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5章 尹晟尧的花/恐怖女主播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他抬起胳膊,横着一拉,在白雪皑皑的世界之中拉出了一道森然的黑色横线。

这是朴实无华的一剑,看起来就像是普通人在拿剑乱挥一样,但黄哥的手却生生地顿在了半空,那把斧头停在了尹晟尧头顶一厘米处,甚至切断了他一小缕发丝。

黄哥缓缓低下头,看见过自己的身体,却发现自己的胸口出现了一条线,从那条线里渗出了猩红的血液。

他微微动了一下,就是这么一动,自己的身体居然沿着那根线。变成了两半,上半截身体滑落,跌落在地。

“不……可能,你……”黄哥口中喷出鲜血,不敢置信地看向尹晟尧,他明明比他强,还拥有一件法器,为什么还是死在了他的手里?

而且,死得这么冤枉!

尹晟尧低头看着他,目光冰冷道:“大名鼎鼎的黄哥,也不过如此。”

黄哥大怒,撑着最后一口气。高声命令那些雇佣兵:“开枪!开枪,杀了他们!”

但那些雇佣兵虽然端着枪,却并没有动手。

尹晟尧道:“知道他们为什么不动手吗?因为你已经是个死人了,死人又怎么会付他们尾款呢?”

黄哥露出狰狞表情,最近胡爷乘火打劫,他手中的势力已经被抢走了不少,手下那些忠心耿耿的得力干将们,都抽不开身,何况尹晟尧的身份特殊,他在深山之中杀他,就是不想落人口实,因此只带了这些国外的雇佣兵。

他原本打算,杀了尹晟尧,就把这些雇佣兵也杀了灭口,没想到却是自取灭亡。

尹晟尧环视四周,目光在雇佣兵们的脸上扫过:“他给你们多少钱,我加倍。”

雇佣兵的头儿沉默了一阵,抬起手,众人都齐齐放下了枪,黄哥气得眼睛发直,却无可奈何,不甘心地咽下了最后一口气。

“这小伙子果然不错。”云霞仙子再次赞叹,“有勇有谋,身上有一种王者之气,可惜现在不是帝制了,否则将来他肯定能成为一代明君。”

我额头上满是黑线。

解决了黄琛,后面的事情就简单多了,给钱打发了那些雇佣兵,我将摘到的黑蛛果分了一半给他,他的眼中却闪过一抹惆怅。

“如果我早些年能拿到这黑蛛果,或许如今我爷爷还活着。”他轻声道,“我爷爷除了医术高明之外,还是一个精神力大师,但他在练功之时除了岔子,识海受了很重的伤,精神力等级迅速跌落。”

他轻轻叹了口气:“我们药王谷上上下下,所有的医生都想尽了办法,最后都没能救得了他,短短一年,他就郁郁而终。临去之前,他最放不下心的,就是我和……”

说到这里。他顿了顿,再次叹了口气,说:“算了,都已经是过去的事情了。”

我迟疑了一下,说:“当年你也尽力了,不必自责。”

我一定是脑子进水了。不然怎么会安慰他!

他露出一道浅浅的微笑,说:“我当年在山里时,曾发现过一株灵植,当时还没有成熟,现在应该差不多了,想不想去看看?”

“什么灵植?”我问。

尹晟尧拿出一张照片,我一看,眼睛立刻就直了。

这,这不是月华草吗?吸收日月之精华,长于极寒之地,也是升魂丹的重要材料!

尹晟尧是不是知道我想要炼制升魂丹啊?

“怎么样?有没有兴趣?”他问。

我心中天人交战,最后咬了咬牙。说:“好,我去。”

尹晟尧嘴角带着一抹微笑,一踩油门,往深山更深之中开去。

看着他的笑容,我怎么有种上了贼船的感觉?

我们在山中开了一天,天色暗了下来,夜晚在雪山之中开车无异于自杀。

长白山中挖参人很多,因此有许多小木屋,他将车子停在一栋木屋前,打开了门。

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奇怪的味道,到处都是灰尘,看来已经许久都没人居住了。

屋子里有两张床。锅碗瓢盆、灶具什么的都还在,我打了一盆水,将锅碗洗干净,开始生火做饭。

尹晟尧做了很充足的准备,车上有米有肉,连调料都很齐全。他又在周围找了一些野生的菌子之类,拿回来做了一锅热气腾腾的肉汤。

猪肉和菌子的香味飘了出来,在这座林中木屋里回荡,我俩都饿了,不由得吞了吞唾沫。

我是第一次发现尹晟尧居然这么能吃,煮了整整两斤肉,他一个人就吃了一斤半,汤也喝了大半,而且动作特别快,如同风卷残云一般。

唐明黎虽然吃饭也很多很快,但动作非常优雅,但尹晟尧就像个糙老爷们似的。吃起饭来和那些挖参人并没有什么不同。

他见我盯着他看,笑道:“怎么,是不是觉得我很粗鲁?”

你粗不粗鲁管我什么事?

我在心中嘀咕一声,面上却没有说什么,他笑道:“在长白山里生活了六年,经常就地取材。生一堆火就做来吃,围着火堆大口喝酒大块吃肉,哪里优雅得起来?”

说着,他从包里抽出了一瓶白酒,居然是伏特加,他递给我道:“喝一口吗?暖暖身子。”

我接过来喝了。味道不怎么样,但喝下去胃里暖融融的。

我俩就这样你一口我一口,将整瓶伏特加都喝完了。

喝到最后,我连脸都没有红,尹晟尧都惊了,奇怪地看着我:“你……真的没醉?”

“我从小就喝不醉。”我说。

尹晟尧有些无奈,他眼中已经浮现了几分醉意,靠着椅背,整个人显得很放松:“我已经很久没有这样醉过一次了。”

他又喝了一大口,然后脑袋一歪,渐渐地睡了过去。

我抬头看向他,他的脖子毫无防备地展现在我的面前。如果这个时候一刀刺进他的颈动脉,他必死无疑。

我握紧了拳头,或许我弟弟不是他亲自动得手,但却是因为他才变成了那个样子,他还包庇那个真正下手的凶兽。

他是我的仇人!

我从靴子里抽出桃木短剑,缓缓来到他的面前,缓缓地举起了刀。

刺下去,这一剑刺下去,一切就都结束了。

我的仇恨,我弟弟的仇恨,就全都报了。

我的手,在不停地颤抖。为什么,我明明那么恨他,为什么却下不了手?

良久,我无力地垂下了手,仿佛用尽了全部的力气。

安毅,对不起。我下不了手杀他,我太心软了。

“为什么不动手?”身后忽然传来他低沉的声音。

我心猛地一跳,回过身去,他仍旧闭着眼睛,我惊道:“你没有醉。”

“我醉了。”他说,“否则在你拿刀的时候,我就已经出手了。”

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,径直朝屋外走去,他问:“你要去哪儿?”

“你知道我要杀你,还愿意跟我同处一室吗?”我讥笑道。

他终于睁开了眼,深深地望着我,说:“从一开始。我就知道你想杀我。既然我肯跟你做交易,就不怕你动手。外面天冷,晚上能达到零下几十度,就算你是修道者,出去也是送死。早点休息吧,明天还要赶路。”

说完。他起身,到床上躺下就睡了,我心中五味杂陈,不知道是什么滋味儿,便盘腿坐在火堆旁,打坐修炼了一夜。

第二天一早。我们就再次上路,他就像昨晚的事情根本没有发生过一样,一片云淡风轻。

我心中却很忐忑,他到底在想什么?为什么还把我这个危险分子带在身边,他真的就不怕我找机会杀了他吗?

他到底是胆子大,还是对自己的实力有信心?

到了中午的时候,他忽然将车停在了路边,跳下车去,我奇怪地问:“到了吗?”

他往林子里走了几百米,扒开一片草丛,发现里面有一个小土包,土包上插着一块已经朽烂的木牌,木牌上曾经写过字,但已经看不清楚了。

他将杂草清理了一下,然后拿了一块肉,放在土包前。

我问:“这里埋葬的是谁?”

“是我的暗火。”他说,“我六岁的时候,在林子里发现了一只受伤的幼狼,它的母亲已经死了,如果我不管它,它很快就会冻饿而死。”

我沉默了一下,问:“它是怎么死的?”

“为了救我。”尹晟尧说,“当年我找到了一株三九花,我没想到花旁边盘踞着一条毒蛇。在毒蛇攻击我的时候,它咬死了毒蛇,却被毒蛇咬了,中了蛇毒。那蛇是异兽,毒性猛烈,我手头的解毒药根本没用,不到几分钟就没救了。”

他轻轻地抚摸木牌,低声说:“暗火,我来看你了。”

不知为何,我竟然觉得心中有些抽痛,鼻子有些发酸。

原来,他这么重感情,怪不得他愿意替某个人一力扛下撞伤我弟弟的罪名。

那个人,是他很重要的人吗?

是男是女?

我皱起眉头,为什么我会关心这个?不管是男是女,我都会杀了他,替我弟弟报仇。

忽然,我闻到了一股淡淡的花香,低头一看,尹晟尧将一株白色的小花举到了我的面前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