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6章 人心之毒/恐怖女主播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那些小花很漂亮,红色的花蕊,白色的花瓣,虽然花朵很小,但一共有三层,层层叠叠的,非常好看。

“这是……”我惊疑地看向尹晟尧,他淡定地说:“这是三九花,当年我就是在这里发现它们的。暗火死了之后,我并没有将它们带走。而是用玉盒装起来,埋在暗火身边。”

我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“你为什么把它给我?”我并没有接,小心地问道。

“你是想炼制提升精神力的丹药吧?”他说,“黑蛛果、月华草,全都是提升精神力的药物,这三九花也是。你要的药材我都可以帮你找到,只要你一炉之中分一半丹药给我。”

他果然打着这个主意呢。

我迟疑了一下,最终接过了三九花,说:“好。”

他露出一道浅浅的笑容,说:“上车吧。”

不知为何。我觉得他的心情好了许多。

又开了半天的车,在夕阳西下之时,我们终于到达了那座长有月华草的山峰。

山路崎岖,开不了车,我们便一路走上去,却发现山上有人,还不止一拨。

他朝我使了个眼色,我俩便在林子里隐蔽了起来。

那是两拨挖参人,冬天的挖参人,都是结队出行,大多是同一个地方的老乡,如果遇到什么事,也好有个照应。

这长白山之中,真正可怕的,并不是野兽和严寒,而是人心。

“这根人参,是我们先发现的。”操着西南口音的一群人道。

“你们先发现?”另一伙人是操着东南口音的一群人,冷笑道,“你们难道没有看见那人参上面扎着一根红线吗?”

传说,人参都是有生命的,年份高的人参能走能跑,如果发现了一棵人参,当时不能挖走,就必须在上面绑一根红线,如果人参跑了,能循着红线找到。

其实,只有千年以上的人参,才能成精,成精之后才能跑,普通的人参是不可能移动的。

现在的挖参人一旦发现人参,就喜欢用绑红绳的方法做标记,有的还会在红绳上留个名字,表示这棵人参是自己先找到的。

西南口音的带头人,是一个穿着厚厚棉衣的中年大叔,跟着他的那些人都叫他蔡老大。

蔡老大冷笑了两声。说:“长白山上的人参,谁挖到了自然就归谁,难道你们系上一根红绳,别人看到了就不能挖了?哪有这样的道理?”

东南口音的领头人姓冉,是个身材粗壮的年轻人。他皮肤黝黑,一看就很凶狠:“今天你们要是把人参放下,我还可以放你们一条活路,如果你们敢跟我们抢人参……哼哼,你也不去打听打听,我冉哥是什么人!这长白山上,谁见了我不退让三分!”

老蔡大手一挥,说:“什么冉哥、冉弟的,我不认识!我这人只认死理,谁挖到就是谁的。”

冉哥大怒。拿起自己的镰刀,瞪圆了眼睛:“老子剁了你!”

说罢,拿起镰刀就冲了上去。

他似乎学过几天武功,是个练家子,这一刀下去,力气很大,足以将老蔡的胳膊给砍断。

谁知老蔡大马金刀地站在那里,巍然不动,冉哥在心里冷笑,哼哼。吓傻了吧。

就在镰刀快要砍中老蔡的时候,老蔡忽然出手了,他出拳的速度极快,一拳打在了冉哥的肚子上,冉哥整个人都倒飞了出去。重重地摔在他带来的那群人中。

“你,你是武者。”冉哥指着他说了一句,浑身抽搐了两下,晕了过去。

一听说他是武者,冉哥带来的那群人全都露出惊恐神色,人参也不敢要了,拖起冉哥就跑。

老蔡也没有去追他们的意思,回过头来,对身边一个年轻人道:“小锦,你看看。那人参是多少年份的?”

小锦将一根还沾着泥土的人参拿起来仔细看了半晌,兴奋地说:“蔡叔,这棵人参,至少是八十年以上的。”

众人大喜:“八十年?这下好了,我们都要发财了!”

“上次在咱们市里。一棵六十年份的人参就拍卖出了二百八十万的高价,这棵八十年份的,绝对能上四百万,我们六个人,每个人能分六十多万呐!”

“哈哈。我终于能全款买上一套房子了!”

老蔡脸色一沉,说:“你们都忘了,我们要拿六成出来,给老黄他们的家属做抚恤金!”

众人一下子就安静了,互相看了看,都有些不愿意。

老蔡脸色更难看了:“你们难道忘了,当初我们在山里遇险,如果不是老金他们舍命相救,我们早就死了,哪里还有今天?当初说好了。每次我们的收成,都要分六成给他们的家属。”

众人都不说话,其中一个留着络腮胡的男人说:“老蔡,我们这两年分给他们的钱,不下百万了,这么分下去,什么时候是个头啊。就算要报答,这救命之恩也算是报完了吧。”

“是啊。”另一个说,“我们为了这根人参,出生入死。为什么要分给那些连门都没出的人。”

众人都很不满,老蔡眼中满是怒意,喝道:“难道你们这么多条命,只值一百万?老李家还有个脑瘫儿子,老方家的女儿身体也不好。这些可都是咱们的救命恩人。”

众人还想说什么,老蔡怒喝道:“都不许说了,我已经决定了!谁要是有意见,就是跟我作对!”

众人虽然心中不满,但迫于他的实力,都敢怒不敢言。

这个时候,我看到那个络腮胡男人眼底闪过一抹怨毒。

老蔡一挥手:“我们继续往山顶走,看还能不能挖到别的东西。”

尹晟尧朝我使了个眼色,我们悄悄跟在他们后面,到了山顶。他们在一处木屋之中歇脚,一行人分工合作,烧水的烧水,做饭的做饭。

吃完饭的时候,那个络腮胡再次开口:“老蔡。你带了我们这么多年,我们很敬重你。但你也要为我们考虑,我们也都上有老下有小,我儿子就快要上高中了,我一直都想让他上个好高中。这次要交二十万的择校费啊。”

老蔡脸色一冷,说:“老王!这次分你的钱,足够了。我再说一次,谁如果不同意,以后就不要跟着我了,我绝不会勉强。”

老王握紧了拳头,众人眼底都闪过一抹怒色。

“老蔡,我明白了,咱们不说这些了,喝酒,喝酒。”老王并没有坚持,众人开始推杯换盏,老蔡喝了几杯烈酒下肚,突然感觉到了什么,脸色大变,将手中的玻璃酒杯狠狠扔在地上,怒道:“你们在酒里放了什么?”

说完,他双腿一软,跌坐在地上,口中喷出鲜血。

老王也摔碎酒杯。骤然站起,大声道:“老蔡,你别怪我们心狠,我们这么做,也是为了家里的妻儿老小!我们知道你是大善人,但是善人没有好下场,看看你的老婆孩子,还挤在五十个平方的小屋子里,我们不想我们的家人也过这样的生活。”

“是啊,老蔡,我们也不想的。”其他几人虽然心狠,但眼中也有几分羞愧。

就在这时,那个名叫小锦的年轻人摘了一大把菌子从门外走了进来,看见老蔡满身是血,脸色大变:“你,你们在干什么?”

老蔡一惊,叫道:“小锦,快,快走!”

小锦丢下手中的菌子,转身就跑,这些人都是练家子,只不过没有老蔡的实力那么高,其中一个冲上去,朝小锦脑袋上打了一拳,把小锦给打晕了过去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