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