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0章 五百年份的人参/恐怖女主播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雕虫小技。”我说,“不就是结冰吗,这一招我也会。”

说完,我另一只手按在了镜子上,镜子上冰晶蔓延,将整面镜子都给封住了。

我抽回了手,女鬼不停地在镜子里拍打着,脸上满是憎恨。

“我不管你有什么冤屈,你都不该残害无辜之人。”我冷着脸说,“就让我送你下阴曹地府去吧,那里才是你该去的地方。”

说罢,我念诵咒语,抓起一把朱砂,在镜子之上画了一个符咒,那符咒所在之处。出现了一个拳头大小的黑洞,黑洞之中,传来鬼哭狼嚎之声。

女鬼吓得瑟瑟发抖,忽然黑洞之中飞出一条锁链,将她牢牢锁住。然后拉进了黑色洞穴之内。

结束了。

我打了个哈欠,钻进了暖暖的铺盖窝。

我睡了几个小时,美梦正香甜着,忽然听到窗户外有声音,不由得皱起眉头。

有完没完。还让不让人睡觉了?

我用神识一扫,这次的是活人,是个中年男人,手中提着一只黑色的箱子,拉开了我房间的窗户。将箱子扔了进来。

我这才想起,睡觉之前窗户忘记了锁。

接着,那中年男人想要钻进来,我正准备一脚将他踢出去,忽然听见一声极轻的枪声。

中年男人低呼了一声,朝后摔了下去。

这是装了消音器的枪!

我简直无语,连住个小旅馆都会遇到枪击案,这到底是有多倒霉。

我不想惹麻烦,正打算将那黑色箱子也扔出去,却鬼使神差地打开了箱子,往里看了一眼。

这一看,我立刻就把箱子盖上,然后推进了床底下。

这箱子里装的,居然是一棵五百年分的人参!

五百年分啊!上次特殊部门奖励给我的大奖,也才百年。

我刚才说错了,我不是倒霉,而是走运,走了大运了!

五百年分人参从天而降,这运气不是逆天,而是开了挂!

不过,还要先收拾了这个开枪的人。

早知道就不把女鬼给收了,让女鬼去对付他多好。

没过多久,窗户外再次响起了攀爬的声音,这人的速度很快,而且很轻盈。应该是个职业杀手。

我一直没有开灯,屋子里黑漆漆的,我便躲在衣柜之中,伺机而动。

一个高大的人影跳了进来,借着外面的雪光和灯光。我看到那竟然是个外国人!

看体型看长相,有点像是北方的俄国人。

俄国杀手?

那栗色头发的外国人环视四周,我感觉到一股精神力在我身上扫过,心中顿时大骇。

他居然是个精神力异能者!

看来,今晚是注定要有一场恶战了。

既然如此,不如先下手为强!

我本能地去拔我的桃木剑,却想起那把剑和我的背包一起,已经永远地遗失了。

一想起这个,我就气得牙痒痒。

那个外国人已经来到了衣柜门外,我的衣服袖子里滑下桃木短匕。我猛地踢开衣柜门,《侠客剑谱》第一招,一剑刺出。

那个外国人一惊,迅速后退,朝着我举枪就射。

五品以下的修道者,是无法对抗现代枪械的,我速度很快,迅速躲闪,子弹擦着我的皮肤过去。

他一连开了三枪,三枪都被我侥幸躲过。眨眼之间,我这一剑已经刺到了他的面前。

他也会些功夫,腰部向后一折,我这一剑从他的脸上刺过。

但是他没有想到,这一剑的威力如此强大。虽然没有刺到他的身上,但所带起的劲风还是从他的脸上扫过。

“啊!”他发出一声惨叫,整张脸都被切掉了。

他捂着自己的脸在地上打滚,手指缝里流出猩红的血液,连眼球都碎了。

我一咬牙,上前将他一剑刺杀,然后在他身上搜索了一下,他身上除了一本护照和一些钱之外,什么都没有。

护照上他叫伊万,但这肯定是个假名字。

我将他身上的东西全都收走。然后从包里拿出了一只玉瓶。

这瓶子里所装的是化尸水,出门之前刚刚研制成功,我滴了几滴在伊万的身上,他的身体立刻开始融化,就跟武侠小说里描写的一样。不到十分钟,他就化为了一滩脓水。

我又去把外面的那个人也化了,他身上只有一张身份证,上面的名字是王成。

看起来也像个假名字。

外面下着雪,白雪很快就会将地上的脓水覆盖,等雪化之后,什么都不会留下。

我又快速地将屋子收拾了一下,才听见那位前台大姐打着哈欠在门外问:“大妹子啊,我好像听到了男人的声音,你没事吧?”

“没事,我刚才在看电影。”我说。

她似乎松了口气,说:“没事就好,你早点睡啊。”

第二天一大早,前台大姐看我的眼神有些怪异,我冒着雪出门买早点,卖早点的大爷低声说:“姑娘,你昨晚住在李婶家的旅馆?”

我点头,老大爷看了看四周,低声问:“你……没看见什么脏东西吧?”

我连忙问:“脏东西?你是说,那旅馆闹鬼?”

老大爷见早上没有什么生意,就跟我闲聊起来。

“李婶那旅馆啊,以前死过人。”他小声地说,“死的据说是个外地来打工的妹子。她男朋友是个挖参人,去年,据说他们在山里挖出了一根五百年分的人参。那个晚上,也是这么大的雪,很多人都听到他们俩吵架,第二天一早,李婶就发现那个妹子死在了旅馆里,而那个男的不见了,警察说,是那男的想一个人独吞人参,把妹子给杀了,不过,一直都没有抓到人。”

说到这里,他往前凑了凑,说:“从那以后,李婶的旅馆就开始闹鬼,很多人看到那个女鬼,浑身血淋淋地,在镜子里对着人看。吓疯了好几个,上次还吓死了一个,所以咱本地人啊,都不愿意去李婶那里住。”

我心中一动,装作不经意地问道:“那个男人叫什么?长啥样?我要是看到了。也好报警。”

“那人姓王,叫什么我就不清楚了,长得高高大大的,模样还挺周正。”

看来,就是昨晚那个被追杀的男人了。

他带着那根人参。估计是去了边境,想要卖给俄国人,卖个好价钱,没想到却被俄国人追杀。

匹夫无罪,怀璧其罪,他一个外地来的挖参人,在这边无根无底的,却身怀重宝,注定了是这样的下场。

我拿着馒头往回走,却看见一辆黑色的轿车停在旅馆门口,几个长得跟熊一样的俄国人从车上下来,大步走了进去。

我将帽子往下拉了拉,若无其事地走进去,看见那几个身材高大的俄国人正围着李婶,李婶被吓得瑟瑟发抖。

“说。昨晚上看见这个人没有?”一个俄国人用蹩脚的中文问。

李婶朝照片上看了一眼,说:“这个人叫王成,一年前,他在我这里住,把他老婆给杀了,警方一直在通缉他,我,我已经有一年没见到他了啊。”

一个粗壮的俄国人一巴掌打在她的脑袋上,怒道:“给老子说实话!”

李婶满脸恐惧和委屈:“我说的都是实话,不信,不信你们问她,昨晚我这旅馆里就住了她一个人。”

众人转过头,齐齐看向我,然后朝我围了过来。

之前那个粗壮俄国人将照片举到了我面前:“看仔细,见过没有?”

我仔细看了看,摇头道:“没见过,我是外地来的,昨天刚到这儿,这边天冷,我很早就睡了,没见过什么人。”

那个俄国壮汉冷冷地望着我,忽然,他伸手朝我的脖子抓来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